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和鲁迅相处的一个下午

时间:2021-05-23 00:06:16 来源:潍坊学院 作者:文/辛钰瑶 • 图/网络

点击:1096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10523/91314.html

和鲁迅相处的一个下午

午后的阳光洒在大地上,波光粼粼小河流淌到了远方。我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慢慢悠悠,慢慢悠悠。

不一会我停在了一处院子前,无意识的轻叩红木的门。“兹拉~”一声,门开了,门后,是穿着很不调和的老人—上衣穿着蓝灰色的皮袍子,下身穿着橡皮底跑鞋。我愣了一会,定眼一看,原来是鲁迅先生。

我亲切的说道:“鲁迅先生您好。”他便邀请我进去坐坐。他带我穿过鸟语花香的前院,来到后堂。鲁迅先生沏了茶并且将各种小点心摆在桌子上,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好似我不在一般。我坐了一会无聊,就想着去四处看看。

我来到鲁迅先生的书房门口,轻推门看看他在做什么。他伏在桌上,柔柔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散乱的头发在阳光下随风晃动。我走了进来,但先生似乎并没有发现,依旧沉迷在自己的世界。

我上前看到先生写道:“我在写这些的时候,病是要算已经好了的了,用不着写遗书。但我想在这里趁便拜托我的相识的朋友,将来我死掉之后,即使在中国还有追悼的可能,也千万不要给我开追悼会或者出什么纪念册。因为这不过是活人的讲演或挽联的门法场,为了造语惊人,对仗工稳起见,有些文豪是简直不恤于胡说八道......”我在想,我为什么没有看出鲁迅先生惨白的脸,因为太模糊了。想到这我的以后便解开了,可我还是问道:“先生对于死亡有什么看法呢?”明明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突然有人在你身边说话会被吓到,结果鲁迅先生并没有,却也没有回答我。而是放下笔,走出了书房。我赶忙跟了出去,风从窗外吹进来,吹散了鲁迅先生留下的余温,吹乱了先生桌上的信。一张泛黄的信飘飘悠悠得落到我的手心,写着:......例如我是诅咒“人间苦”,而不嫌弃恶“死”,因为“苦”可以设法减轻而“死”是必然的事,虽曰尽头,也不足悲哀。......是这样吗,我想着。

将先生的书信整理好,我冲出书房,却看不见先生得身影,这时太阳已经落下一半了,橘黄的光照的院子格外静谧。

我失落地低下头,不自觉地走着,走着走着,便到了不知名的一扇门前。咳嗽声不断传出,不断地揪着我的心。我推开门,不见鲁迅先生的人,只看见门口被拉得很长很长的属于自己的影子。身后传来悠长的声音:“大约我们的生死早已被人们随意处置,认为无足轻重,所以自己也看得随随便便,不像欧洲人那样认真了。有些外国人说,中国人最不怕死。这其实是不确定的—但自然,每个免模模胡胡的死掉则有之。”我安静的站着,背对着先生。不久后又传来一声叹气,说着:“青年当是天真烂漫。”声音渐行渐远。

这时,太阳最终还是落到了地平线下。一个下午过去了

我从铃声中醒来,摸着湿了半边的枕头,捡起掉在地上的书。阳光透过窗帘告诉我:天亮了。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和鲁迅相处的一个下午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10523/91314.html

潍坊学院马文龙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