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我要投稿,中国大学生网诚征各类校园题材优秀稿件。

失控的时间:“电子生活”的侵袭

时间:2020-09-09 20:42:14 来源:西南大学 作者:唐雨恬

点击:2899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news/opinion/20200909/87159.html

何为媒介?所谓媒介,在传播学意义上是指利用媒质存储和传播信息的物质工具。按美国著名传播学家施拉姆的见解,“媒介就是传播过程中,用以扩大并延伸信息传送的工具”。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媒介即隐喻。而“隐喻”,波兹曼把它解释为一种对现实世界隐蔽但有力的暗示。

也就是说,媒介实际上通过一种隐蔽的方式,在影响或者说推动着这个现实世界;甚至像波兹曼所说,媒介是在用一种隐蔽但很有力的暗示来定义现实世界。

书中以电视媒介为例,描述了许多在电视作为主要媒介的时代的社会变化。而如今社会科技飞速发展,技术的革新时时俱进,各类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都进入了更快的发展轨道。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按时代的主要媒介来定义时代的话,我认为电视机时代已经过去了,或者说已经进入了尾声。如果说电视机的出现终结了印刷机时代,那么如今的电脑、手机的出现,可能也是电视节时代的终结。他们已经成为了新时代的新的主要媒介,电视机时代也就将成为过去。手机作为新时代的媒介,也在用隐蔽却很有力的暗示来定义我们的现实世界。

“我们无需别人提醒就能认识到,我们的世界已经深受各种监狱文化的的残害......”

“监狱文化”这个词听起来似乎有些过度放大媒介的过错,但事实上,我作为一个长期性接触媒介的当代年轻人,我看到的危害,用“毒”来形容都不足为过。手机的出现, 为人类的沟通带来极大的便捷,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我们的世界。然而,当通讯功能被使用到极致,人类的尝试却从未停止:手机被制造成了一个集通讯、摄影摄像、上网、社交等等功能为一体的超便捷媒介。毋庸置疑,这些功能的开发给我们带来的感受是全新的,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在朝着更加便捷的方向改变。

然而,我甚至想把它看作一场无法逃避的灾难。我看到的,是生命的有效时间正在被侵蚀。现代的大多数人们,在睡觉前,手机都是他们是固定的玩伴。看看社交平台的新消息,刷刷微博的新动态,或是看看各种视频软件上的轻松视频......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这也不失为我么了解世界的一个新途径。

我不清楚成年人在对玩手机的时间耗费上是否存在着控制不当的问题,但我敢肯定的是在青年人群体中,他们在失控。“一旦电视这种快乐媒介进入我们的生活,我么绝对不会同意让她离开片刻。”这句话毫不夸张,甚至贴切地描绘了现代人的“电子生活”:睡前的催眠来自手机,早晨的清醒也来自手机,在床上瘫一整天的“陪伴”是手机,闲暇时的调味品也是手机......手机已经完完全全地进入了我们的生活,前面我们将它称为“监狱文化”,这完全正确:我们被手机“支配”了。它正在侵蚀我们的时间,我们的生活间隙,甚至是我们的意志和态度。

而这样的“电子生活”,也已经在“时代进步”的掩饰下逐渐取代了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电子产品的侵袭,正在彻底打乱现在人对时间的控制。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news/opinion/20200909/87159.html

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唐雨恬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