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横看成岭侧成峰——记再见郴州古堡

时间:2019-01-27 21:11:23 来源:中南民族大学 作者:李黎

点击:501 评论:0 字号:+   -

横看成岭侧成峰——记再见郴州古堡

抵达已是半夜,一如半年前的第一次到访。

挤出狭窄的站口,瞥见熟悉的脸却没敢确认,她那一笑便是一眼认出了我,半年前她也是在这等待,等着接一群孩子回家。这次她早已熟识了所有人,甚至是未曾谋面的王涛。虽是可馨的妈妈,心态却是很年轻,于我们不避讳的说笑,不曾感到隔阂。她也做得一手好点心,每每到家都会有,每次都会被扫空,这次我们更是不讲客气地速战速决。洗完澡的舒适让疲倦肆无忌惮地蔓延,旅途才刚开始。

timgE3TKEZDB.jpg

第二天的一大早,便饱经路途的辗转,公交换巴士,巴士换出租,等到目的地已是中午。这地名为阳山古村,本没有特别的期许,或许与上古寨的景致别无差异,但映入眼前的风景却是令我们惊叹不已的,一眼望去古风古韵的民宅,远远冒着炊烟,渗满炒肉的香。小桥流水的潺湲,鸭群踱步的谐和,意境颇深的桥廊,磨得光滑的青石,静待风来的垂柳,造型怪异的树桩,宽敞辽阔的草坪,每一处都藏着与世隔绝的底蕴。村子本是06年预备发展旅游,只惜一直不温不火,那时造了宾馆和水坝,周遭却是空落落的。古来村子就重文,出了不少秀才、举人和进士,曾有名气的住户门口都挂上牌匾,一匾一故事。一匾一精神。至少这个村子里的人还在记得,记得那些古来的品格。村子里有个祠堂,倒也不大,也没什么讲究,简单质朴,一眼便能望尽。参观的时候恰逢村里两个年轻人来上香,祖先崇拜是植根的信仰和传统,没有人在意,他们仍完成了三叩九拜的礼节,没有焦躁和厌烦,走的时候一个人大声嚷了句“一定要东山再起”,我倒是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也满是宽慰和敬重。

待在村里的两三天里,我们住在一户村民家中,家中仅有一对老夫妻,和蔼宽容,对我们十分热情。老爷爷原本在深圳务工,只是过年回村,平时就只剩下老奶奶,一次夜里的“炉边谈话”,老爷爷一直口不停地夸赞自己的老伴,那晚他喝了酒。

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想见一见坑堡,村里的人一直劝诫我们不要过去,说是很危险,在村子里呆了两天之后,我们决定为了不虚此行还是前往看一看,于是我们提前联系好了村民带路,第二天的清早便准备前往。不料第二天一大早,全村都知道了我们的行程,惊愕于村里人互相之间家长里短细致入微的交流的同时,也叹惋困在钢筋水泥里人们的日渐淡漠。

去的路上是延绵不断的陡坡,目测得有45度,得踩足了油门才能爬上去,这一带都人迹罕至,两旁的树林里便藏着当年的坑堡。将车停在路边,带路的师傅拿着镰刀进林子里砍去碍路的枝丫,我们随从而行,在一个陡坡面前停了下来,这是一个近似垂直的坡,坑就在下面。雨后的泥土分外滑,落脚的地方已经没了棱角,仿佛一不留神便能直达坑里,既来之,我们还是决定下去探一探,师傅在前面用镰刀磨出了落脚的地方,我们这才晃晃悠悠地下去。要进坑堡还要再下一个洞,但是缺少工具我们只能在洞口探看,洞口吹来暖风穿过树林的顶端冒出去变成轻烟,洞顶形成的钟乳石也有别具一格的美感,百年前的人们居于此,现在却鲜有人问津。回到公路我们一路直行,到了一个开发一半而放弃了的坑堡,整个建筑只是搭起了框架,洞里黑压压一片,仍可以借助洞口的光分辨出修了一般的轨道。师傅也不曾来这走过,不敢多走,便只是看看洞口就回去了。这片树林里藏着的坑洞,坑洞里藏着的故事,都静默地沉睡,料不见未来。

我们的下一站前往了临武,造访了渡头村和南福村,沿街的住宅都俨然有了现代气息,但它们的深处,都还蕴藏着古韵,各式的宗祠,年代感颇重的家具,满眼祥和的老人,都能让人的联想穿越时空。我们去到汉城古墓遗址,恰逢考古队在此做了扫尾工作,墓坑都被填上,见不到了许多珍奇,于是我们抱憾而归,所幸与考古队队长取得联系,了解到一些最新情况。次日便观赏了南福村的碉楼,原本无从进入观赏,但幸运让我们找到了碉楼保管员陈救国爷爷,带我们进到碉楼里面,讲述各种历史风云,也谈论菜里乾坤。他带我们参观陵墓的时候,希望我们能够帮这些烈士找到家属,这些烈士都是吉林过来打仗牺牲的,“家属从来没来看过”,老人满是遗憾。他浑身透着的正气和热情也让我们十分感激,或许一个人的毕生追求的东西并不多,但都实在,都深入人心。

至此,我们已做了返程的准备,这一个多星期对这个冬天来说是温润的一笔。也许自认为见过许多东西,却始终有你未见过的角落,也许自认为体会过许多的人情世故,却始终有你未感受到的情怀。

整理好行装,又一次告别郴州,乘上了中午前往中转回家的武汉的列车。

抵达已是半夜,一如半年前的第一次回归。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横看成岭侧成峰——记再见郴州古堡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人生如逆旅 我亦是行人

    孤独与喧嚣相伴而行,是人生路上最正常不过的风景,人生需要豁达包容的心态、曾经沧海的胸怀和登高永远的境界,...

  • 初夏

    久了没听他的故事/没到夏天的T恤太薄/风吹的颤抖心跳/以为需要有人听到/要毕业的人主动晚睡了/谁会记得大...

  • 丽水市刘基研究会第三次代表会议

    3月30日,丽水市刘基研究会第三次代表会议在丽水学院民族学院若琼楼8A316会议室召开。市政协、市社科联...

  • 履迹不息 改革不止——大连理工

    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刻学习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大连理...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