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寻啊寻

时间:2022-03-16 14:09:41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孙嘉

点击:156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20316/108403.html

寻啊寻

毛毛的雨无法嗞灭热带的太阳,触触枝头停留栖息的夏蝉,南方青葱或枯黄的叶被日光熏上一层鳞鳞的赤金边框。原来,木棉压在虬枝上向阳吐着嚣张的气焰,仗着橙红的色泽与星状的柔毛对春日作出热带的宣言,已是几月之前。我看见自己站在田垄上,老牛悠悠地走,孩提咯咯地笑。趿了双拖鞋在丛生的狗尾巴草中穿行,双脚感知着泥土与燕与春的气息,野生草木或许是恼生人进入他们的领域,恣意地埋没洁白的裤脚,挠着小腿。哗的一风声吹起稻草人手中的蒲扇,摇啊摇。蝶鹊在枝桠间翩翩,山茶鲜妍地铺满山野,溪水在身旁撞击着垒叠的乱石,万物因春而发出的细小哼鸣,都值得我写就一首小诗。

山啊村啊,我生长的地方,青涩的芽儿在这儿破土,而故乡的土最为肥天。我是春的孩子,忠诚地守着风、花、山岗、溪流。风吹过的蒲公英种子承载着我稚嫩时的每一声呼喊、每一次探头张望。

寻啊。

我看见我自己走在石子路上,小路的间隙生满乱草,石子冒着青青的油亮的光。炊烟在身后的房屋腾腾升起了,我加快脚步,不让夏季晚来的露水沾染到我泛黄的衣角。攀爬上青石板路的苔痕,烟火人家烧饭时笋干豆皮烧茄的香味,原野中逗着归家牧童的老人,故乡的人情事景都好似疲惫的舞台剧永不落幕,在心底的幕布上洒上斑驳的记忆,涂上村口的榕树,涂上奶奶绣的荷花,涂上真挚灿烂的笑容,涂上吱吱作响的清茗,涂上记忆中最娉婷的花。

我看见我自己坐在绿皮火车的车厢硬座上,窗外没有名字的野花依旧舒展。悄然飘零的落红,候鸟划过北方天际时发出的阵阵悲鸣,都成了秋日长空被一层薄薄的忧伤笼罩的缘由。野鸽从鸡舍屋顶飞来停在电线杆上咕咕叫着,回忆起邻里养的那只灰猫总爱在草垛中打滚,晚景应不算凄凉。离乡只是从一个车站抵达另一个车站,我裹紧已经起球的灰色大衣,这样安慰自己。望了望窗外扎堆的枯叶,心中却不由得想起家乡草木依旧青葱,绿得明朗,绿得浮夸。羊群依旧日撒欢了跑,故事却翻了新篇。

我看见我自己躺在厚毯子里,零下温度率着簌簌的雪降落在窗外,染白了塔尖树顶。我住进了儿时曾羡艳的水泥房,穿上了曾梦想的衣裙,看到了高架桥上连连的路灯和大厦中滚动的荧光字幕。而这座只会摇头的城又多了个伤心的人,凌晨里炽热的泪珠湿润了脸庞,忽的想起,原来我面对故乡,永远是个矢志不渝的诗人。

混杂了钢筋味儿的假花不能将老农踏过的土地作为归宿,离乡的老妪总对故里送青的远山、浣净的晚霞情有独钟。模糊地记起你曾循着稻香与河流一同奔跑,穿梭在车水马龙中总会有一刹那想起田埂间踩着芦苇根的肆意。回去吧,轻轻抚去木碗柜上的尘埃,院落里爬墙的牵牛花以春天的名义肆意向上生长,挽了泡沫的水渍停在刚盛完绿豆汤与盛夏夜四起的蛙鸣,草帽帽檐仍然安抚着孩提渴望远方的双目,乡还是乡,夏天还是夏天,但少年已不是少年。

问我听一小曲又何必泪满衫?

答,却只为乡音。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寻啊寻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20316/108403.html

湖南师范大学孙嘉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春风又绿湘南

下一篇:《芳·春》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