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我选择,我存在

时间:2022-05-17 20:56:55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作者:谢林艳

点击:136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dushu/20220517/109376.html

我选择,我存在

“人生像沉沦的音符永远不知道它的底细与音值。”

受到西方现代主义的影响,新时期小说创作开始对现代派文学的艺术表现方法的借鉴和吸纳、创新,同时对作家们的创作思想即“现代意识”有着深刻的影响,即在这一时期,在80年代的中后期所产生了一批具有“现代意识”和“现代技巧”的作家。而《你别无选择》这部作品是刘索拉的代表作,也是我国新时期“现代派”小说的代表作品,对当时的文坛影响颇深。

所谓“陌生化”,指的是不断改变人们对精神或物质世界既定的熟悉感觉,借以摆脱习以为常所谓惯性化的思维制约为目的,采用创新的方式使人们面对熟视无睹的事物也能够有新的发现,从而缓解甚至彻底走出审美的疲劳状态的一种思想,意义在于让我们重新唤起对世界的感觉,让我们对世界总是有新的发现与看法。

“陌生化”,一词是形式主义代表人物什克洛夫斯基提出的,即日常熟悉之物变得陌生,审美主体对日常生活的习惯化感知起反作用,使读者被迫关注那些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或司空见惯的平凡之物。其作用在于对平凡之物重新赋予其审美价值。

刘索拉当时所作的《你别无选择》中随处可以“陌生化”的叙事手法,在这部作品里,我们所看所感均与我们之前所读的那个时代的文字有着别样的味道,让人有一种新鲜的感觉,这也是刘索拉这部作品的获得关注的焦点之处。小说是一个音乐学院为背景的故事,描写了一批学生与教师,借以描绘她们的生活状态与内心世界,塑造了一群不可思议荒诞的人物形象,以此来展现当时大学生对理想的追求与、现实的迷茫与对传统的反叛,也传达了作者对自身的思考与对世界的探索。下文将从叙事、语言和人物三个方面分析小说《你别无选择》中“陌生化”的表达。

一、叙事陌生化

首先从独特的叙事视角看小说的“陌生化”表达。刘索拉在小说《你别无选择》中处处营造一种初次发生的新鲜感。小说以“李鸣”这个角色为发端,作者不是采用全知式的叙述方式即上帝视角,而是采取了以第三人称的外视角的叙述方式,指叙述者是一个毫不知情的故事外角色,以旁观者的身份向读者叙述人物的行动与语言。这个叙述视角在当时是比较新颖的。作者将自己隐藏了起来,不留一丝痕迹,给读者一种冷静、客观、公正的叙述者视角,不加入人物的主观色彩。这个视角是相较于全知视角的“陌生化”。

小说开篇将李鸣推到了叙述者的位置,使得作品叙述成分大大增加,并且抛弃了叙事层面的作者的主观色彩。故事以“李鸣不止一次想过退学这件事了”展开叙述,而后当李鸣向王教授表达退学之意时,王教授却说“你老老实实学习去吧,傻瓜。你别无选择,只有作曲。”这句话是对李鸣说的,却让人感觉是拿着喇叭站在讲台上对着所有音乐系的大学生所说的。你会发现,你很难找到固定的哪一个叙述者,即这部小说中的叙述者我们不能定为“李鸣”,至少不只是李鸣,与当时其他作品相比,作者常常在文中穿插其他视角,从第三人称的“外视角”转为“内视角”,可以说是一种视角越界,是各种视角的转换与交叉。而李鸣作为叙述者的位置也一再变化,当李鸣不在时,小说会有另外的当事人自己的视角,以此来促进平行时空的同步发展。这就使得小说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不仅仅是某个叙述者看到听到的事实,而往往包含了这个叙述者背后的社会现实。有时这个视角也使得故事大片留白,读者视线受阻,余下想象的空间。小说新颖的叙述视角,是一种“陌生化”的表达,使得故事中的人物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物赋予的主观色彩,更真实客观的表现了现实世界。

其次从小说的非线性的叙述方式来看,《你别无选择》是一部中篇小说,篇幅不长,但其情节结构突出了“陌生化”效果。

小说采用一种非线性的叙述方式,这也是当时作者刘索拉借鉴“后现代”的创作方法,使得整个小说的结构呈现出不完整的叙事,故事情节由零散的细节与片段组成,而小说中人物的思维逻辑与人物话语跳跃性强,字句联系比较小,仅仅只是用零散的画面来表现大学生的生活细节,这是一种非情节化,是一种背离了传统小说的完整性的叙事。一如“李鸣、石白、森森、马力、小个子”等人的故事,通过日常的拼接故事来组成。

