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我与阿公趣事多

时间:2018-10-18 09:41:45 来源:赣南师范大学 作者:龚紫羽

点击:120 评论:0 字号:+   -

小时候,我在阿公家长大。

曾记得,阿公家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院子里的屋子是用青砖垒的,外墙上长满了爬山虎。在夏天,院子外墙上那绿油油的爬山虎,爬得张牙舞爪,爬得龙腾虎跃,十分有趣、招人喜欢。我的阿公身材高大,浓眉大眼,花白的头发,一脸慈祥、堆满了笑容,说起话来很有风趣,常常惹得人喜笑颜开、开怀大笑。阿公特别疼爱我这个小孙女,无微不至地呵护着我健康成长。

阿公盼望我有个好身体。在那春日里,阳光暖融融的,微风中亦夹杂着泥土的芬芳,连家里养着的猫儿也喜欢呆在院子里眯着眼睛晒太阳。我这样的小人儿也会有春困,早晨总想多睡会儿,可阿公总是早早的把我从床上提搂下来,说:“这春天啊,万物复苏呀,我们家小丫头也不能睡懒觉,多在院子里跑跑,才能快快长大哟!”我则会给他撒娇、仰着小脸问:“阿公、阿公!那我每天都跑几大圈,能长的像院子里的枣树那般高吗?”阿公听后总会发出很是爽朗的笑声,我只当他的笑声是赞同我的想法了。我也就开怀大笑了。

阿公企望我养成读书的好习惯。在夏天里,阿公家院子里那棵枣树上的蝉总是鸣叫不断,叫得人有点烦。吃过晚饭,在静谧的夜里和着蝉那悦耳的叫声,阿公拿着一把蒲扇、捧着一卷书总是坐在枣树下的摇椅上,就着枣树旁那明亮的路灯,挑着书上有趣的话儿,爷孙俩有趣地读着书。他念一句,我学一句,有时我学的磕巴了,他便用手中的蒲扇轻轻地敲着我的小脑袋,说:“不对不对,应该这么念。”我念了好一阵子书了,阿公就会回到屋里,把井水里浸得凉凉的大西瓜切下好一大块,让我坐在小板凳上自己吃。他则用那把大蒲扇,笑眯眯的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的为我驱赶身边那恼人的蚊虫。阿公西瓜的甜蜜、阿公脸上的笑容,让我甜甜的边吃、边笑了起来。

阿公还时时关注我的平安,生怕我碰着、磕着。在秋天,秋意浓时,阿公家院子里那棵枣树上的枣儿也红了,我学着大人的样,拿着长长的竹竿打下好多个红红的大枣,揣在怀里,小跑着进屋要让阿公看看我怀里这些又大又红的枣儿。不过,那大门的门槛修得对我而言有些高了,我得小心翼翼的一只脚跨进去,再把门槛外的一只脚收进来,这一套动作下来,怀里的枣儿就不安分了,滾了一地。这时,阿公家养的那几只老母鸡也是讨厌,见了地上枣儿就啄,急得我赶紧跑过去赶它们,一不小心,一个踉跄便摔在了地上,想要放声大哭。阿公听着动静,连忙走过来,把我扶起来,劝慰着我:“我们家小丫头真厉害,打下这么多枣儿,可不能哭,哭了会让床头婆婆笑话的。”我听到夸奖,心里高兴了,也就把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又逼回去了,对着阿公开心的笑了。

长大后,我离开阿公去远方读书。曾在偶然间看到一段话,是这样写的,“天高地迥,南北无边。到头来,原来吾心安处即是家乡。”它不说家乡是什么?而说什么是家乡,倒有一种“吾心安之处,处处皆是家乡”之感,令人倍感亲切、浮想联翩。我亦是离了自己的家乡在外求学,才知的确有一个地方,能让你思之便有亲切之感,念之既生怅然之意,因为,那里有你所牵挂的人。我牵挂我的家乡,牵挂着自己那难忘的记忆里有着一个身影、是与家乡一样熟悉的人,他便是我的阿公。我深深的牵挂我的阿公,牵挂枣树下那个为我打扇、教我念书、陪伴着我健康成长的阿公,还有阿公家院子里发生的爷孙俩那一件件有趣的往事……(作者:赣南师范大学 法学专业2016级本科1班 龚紫羽;推荐人:赣南师范大学 林俊华)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