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铜盘、铜匜与先秦时期的沃盥之礼

时间:2021-04-24 08:16:46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作者:刘文中

点击:612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10424/90867.html

铜盘、铜匜与先秦时期的沃盥之礼

1986年,湖南岳阳凤形嘴山楚墓中,出土了一对盥洗作用的青铜器,它们被称作“盘”和“匜”。与墓中其它高大精美的青铜器相比,它们显得并不打眼与突出。但它们身上所展现的独特气质,向世人倾诉着它们蕴藏的丰富历史内涵。

说到此类盘、匜,就不得不提与其密切相关的“奉匜沃盥”。何谓“奉匝沃盥”?《仪礼》云:“进盥,少者奉盘,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据《左传•僖公二十三年》记载:“晋公子过秦,秦伯纳女五人,怀嬴与焉,怀嬴,子圉妻。子圉谥怀公,故号为怀嬴。奉匜沃盥,既而挥之。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而囚。”在故事中,便提到了“奉匜沃盥,既而挥之”事,即怀嬴拿着匜为重耳洗手时,重耳将手中的水挥了出去。一个有关沐浴洗手的小插曲,却惹得秦穆公大为光火,怒而发出“何以卑我”的质问,最后更是使得重耳心中畏惧,“降服而囚”。“奉匜沃盥”竟能引起一次政治上的摩擦,可见其在当时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是一种重要的礼仪。

《周礼•春官•郁人》云:“凡裸事沃盥。”凡是祭祀、婚礼、丧礼等礼仪之上,都有专人负责奉匜托盘。沃盥是这些活动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仪礼•少牢馈食礼》云:“宗人奉盘,东面于庭南。一宗人奉匜水,西面于盘东。一宗人奉箪、巾,南面于盘北。乃沃尸,盥于盘上。卒盥,坐奠箪,取巾,兴,以受尸巾。”尸,主也,是为祭祀时代表死者受祭的人。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在如此重要的祭祀场合上,有专门负责盥洗的“宗人”,还有一套固定且完备的沃盥制度。由此见之,沃盥礼在当时的国家意义不言自明。

以盘、匜为载体的沃盥之礼,不仅体现在以祭祀为主导的国家意义上,而且也体现在日常的各种仪式中。《周礼•春官•大宗伯》将礼按照大类分为: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在属于嘉礼的昏礼,和属于凶礼的丧礼当中,同时体现出了沃盥之礼。昏礼即婚礼。先秦的婚礼主要分为六个仪节,在最后一个仪节“亲迎”结束后,女方第一次正式进入男方的家庭,成为男方的正式配偶。二者入席之前,须进行“沃盥礼”。《仪礼•士昏礼》云:“妇尊西,南面,媵、御沃盥交。”意为服侍者交替为二位新人洗手。上席前的洗手,不仅是出乎卫生考虑,更加意味着两人洗去原有的过往,以一个新家庭的姿态迎接新的生活。而在当时的丧礼上,也少不了沃盥礼的身影。《仪礼•士丧礼》云:“乃奠,举者盥。”即抬祭品的人需要先盥洗再出门。人们认为死者的灵魂会来享用祭品,所以盥洗也是出于对死者的一种敬意。

先秦时代的沃盥之礼,不仅仅是洗去身体上的污垢,更是洗涤心灵中的杂念。在早期仍以神明为国家意识重要成分时,沃盥,它表达着一种对鬼神的敬畏,对先人的怀念,对生活的感激。它贯穿于人生的各个阶段,每一次行礼,都象征着与“过去”的告别,与“将来”的遇见。它虽然已经消失,但它早已融入中华民族的精神之中,长成了血,长成了肉。铜盘、铜匜,为沃盥礼的载体;而沃盥礼,则赋予了盘、匜灵魂。它们互相成就了对方。在中国的礼制社会的历史长河中,它们永远熠熠生辉。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铜盘、铜匜与先秦时期的沃盥之礼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10424/90867.html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