作品中有意的将同学的内心图像堆积在一起,以一种无序的结构形式来描写大学生的生活、思想,既没有褒扬,也没有讽刺批评,只是在平静的叙事中展现真实的大学生活及大学生心理。

而这种非线性叙事还体现在故事发展脉络以人物的内心意识为线索,这是作者对世界一种新的探索方式,即意识流的表现手法。以李鸣例,他用自己的方式与实际行动对当时固守艺术法制的教授进行了反抗,表现了他对现实社会不满境地的挣扎,对当时艺术教育现存的格局提出质疑,以一种极端反抗的姿态对当时教育制度进行蔑视。开篇即写李鸣想退学,他的想法被王教授以一句话“你别无选择,只有作曲”终结,他便用“谁在被窝里”这种消极的举动对现实说不,期间经历无数次作业与考试,悟出自己的道理“根本无所谓对错”相较于教授,你永远都是错的。小说的最后,李鸣宣称自己“身体太健康,神经太健全”,以一种嘲讽的姿态对贾教授进行诀别,并且为了庆祝森森的作品获奖之事,“从被窝里钻出来后,就再不打算钻进去了。”这种跳跃式的叙事方式,使得整个作品蕴含者一种极具神秘性的意义。

二、语言陌生化

除了叙述视角的不同寻常,作者小说创作的“陌生化”在语言方面亦有所体现,首先体现在其有关音乐专有名字的书写,是作者刘索拉所特有。“妈的力度”是森森在练习和弦时所说,他在这方面有着属于自己的理解,还有“三和弦的共振”的概念的解释,从未接触过的人会觉得晦涩难懂,还有“TSD”功能圈,这些独属于音乐的专业术语,在小说中它们代表的意味远超与停留于音乐层面的含义,在文学上它们是“陌生化”的,比如小说中多次写到了功能圈,“功能圈已经被人正式 用镜框挂在了墙上,挂在黑板的正上方……镜框是黑色的,玻璃被小个子擦得铮亮,能把全班人在上课时的动作都反映下来,结果全班人都不敢抬头看它,也不敢在课堂上轻举妄动。”这个神秘的功能圈是超越于音乐层面的功能,它既意味着根深蒂固的规范和不可逾越的存在,又意味着他们除了音乐别无选择,作曲就如同神秘的红舞鞋,穿上去就脱不下来。 它代表的是荒诞,是无奈,也是无法逃脱的宿命,是一种别无选择。

其次以戏谑的笔调,借以夸张的修辞将所有现实生活的事物夸张化,可以说,从现实的度量尺度来说,他们都不会是真实而理想的,但从艺术的角度来看却又是最深刻意义上的 “真实”。正是这种夸张与变形才把使得现实生活中寻常的事物转化为令人意外的新鲜事物。“真实”与“不真实”的界限往往只是隔了一条语言的艺术。小说特有的那种引人发笑而又耐人寻味的魅力,主要来源于这种变形与夸张。

嘲讽、幽默的笔调一方面来自于某些带有“搞笑”色彩的描绘,比如说石白学了七年和声学但其和声仍然无法入耳,像是“大便干燥”,比如写李鸣只做两分钟的习题“就想去上厕所或喝水”;而另一方面来自于叙述语言的机智与俏皮,比如“你再干也是白费,也超不过巴赫。超不过巴赫你就成不了大师,成不了大师你就超不过巴赫。超不过巴赫你只有惭愧, 你只有惭愧但不能超过巴赫”等。我们不能将小说代入现实,但我们能将现实代入小说,可以说,这种语言风格描述极大的展现了小说极具与世界冲突的现实。这样的“陌生化”的表达,更加为小说增添了色彩,也让我们感受到作者间接的将对小说世界的社会的讽刺投射于现实进行嘲讽,这是小说情感的直接抒发。

三、人物陌生化

刘索拉运用碎片组合的方式试图营造一个无序的、凌乱的,无法到达而又向往的、陌生的世界。这种“陌生化”的表达不仅体现在叙事方式和语言上,也体现在人物角色的异化中。

首先体现在人物姓名的设置上。李鸣,谐音“黎明”,他的形象可以说是一位黎明的迎候者。在人前,老师对他的评价是有音乐家的才能、气质,富于乐感。他认识到,自己无法真正表达音乐和释放自己,无法从音乐中获得激情和创造力,现实的制度让他感到压抑和无价值意义,他开始自我否定,想退学,却被王教授以你别无选择拒绝。你无法预测到未来的后果,但对于李鸣来说,不退学或许是给自己的一个最后的机会,他抱有最后一丝希望,却以消极的态度面对生活。面对现实他选择做一个旁观者,一个潜伏在黑夜中的等待者。一方面,他消极怠工,不听讲,画画消磨时光,长时间窝居生活并宣称‘躺到毕业、躺到老、躺到死’,整天不务正业,而这背后是他无声的挣扎与抗争。在小说中他不是一个奇怪的存在,你会发现,他们的同学也都是有着独特行为的人。虽然他暂时跳出来这喧嚣之外,但他也在时刻提醒自己,当时机来临,就是他不再置身事外的时刻,他在森森作品获奖后,知晓这一刻的希望降临,他告别了被窝,从堕落中苏醒,从黑暗走向黎明,它是希望的指路人。

