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春风又绿湘南

时间:2022-03-07 21:53:21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级新闻学 作者:曹晶

点击:183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20307/108215.html

春风又绿湘南

从去年九月离家到新年伊始回乡,阔别四月余的家乡小城又发生了许多变化。

在玉溪河两岸屹立了数十年的宜兴桥被拆除,它曾承载着千百个日夜的车水马龙,在春去秋来中迎来又送别络绎行人,而其如今在声声爆破之后已是一片废墟;老街旧路换了新装,街道两岸的行道树被挂上了喜庆红火的灯笼,如火如枫连绵起伏,远望如树上红花随风招摇,与悠悠人群一同等待着农历新年的到来;一座座崭新的高楼在陈楼古道的夹缝中拔地而起,一家家灯火通明的商店点亮了开发中的商业街,热情的音乐和明亮的装潢无一不昭示着这个城市的发展与变迁。

我迎着在本是初春却已如夏季一般热情的阳光,漫步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用脚步一步一步丈量风景、描摹土地。明明几乎熟悉到在下雨天能够准确避开街道上每一块松动溅水的地砖,但当我此时此刻重新仔细观察这座城市,仍然不得不承认,这座我自以为熟悉的城市,一半仍是回忆,一半已是新生。也许当我随着列车与家乡风景背道而驰的那一天起,我和这座小城分别了,从此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各自奋力生长。这个城市似乎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似乎又没有什么是天翻地覆的。老城、古街、新楼在眼前盘亘错节,承载着我与家乡所有的联系。这是我的故事,也是家乡的故事。回家的故事,从这里展开。

(一)老城

我对于家的最初印象,是从老城区的外公外婆家开始的。像这座小城很多家庭一样,当年轻一辈忙于工作,老一辈便接下了一个家庭照顾幼儿的担子。记得小时候和小伙伴聊天,说起“回家”。我口中的“回家”指的是回外公外婆家,而其他小朋友说的“回家”则和我说的“回爸爸妈妈家”是一个概念。虽然周末爸妈也会接我回去小住,但年幼的我本能地把当时生活最长久的房屋当做了“家”。

外公外婆家坐落在这座小城最热闹的街区。从清晨到深夜,熙熙攘攘的行人散步在窄窄马路两侧的人行道,有走一路玩一路的小朋友,有穿着校服背着书包步履如飞的学生,也有三三两两相约逛街的闲人。道路两侧各色各样的店铺陈列着琳琅商品,卖豆花的奶奶和其他小贩一样自由在街道边挑拣最佳商位,任由豆花鲜甜的香味和此起彼伏的吆喝叫卖声交织缠绕,为这条街道增添独特氛围。

从前,回家的路程不过十分钟。出了学校,从城中央的天桥开始,沿着这条街道向西行走百米,穿过竹林熙攘的政府大院,再步行几步,右手边的铁门后边便是外公外婆家所在的小院。小院中央有一块不大的水泥坪,四周便是小院居民楼。临街的这一栋便是外公外婆家的所在。一楼的灯总是忽明忽暗,二楼是一个居民房改造的课外培训机构,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嬉闹声和讲课声充满;沿着三楼的走廊往上,我知道这扇门后住了一个调皮捣蛋的男孩;五楼阿姨养的小狗总喜欢在门后“汪汪”地叫,费力确认路过的这一个是不是将要开门的主人;气喘吁吁爬到六楼,深红棕色防盗门背后是便那个熟悉的家。

