校园文学
新闻中心
校园新鲜事

为了妈妈的尊严,我们怎能不向恶人挥刀?

时间:2017-03-27 01:33:56 来源:微信公众号听明明吹牛皮 作者:牛皮明明

点击:3092 评论:0 字号:+   -

为了妈妈的尊严,我们怎能不向恶人挥刀?

新闻大家都看到了。

于欢今年22岁,22岁是一个人最好的青春,有大把的时间去幻想,去做梦。在北上广这样的城市,22岁的年轻人刚刚从大学毕业,像鱼一样跃入大城市,去追逐梦想,去困惑,去尝试一次次生活的失败和苦恼。

青春是无价的,所以我们歌唱青春,赞美青春。有了青春,就意味无限的可能!意味着蓬勃的朝气。

去过山东聊城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座有着古老历史的小城,聊河每天从这座城缓缓流过,安静而恬淡。这座城市里诞生了著名学者季羡林、民国学届领袖傅斯年,还有著名画家李苦禅。

这座小城有着它的荣耀!

2016年4月14日,在这座小城里,22岁的青年人于欢拿起水果刀捅向了恶人。如此决绝,从而选择了和大多数人不同的青春。可以说,从这一刻开始,他的青春注定和孤独、不自由联系起来了。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喝了几杯酒,但是心里无限的阴影并没有随着酒而散去。

当于欢和母亲苏银霞被讨债的黑帮殴打,于欢没有选择放弃青春。当讨债的恶人将于欢的母亲头按在马桶里,于欢也没有放弃青春。当恶人杜志浩将于欢的鞋子脱下,塞进母亲的嘴里,于欢依然没有选择放弃青春。甚至在杜志浩骂于欢的母亲“没有钱,去卖x”的时候,于欢依然没有选择放弃青春。

杜志浩脱下裤子,当着于欢的面,对于欢母亲进行侮辱时,于欢依然没有选择放弃青春。

不是因为他懦弱,而是因为他被恶人控制,他的挣扎和歇斯底里,都被限制在恶人的牢笼里。

恶人的每一个举动,这中间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对于于欢来说确是一生一世的挣扎和煎熬。他愤怒,无力,歇斯底里,他有走投无路般的无奈,他浑身都是劲,但是使不出。

如果一颗药,我想他一定会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宁愿以死解脱自己内心的痛苦。因为知廉耻而无力的人,都会这样做!

每个人都可以想象他的抵抗是那么无力,他瘦小的肩膀,带着青春稚气的脸却不能阻止母亲的尊严落地。

我们也能想象,年幼的他还觉得还一线希望,还有人为他的家庭支撑道义。还有法律,还有警察。他心里一定会这么想,我们每一个人都遇到不公和欺辱时,都会这么想。

但当110警察真的来了,这些希望却破碎了,彻底破碎了。警察对着恶人只是说了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然后就离开了。

然后场景留下来无助的于欢和母亲。他们试图留下警察,可是没用了,警车已经带着这个家庭所有的希望缓缓离开,像一个幽灵。

此时的于欢,冲出恶人的控制,随手拿了水果刀,将仇恨的刀子重重地捅向了恶人。真正让于欢觉得彻底崩溃的是那一刻,是没有任何人和他站在一边,而能够维护自己利益的只有随手可以摸到的刀子。如果是块石头,石头也会站在他一边。

每个人都可以想象,一个年轻人,面对10几个恶人,瞪圆了仇恨的双眼,满面充血,像个战士一样英勇。也许这样的场景,更像古代的侠客。就像李白诗句里那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都没有,他不是侠客,就是个普通的青年,普通的儿子,一个受了委屈的年轻人。

他只是做了他唯一能够做的,拍剑东来还了旧仇。

对于知道廉耻的人来说,尊严从来都是高于性命的。当一个人的尊严丢失了,又如何能够面对接下来的生活呢?老舍和傅雷面对文革的侮辱,他们自觉选择了自杀,宁愿留着尊严也不要苟活。于欢丢掉的也是尊严,又有谁能够面对辱母无动于衷呢?

我的命你可以拿去,随意拿去好了,拿去吧。但是尊严,我自己都不爱惜,又有谁能帮我爱惜?

当恶人脱下裤子临辱母亲时,是他尊严第一次丧失。当只是一句简单的“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是他尊严的第二次丢失。

那么,现在好了。他只好选择要尊严,不要命了!于是挥刀捅向烂到骨子里的恶人。

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便是人有尊严,有羞辱感,知廉耻。当母亲的尊严丧失,当儿子的尊严也必丧失。当母亲被临辱,儿子就不必苟活!

歌颂母亲是人类永恒的话题,没有一个人不爱自己的母亲,当自己的母亲流泪时,那泪水一定也留在了孩子的心里。于欢挥刀的那一刻,一定看到了母亲的眼泪,那眼泪是痛苦的眼泪,是绝望的眼泪,是死的心都有了的眼泪。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没有比这更美丽的了,无论我们的母亲经历了多少生活的磨难,对于孩子来说,便是爱她,用生命去疼爱她!

英国人说:在孩子的嘴上和心中,母亲就是上帝。

印度人说:世界上一切其他都是假的,空的,唯有母亲才是真的,永恒的,不灭的。

中国人说:喃喃教言语,一一刷毛衣。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儿行千里母担忧。

是的,当法律和正义都离我们而去,当世界黑暗的像个封闭的棺材,当所有的花朵在一瞬间全部凋谢,当这滑稽的世界给予我们无尽的嘲弄和戏谑。我们只能用生命去爱惜母亲的眼泪,因为我们的命都是母亲给的。

作者简介:牛皮明明,专栏作家、诗人,微信公众号听明明吹牛皮(niupimingming)

相关链接:辱母杀人案:不能以法律名义逼公民做窝囊废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