石白,谐音“失败”,他的形象一直以来是贾教授的忠实追随者,他的存在就是与李鸣对立而存在的。在贾教授的影响下,他抛却了创新与自由,即便能将声乐教程倒背如流,却也只是纸上谈兵,完全脱离现实实践,他有过短暂的苏醒,认为艺术的创作不应该应当受局限,但他却是缺乏自我的独立思考能力与判断能力,他没有坚定的信念,无法做到对贾教授说“不”,他对音乐的态度,让我们看到,他并不热爱它,只是长时间的习惯罢了。在称之为人世界里,他被扼杀了,它是小说中“失败者”的象征人物,是自我意义“失落”的人。这是小说利用谐音意象对小说人物进行了命运与结局的暗示,是令人深思的细节。而这些并不仅仅只是代表他们个体,更是作者对这一群人命运途径的隐喻。

其次从人物外号来看,小说有三个女孩没有名字,只有外号,分别是“猫”“懵懂”与“时间”。“猫”的外号的由来是因为她只要不愿做习题就像猫一样喵喵叫。她喜欢哭,喜欢撒娇,就像“猫”一样;“懵懂”大概是因为她太爱睡觉,且忘性大,懵懵懂懂做事,懵懵懂懂做人;而另一个人物“时间”,被人认为是楷模,她的时间观念非常强,精准起床,并且认真学习每一门课程,自律是她的代名词,外号由此而来。可以说,这几个女性角色,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性格与特征,而作者以外号命名,极大地用极少的笔墨展现更多的色彩,让读者焕然一新的做法。并且在她们与男性角色相比较之下,也更能展现他们内心的追求与状态。没有人是以外号作为名字,而她们可以,在这种环境下,她们的与众不同才是寻常。这是一群不同寻常的人,是不同于正常大学生的人,她们的行为与举止,被放大到人们眼皮底下,使得读者阅读时给人一种无端的扭曲感,她们是同一时空下扭曲形变之人。这一简单的名称寓意暗示人物的命运走向,是引人注目的。

小说中,不管是叙事技巧、语言还是人物塑造方面都处处表现了作者的独到之处,小说中的“陌生化”的表达贯穿始终,从三个层次恰到好处的打造了陌生化的效果,以荒诞、变形来衬托出现实中的无奈。小说通过这一群大学生的生活状态与创作过程,以独到的方式重新让我们看到,重新唤起我们对大学生这一代人的重新关注,对人生信仰的追求,对精神自由的追求。

旧制度体制下,人们无法获得成功,人们的自我意识被压制了,丧失了对真实的美的音乐的追求。以李鸣为代表的当代青年知识分子经历了对旧思想、旧制度的挣扎与反抗过程,对他们而言,既有的伦理规范构成了阻碍其实现自我的现实存在(就像石白一样),而实现自我、超越自我、摆脱束缚则成了他们内心的真实追求和现实实践。“你别无选择”已经不再是一种在现实规范下的崇尚理想自由主义的无奈与悲哀,而是一种宣泄式的发言,一种充满自信的与过去决裂的姿态。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我选择,我存在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dushu/20220517/109376.html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谢林艳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巨流之河

    从内战到解放,从东北到台湾,从巨流河到哑口海,这是作者六十年来为自己生身的故乡和为它奋战的人写的一篇血泪...

  • 《漫长的告别》:说一声再见,就

    妻子的离世、生活的压力,让钱德勒痛苦不堪,他在孤独、压抑和没日没夜的酒精作用下创作出了这本著作。...

  •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红色歌谣研究中

    红色歌谣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为实现历史任务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创造出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化,蕴含中华民族...

  • 抗疫彰显中国精神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各地区大大小小百余次讲话、会谈中,时时提及“精神”二字,并将生生不息的中国...

  • 南阳师范文学院开展“2022读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回顾党的光辉历程,从老前辈言传身教中...

  • 斯宾诺莎的思想自由论及其当代启

    自由作为政治体系的一个重要范畴,自古以来就是人们不懈追求的理想,而思想自由作为人类自由的最高阶段,每个时...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