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两兄弟

时间:2018-06-19 12:15:19 来源:岭南师范学院 作者:庞旭岚

点击:463 评论:0 字号:+   -

外公是村子里第一个做生意的人。早些年,靠着在镇政府门口卖早餐,赚了不少钱。外公很有头脑,在那个年代,就懂得土地实在又能升值的道理。所以,几十年来赚的血汗钱钱,外公拿来买地,一时间,虽然外公年纪大了,也不再做早餐的生意了,但是家里的经济条件却越发好了。

经济条件好了以后,外公开始忧心孩子们的未来了,特别是两个儿子,总不能一辈子面朝黄土在地里干活吧?外公开始估量着送他们去读书。于是托了许多关系,终于让两个舅舅到镇上读初中了。可是舅舅们小学一毕业,就回家跟着外公做生意去了,知识都忘得七七八八了,哪里还跟得上初中的知识。

上了一周的课,周六一早,两个舅舅带着竹席和棉被就回来了,嚷嚷着再也不去上学了。外公黑着脸,一天都没有说话。第二天一早,鸡还没开始叫,外公便把两个舅舅从床铺上拉起来。三个人背着一筐农具就出发了。

“舅公家种了几亩地的甘蔗,这几天刚好是收割的时候,可他又病了,刚好你们放假回来,我们去搭把手吧!”外公扛着锄头,走在最前头。东升的朝阳洒在他布满皱纹的脸庞上,满是岁月的痕迹。

两个舅舅还没睡醒似的,一路上踉踉跄跄地走着。

终于走到甘蔗地里了,太阳也爬上了山头。舅舅卸下了沉重的竹筐,一天的农活开始了。收割甘蔗倒不是个难活,就是很累,还要互相合作。外公负责用锄头将地里的甘蔗挖出来,两个舅舅就负责用镰刀削去甘蔗上的蔗叶和根茎。甘蔗很长,竖起来足足有一个人那么高,每削一条甘蔗,就要弯一次腰。且不说,削甘蔗费力气,就是这一次又一次的弯腰,着实累人。两个小时下来,没做过农活的舅舅都累得不行,衬衫早已被汗水湿透了。

这时。外公冷不丁地说了一句话:“哎——我当初要是好好读书,就不用一辈子都干这些粗重活了。”说完,又弯下腰开始锄甘蔗。

外公的话别有深意,大舅舅听进心里去了。回家以后,他一夜没睡,摸黑收拾好了行李,连夜走路去上学了。二舅舅没明白外公的苦口婆心,也不想着跟着哥哥去上学,就在家里靠着外公买下的几亩地的租金过日子,日子倒也还很滋润。

但大舅舅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他是从乡下来的孩子,刚开始学习又跟不上,很痛苦。他只能每天比别人早起两个小时,每天比别人晚睡两个小时,来补上这些落下的知识。这样的坚持,也成了大舅舅的习惯,一学就是六年。这六年来,除了寒暑假,大舅舅极少回家,他总想着,多学一点,再多学一点,是不是就离成功更近一点?

是的,十年磨一剑,想必,这把剑一定很锋利。果然,大舅舅大学毕业后的日子平步青云,事业和爱情都很顺利。而二舅舅却还是老样子,靠着租金生活,哪一天租客交不上来钱,他也要跟着饿肚子。

“温水煮青蛙”的道理我们都懂,“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哲理我们也知道,但是我们往往习惯了安逸,不想去改变。

但人这一辈子,就像宝石,被掩埋在土里的时候,与众多普通的石头毫无分别。只有经过反复地打磨,一次又一次的雕刻,才会成为价值连城的珠宝。虽然,打磨和雕刻的过程极为艰难,但能坚持到最后,一定是最炫目的。

岭南师范学院庞旭岚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