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中国大学生网诚征各类校园题材优秀稿件。
校园频道

政治与娱乐的边缘

时间:2021-06-22 09:54:18 来源:西南科技大学 作者:安鑫

点击:472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campus/viewpoint/20210622/91767.html

政治与娱乐的边缘

近几日,美国大选在全球范围内都沸沸扬扬,这次大选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大选本是一个政治事件,但在中国微博、B站、抖音等等娱乐社交软件上,网友侃侃而谈,脑洞大开,把这场特朗普与拜登的竞争抹上了娱乐的色彩,如:有网友改编当代流行歌曲歌曲配上特朗普影像,画面让人忍俊不禁,也有网友把这次大选改造成了一个小的动漫,画面感也非常强。关于大选的新闻、微博等下面的评论非常多。这样一个严肃的关乎美国未来总统诞生的政治事件,却以一种娱乐的方式出现,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聊天话题。

大中选的狂欢

2020年11月3日,美国大选开始,自大选开始之后就倍受世界瞩目。然而,这件政治事件在中国网民那里却是显得没有那么严肃。关于大选,中国网民更多的是一种看戏的态度,他们略带调侃的称特朗普为“建国同志”“特特”等等。在各个平台下几乎都有中国网友对美国大选的评论和留言,大家都互相争论着,发表自己的看法,也有网友通过这次竞选将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竞争做成了动漫小视频,画面生动而有趣,像一部日本大片。而在B站更多的是把以前特朗普的各种采访或者演讲的视频串在一起,配上经过改造的当代流行歌曲。更有甚者,还对这两个相互角逐的对手“磕CP”等等。

这次大选以各种当代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出现,将新媒体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对这次的美国大选重视相较以前有了更多的关注,人人都可以参与讨论,把这件政治事件放到了大众娱乐的范围。

这样娱乐成风的现象不是一蹴而就形成的,早在巴赫金中“狂欢理论中就有所提及”。狂欢理论巴赫金学说重要组成部分,巴赫金认为:“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特别是在阶级社会中,过着两种生活。一种是日常生活,一种是狂欢式生活。”所谓狂欢就是指一切狂欢式的祝贺、仪式、玩乐。进入21世纪以来,互联网技术迅速发展起来,许多以前人们幻想的事情都慢慢地变成了现实,借着互联网,许多没有途径或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机会发声的人获得了发声的机会。

在这样的去中心化社交环境下,人人都可以成为网络狂欢的一份子,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这次的美国大选,经常可以在微博热搜、头条等平台看见。美国国民时时刻刻关心大选时势走向的同时,其他国家的公民都或多或少有参与。大家都乐在其中,表达出自己的观点态度,正如“狂欢理论”中所提及:“狂欢节日的文化广场总是不断地颠覆着等级秩序、破坏严肃统一、瓦解官方和民间的界限,让一切边缘化。”

大选受到的关注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在狂欢的时候不存在等级关系和官衔差别,只有纯粹的关系和欢快的取笑。对象可以是自己可以是别人,在狂欢中,不会有谁是观众,大家都是表演者,都是整个事件的一份子。

多元而来

“他戴了口罩,我觉得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口罩,所以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清他说的话”“也许这就是命吧”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却时时做出许无厘头的事,说搞笑的话,甚至在大选上跳舞。他也被称为“推特总统”有时,一天的推文可达到200余条,这些搞笑又奇怪的动作一改美国总统严肃的常态,也是让中国网民对他充满了好奇心的重要因素。在2020年当记者问到他与中国的关系,质疑中美贸易战的时候,他一走了之。今年11月,在美国一档节目中表示“为什么你们问拜登的问题就这么温和?我一上来就是:你做好准备了吗”说完,离开了节目录制现场。他甚至曾多次在公开的场合里公开大骂媒体都是假媒体、报道的都是假新闻,所以他与媒体的关系也是非常恶劣,几乎处于对立面。11月16号特朗普就发推文表示:“拜登在假新闻媒体里获胜”。特朗普执政以来,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阵又一阵的大大小小的风波,做出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样的美国总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点,在互联网上尤其明显。对特朗普的谈论逐渐演变成一种娱乐,“娱乐至死”这个词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词汇了,1958年美国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尔.波兹曼书上就有提及,之后被广泛应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短视频、小视频大量出现一方面给了人们打发无聊的乐趣,宣传了各地的文化把各地人在无形中拉近了距离。人们不断通过网络途径记录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每时每刻。8月18日外媒表示英国“舞蹈小天使”艾娃·格雷不幸溺水死亡,孩子的父母最心痛的是当时许多目击者在现场围观,只有一个人下水那救三个孩子,其他人都在举着手机拍摄,并没有报警,就这样,她错过了最佳救助时间,不幸离世。这种对于所看到或者所经历的事,都急于发表在互联网上,而不是对事件作出处理反应的情况越来越普遍,人们甚至在吃饭前都得拍上好一段,等到这些“仪式”完成,菜都凉了,仿佛连吃饭都成了娱乐的地盘儿。生活到处都充斥着娱乐,不知不觉,连政治都收到了影响。

