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社会实践
校园新鲜事

跨越千山万水,只为你倾倒

时间:2017-09-11 21:39:42 来源:广东医科大学“瑶蓝”三下乡服务队 作者:文/张莹 • 图/卢绮童 李婉丽

点击:133 评论:0 字号:+   -

22名队员互助登上油岭老排瑶寨古村落

今天我随队伍来到了另一个美丽的瑶寨所在地——油岭。它距离我们住的南岗中心学校并不远,车开了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我们首先去的是油岭老排。上山的路并不好走,动辄就是一个大拐弯,山路也十分狭窄,即使坐在车里,我也不免感到心惊胆战,这也算是我第一次见识到“山路十八弯”。

幸好路程并不长,拐过几个弯后,我们终于也到达了老排。实际上也还只是在老排外面而已,但第一眼看见老排,还是有被惊艳的感觉。那一排排古旧的房屋,映衬着群山和云雾,如同一幅山水画展现在眼前,铺面而来的还有它沉淀多年的神秘感。最终我们还是得徒步上山。背着沉沉的电脑,我上山的路程颇为艰辛,但在看到山上风景的那一刻,我却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似乎跨越千山万水而来,只为这一眼。那样的风景,用言语无法描述,我只知道,那是见惯了繁华都市的我们都会为之倾倒的景象。我们在观景台自拍的自拍,摄影的摄影,最后,把这靓丽的风景当做背景墙,我们“瑶蓝”队伍来了个大合照。

QQ图片20170724153459.jpg

百里瑶山

QQ图片20170911213436.jpg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下山的时候到了,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是采访油岭“四大天王”。油岭“四大天王”包括牛角王、唢呐王、鼓王和歌王,我们小组跟着唢呐王爷爷去到他家中。令我们都十分惊讶的是,唢呐王爷爷的家非常的整洁和干净,与这几天我们去拜访的几位传承人的房屋都不一样,他的屋子更具有现代风格。这不禁令我猜想,他们家是否比较富足。爷爷家里有三个小朋友,谈天中我们发现,其中爷爷的孙子和孙女是龙凤胎,在我看来爷爷对此也颇为自豪,另一个小孩则是他家的亲戚。原本我们带了食材打算自己做菜,但无奈由于我们厨艺太差,最后还是让爷爷掌厨了。爷爷做的菜也和其他瑶族人民一样,是特色的“一锅熟”。盛情难却之下,我们都吃了好几碗,几乎撑破了肚皮。饭后,我们进入正题,对他的经历,以及唢呐这门手艺的传承情况有了基本的了解。爷爷名叫唐明意三,他告诉我们,他从毛泽东去世那一年开始学吹唢呐,也曾去过北京,跟着红卫兵接见过毛主席,说到这里,我也能清楚地看见爷爷眼中的自豪。然而,爷爷也对我们提到,他也曾免费开班,让人来学习,却无人问津。最大的问题是呼吸问题,许多人克服不了这个困难,也由于有时表演需要两天时间,有人受不了苦,就半途而废纷纷离去。我们都能从这些话语里体会到爷爷的愤慨与痛心,我也不免为这门手艺的传承问题感到深深的担忧,但我也明白自己似乎是无能为力的。最后,我们请爷爷为我们表演一曲。虽然不懂音律,我也能感觉到唢呐表演是不容易的。我也观察到,在表演过后,爷爷已经气喘吁吁,相信年纪渐大的他,也承受了不少的压力。我们想与他拍照留念,他也欣然接受,甚至特意去换了一套瑶族服饰,手拿唢呐来满足我们的要求,这时,一股暖流似乎盈满了我的心田。

我们后来与其他组在牛角王家里汇合。牛角王家显然不比唢呐王家富裕,这是我的第一印象。在牛角王家里学习吹牛角,出乎意料的是,我竟然吹响了,这不禁让我心满意足。随后,在别的组员口中,我得知牛角王家中情况并不乐观,他妻子生了病,而雪上加霜的是他去演出也没有固定的收入。临走时,我看见有人在哭,后来才知道,那是牛角王的儿媳,我们引出了她这些年来心酸与痛苦,她那时已经情绪崩溃了。了解到这里,我更加痛恨自己的无力和渺小,像他们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而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我只希望我们的下乡活动能让他们得到更多人的关注,从而得到帮助。

QQ图片20170730181804.jpg

微信图片_20170723173910.jpg

爷爷教队员吹牛角

大雨过后,在微微湿润的空气中,我们架起了篝火堆,准备在王山湖农庄举行篝火晚会。经过几个小时的筹备,篝火晚会正式开始。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篝火晚会,望着熊熊燃起的篝火,我心中也似燃起了斗志和信心。接下来是少不了的瑶族人民歌舞表演。歌曲是动人的,舞蹈是精彩的,带有浓浓民族色彩的同时也混合了现代元素,令人目不暇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瑶族能人的表演——踩钢刀、喷火。即使知道这些一定有玄机,但我还是忍不住地拍手叫好。我们“瑶蓝”的队员们也不输他们,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各显身手,与瑶族人民同欢乐。我们跳了竹竿舞,看着容易,做起来却难,大家都勇于尝试,与瑶族人民不分你我,携手共舞。最后,在我意料之中的是手拉手围着篝火的舞蹈。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想来今天不论是瑶族人民还是我们队员都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吧。

7.16油岭村  篝火晚会.jpg

瑶族原生态篝火晚会

今天无疑是充实的一天,也是如梦似幻的一天。有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这些体验和经历也会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永远铭记。

广东医科大学李婉丽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