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中国大学生网诚征各类校园题材优秀稿件。
校园频道

连报卷尾语 | 风吹稻花香两岸

时间:2019-09-03 06:47:17 来源:天津大学 作者:18级法学院连报组

点击:76 评论:0 字号:+   -

军训的时间过去了大半。

军训很痛苦。这痛苦来自抑制如洪水的睡意在五点半爬起;来自这双科技水平停留在五十年前的解放鞋对稚嫩脚底的蹂躏;来自正步端腿时流进眼睛的汗水防晒霜混合物;来自俯卧撑时酸痛的肌肉,拉歌时嘶哑的喉咙。这痛苦让我想放弃,让我的大脑在僵直的身体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一句话——我为什么要军训。

微信图片_20190903063537.jpg

军训期间教唱了许多爱国主义歌曲。其中有一首叫《我和我的祖国》,一首叫《歌唱祖国》。其实歌名里带“祖国”两个字的还有一首更著名的歌曲,《我的祖国》——只不过我们总是叫它《一条大河》。每每听到这首脱胎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电影《上甘岭》的歌曲,我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虽然军训很痛苦,但幸运的是,周日有时间休息。我忙里偷闲跑到天津市中心与朋友吃饭。公交车走走停停,停在了解放桥上,我的脚底下正是海河。我看着夏末的风吹起河面上阵阵涟漪,耳边想起教官唱得跑调的《我的祖国》。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每个人家门口都有一条大河。这条大河对于天津人来说是海河,对于哈尔滨人来说是松花江,对于长沙人来说是湘江,对于广州人来说是珠江,甚至我们可以说对于住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人们来说,这条河是密西西比河。在人们的眼里,这条大河,就是家,就是国。几百年过去,城头变换大王旗,但故乡还在。有人顺流而下,有人却逆流而上,但这条河还在。天寒地暑,不舍昼夜;浪起浪伏,不废万古之流。这朴素的对土地,对生活,对人民,对和平的珍惜与热爱,是再自然不过的情怀。

微信图片_20190903063514.jpg

“这是英雄的祖国,

是我生长的地方,

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

大江亘古不变,但生活在大江旁的人和事,永远是年轻的。青春的我们,还拥有在江中风华正茂,挥斥方遒的书生意气;青春的新中国,还是朝气蓬勃的七十岁,还大有可为!

微信图片_20190903063543.jpg

“好山好水好地方,

条条大路都宽敞,

朋友来了有好酒,

若是那豺狼来了,

迎接它的有猎枪。”

有一天,大江旁的人们遇到了豺狼。豺狼咬死人们辛苦养的畜牲,踩坏人们辛苦养的庄稼,甚至叼走了艄公的孩子!人们要做的是什么?拿起猎枪,保卫大江。这一切无关政治,无关意识形态,无关政客和资本家、皇帝和警察——只是为了保卫我们的家园。

多年之后,豺狼进化了。它们有着钢刀做成的牙齿,能变成机关枪的前爪和坦克履带一样的后爪,以为这次一定可以得手。但是大河旁的年轻人不再拿的是猎枪,他们手里,拥有的是导弹。

微信图片_20190903063531.jpg

车开了。我的思绪被拉回现实中。“我为什么要军训?”

我心中有了答案。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