21世纪人人手里都拿着麦克风,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不存在身份地位、资产、时间、空间的限制。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人们了解信息的渠道有限制性,仅仅靠在互联网上所接收到的信息为依据。同时,网民素质参差不齐,对信息处理能力不尽相同很容易人云亦云,陷入舆论的漩涡。就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和希拉里竞选中,舆论是支持希拉里的,最后结果为特朗普获胜,无论在什么时候,舆论仅仅是舆论,是影响事态发张的因素而不能起决定作用。

舆论就是大部分人在互联网上的相同看法或者观点。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时代,盲目从众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放大,一个事件在受到关注后,网民对此做出反应发声,收到有效回应,更多的人会更有想要发声的诉求。

在快生活节奏下,更多人都想寻求内心的放松,喜欢享受于各种娱乐带来的放松。而在生活中人们人们又受到各种条条框框的限制,在网络中,是一种相对自由相对放松的地方,人们敢于大胆吐露自己的心声,表达自己的欲望,展现自己的诉求,容易娱乐成风。

两面的娱乐

政治题材的娱乐化让更多的人有了接触政治的途径,拉近了大众和政治的距离,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扩大了参与范围和参与数量。更多的人有参与感,2020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国民不出门不活动的周期史无前例的长,所以更渴望参与感,活动感。这也是人们在当今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的大背景下政治追求的一个体现。借着娱乐方式参与到政治生活中,满足了人们的参政诉求。让政治不再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事件。人人都可以表达出自己内心想法与建议。

随着政治事件话题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之中,加强了政治话题的普遍适应性和通俗性,打破了公民和政治之间的门槛。加快了我国政治民主化进程,真正把政治像家事一样全民参与,广泛讨论。

同时,这种政治的娱乐化,国家所面临的舆论压力是非常大的,会有“一失足在成千古恨”的后果。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多方考虑,会影响国家机关的决策。呈现在大众视野里更多的就是事情的结果,而事情的经过发展、本质方面在大众的认知领域中会有所欠缺,不了解事态的本质大众更多的会是一种观望者的立场。

政治本身就是一个严肃的议题是一种关乎国家安全的事件,缺少了必要的严肃性会使整个国家的公务机关在一定程度丧失威慑力。20世纪美国广播发生的“火星人”广播事件在当时大范围内引起了恐慌,事情过去了几十年,在当时听到了这场广播他们还是会心有余悸。也使广播在人们心中的准确性受到了冲击。但一些政治问题走进大众的视野里也会使事件过程更加透明,提高事件公正性,几个月前,发生的“百香果女孩”事件,引起了大家的热议。对于那个残忍的凶手的判决,也在大众视野里一步步走向公平公正,依法审判。

宽而广的舆论环境中,个体的话语权受制于群体意志,“少数服从多数”较为明显。发声太多,把真正大众所需要的了解内容的覆盖,对话题的谈论逐渐浅显,谈论仅仅停留在表面,缺少实际深入的分析与思考。

“娱乐和严肃深沉也没什么本质上的矛盾。只是来自娱乐的刺激会占用我们的思维资源。面对娱乐,我们应该让自己更善于更习惯于思考。”罗梓伦说道。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campus/viewpoint/20210622/91767.html

西南科技大学安鑫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