进门便是阳台,三面环窗,馥郁的茉莉花、鲜艳的三角梅在这里野蛮生长,玫瑰、绣球花竞相绽放;南瓜籽和花生躺在铁纱网上和太阳亲密接触,腊肉、牛肉干和晾洗衣物各占据晾衣杆的半壁江山。对于这个阳台,我总有很多回忆。不只是许多个清晨我透过玻璃一眼望到远处的朝阳,不只是许多个冬天在起雾的玻璃上自由涂鸦,不只是很多个雷雨交加的夏日午后坐在窗前感受清凉夏风,听雷声震得窗户嗡嗡响动、雨点扑打在玻璃上叮咚作响。我的小学和初中的很长一段时光都是在这里度过。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也不记得什么时候结束,只记得这样一个画面,每当我放学后走回小院,抬头看向六楼的窗台,外公总是站在那里往下望着,我向他招手,他也遥遥向我挥手。然后我一口气冲到六楼,脚步踏在楼板上咚咚发震,家门便应声开启,我的最后一步准确踏入明亮的房间。当这样的画面深深烙印在心底,我知道这曾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是每日发生的故事。

自从高二那年搬回与爸妈同住,很多从前在外公外婆家发生的事变得渐渐模糊起来。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上楼前没有抬头找寻六楼阳台的习惯,不知道外公外婆又添了几根白发,也算不清同院昔日好友在什么时候形同陌路。很多事变了或淡忘了,但那个阳台从未消失或改变,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只是偶尔逢年过节全家在外婆外公家团聚,他们仍保留着我的房间,床上永远是新铺的床单和被子,打开衣柜总有一套合适干净的睡衣。时光变迁,很多人事在时光里销声匿迹,但对家乡的眷恋和熟悉感一如往前。

(二)古街

家乡的小城由一条蜿蜒的溪河穿城而过,要说起来大抵也算得上半个水乡。旧有的那些极富湘南水乡特色的老楼在城市的扩张和改建的浪潮中几乎销声匿迹,淹没在清一色的方正新楼与沥青街道里。

大约是前好几个年头,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一波“复古潮”流行开来,这座小城似乎也决心要改头换面。一条老式建筑保留还算完好的小巷被选取为发展对象,从头到脚被翻修一新。一些饱经风霜而残破的楼房被拆除重建,完完整整保留了原有的风貌;在裸露的泥土地上铺上了深灰色的地砖,连接着真正古旧的青石板桥,与两侧同种风格的房屋们相得益彰。天气晴好的时候,总爱和三五朋友相约,绕过现代的集市,在这巷子里走上一走。天色蔚蓝,惠风和畅,阳光穿过郁郁葱葱的樟树洒在屋檐和小巷的地面上,细细的尘粒在光下飞舞,空气中是香樟特有的清香。一侧的小桌围着扯字牌的老人,孩子开着心爱的玩具汽车嬉笑着远去,悠然祥和、黄发垂髫怡然自得。小巷的几个出口通往好几个不同的方向,对于从小不识路的我来说每一次行走都是一次全新的冒险,在惊讶“原来是通往这里”之后欣赏巷口街道的车水马龙,也别有乐趣。

当城市发展,陈旧的房屋被淘汰,于是,街道挂上了彩旗和飘带,霓虹灯带闪烁在河岸两侧的房屋,与河水交相辉映,昏黄的路灯换成了夸张喜庆的中国结造型……小城像一个最淳朴的姑娘,一步一步摸索着,想打扮成最好的样子,给喜欢的人看。

(三)新楼

机器的轰鸣声和砖石的碰撞声下,一座座巍峨高楼如猛兽般轰然升起、平坦宽阔的马路向远方奔驰而去。红色景点和古朴村落、重巘叠嶂青山绿水相辅相成,小城的旅游产业迅速发展;老城区的街道一如记忆,只是更添生机,人人脸上扬着笑意,是最温馨的模样。而我,也正朝着自己的未来,努力奔跑。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这是我们对春天的期盼。当楼下的玉兰树花开花谢、绿叶萌生,温暖的微风吹拂过大地,我和我的家乡小城都会在一步一脚印的努力中变得越来越好。

我们短暂相见,然后在彼此看不见的时光里,肆意生长、熠熠生辉。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春风又绿湘南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20307/108215.html

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级新闻班曹晶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离家才知故乡云

下一篇:寻啊寻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