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从此,该你们自己走了

时间:2018-10-20 23:16:36 来源:日常随笔 自创 作者:武鸣

点击:121 评论:0 字号:+   -

国庆节了,你们都放假了。而我也该退出了。

一年之前,我和你们一样懵懵懂懂进入大学。那时候的我什么都不懂,全靠同学、导员和自己。你们很幸运,允许我自恋的觉得吧,你们有着这样一个事无巨细的带班学长。第一次和大家见面的时候,大家都很惊讶。因为我并不是属于那种又高又帅的学长印象。但是没办法这么一个什么都没有大二学生当了你们的带班学长,算是一种缘分吧。

开学那几天,我几乎每天都会去你们寝室。去和你们聊天、帮你们解决问题。实际上我不用这样。但是我觉得这样我们之间的距离会变得短些。因为我只比你们大2个月,也是一个小孩子。我一直想变成一个小哥哥,去成为你们中间的一部分。

但事与愿违,我最终混成了你们的“长辈”。我有的时候也在反思我是不是管的有点多了。我很担心你们在大学里面“滑倒”、“摔跤”。但也知道这样的话你们成长的会非常快。我觉得未来我会是一个“孩奴”,会是一个溺爱孩子的父辈。你们说是不?

你们的辅导员也说不用管你们这么多。但是我很能体会你们现在的感受。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我们班26个小可爱们26种性格,都是好孩子。只是你们还不太知道怎么还别人去好好的交流。我想我们要在一起慢慢磨合,这也是你们在大学里面非常重要的一门功课。

你们总是看到我很是乐乐呵呵的表情,或许会以为我是那种从来不会生气的人。确实,我真的很少发脾气的。但我还是这样做了。原因很简单。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一点难为情。只是觉得你们并不是特别会做事情。我比你们多一年的经历,知道怎样做会更快更好的去进行。但是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听一下呢?

就用你们前几天去领书的事情来说。你们不知道怎么做。这可以啊。我教给你们啊。我提前给你们说的很清楚了。但是结果呢?你们还是“特立独行”。你们也都听过“不听老人言,吃亏到眼前”这句话吧。我虽然不老,但是我还是想你们用最少的时间去完成最漂亮的结果。而不是一出事去找我去“擦屁股”。我也不是不愿意管,只是想让你们慢慢的学会自己走路。而不是让我一直抱着你们。我第一个月可以抱着你们走,之后就要拉你们走了,再往后就真的要目送你们了。

是不是有一种老父亲的感觉,我也这样觉得。我是属于那种很难记清楚人名的人。你们现在或许还没有十分的认识,但我已经认识了你们26个人了。我在不知不觉地和你们玩了一把“国王与天使”的游戏。我找你们26个人都或长或短有了一次谈话,我也帮你们私下里找到了可以暗中帮助你们的“国王”,他们会一直守护他们心中的“天使”。所以啊,你们也可以私下注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你们的“国王”!

就像一个名人说的那样: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们26个亦是如此。你们来自天南地北,你们有不同的生活环境和家庭状况。所以你们自己有着自己独特的性格。我可以理解,但我并不赞同你们一些“幼稚”的做法。因为你们有时的那种“愤世嫉俗”的态度会让你们在大学非常的吃亏。我就是不想要你们一下子跌一个很大的跟头,到时候很是受伤。

你们有的在高中玩得很开,家里受尽“万千宠爱”。所以你们很单纯的将自己的情绪不分场合、不计后果地表现出来。不是让你们隐藏自己的感情,成为那种“蒙面人”。只是想你们可以成熟些,不要那么的幼稚。当然还是要保持自己的那份“童真”。像小王子一样拥有最美好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也要拥有一个成熟的心智来面对生活的点点滴滴。

再啰嗦一下吧。说到你们参加活动,我是万分的支持。我甚至帮你们去找一些我认识的朋友,问问这些部门该怎么去工作等等。但是我一直强调大家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在这里我还是忍不住去再说第n次:不要挂科。只要大家努力,没有什么是完成不了的。说一些功利的话,大学对挂科的同学有一种“明明的歧视”。之后的国家奖学金,校内助学金都和成绩挂钩。但是一旦挂科,你们就不会再被考虑了。因为这个成绩不符合要求。真的,大家不用高三,只要比高一多努力一点点,就一定可以做的好了。

所以咱们在工作的时候千万不要去耽误学习。当然最好的结果是,你们可以工作学习两不误,我也希望如此。所以努力维持两者的平衡吧。实在不行的话,可以来找我,我一直就在你们的身后。只要你们喊我,我就会到。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这么长的谈话了吧。我费了好大的力气,做出了这个决定。实际上也是必须做出的。我该放手了,之后的路要自己开始走了。我不会每天爬六楼到你们的寝室了,不再时时能陪伴你们在一起了。好好学习,少玩点游戏。不要熬夜,做好自己的工作,最后啰嗦一句,有什么问题,回来找我,我一直都在。

Bye,小可爱们。

你们的学长:武鸣

2018年10月11日星期四

中南大学化学化工学院 杜成斌供稿

责任编辑:陶黎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