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药香

时间:2022-04-19 11:39:15 来源:井冈山大学资产经营公司编辑部 作者:文/甘李佳 • 图/侯也函

点击:196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20419/108883.html

你总是身着一身浅绿色的,绣着无数复杂花纹的旗袍

初次相遇,我生着一场大病,那一晚,心急如焚的父母抱着奄奄一息的我冲进了你的药房。真是神奇,年纪轻轻的你竟拥有妙手回春的本领。从此我羸弱的童年里充斥着你的药香,一碗碗苦涩的药汤在你的精心调制下竟有了甘甜的回味,我虚弱的身子渐渐好转,而我,也成了你的常客。

你总是守着一只小小的药炉,中药品种繁多,你的药炉承载着醇厚的中医文化底蕴,变幻莫测,永远没有尽头。你总是身着一身浅绿色的,绣着无数复杂花纹的旗袍,复古的旗袍加上中药,是如此得相得益彰,还有你那气定神闲的熬药模样,像极了古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

街坊邻居谈起你,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当年可是我们镇里第一位女状元,放着好好的金融不学,偏偏要去追求什么国粹,现在可好,又回来了。”“可真是个赔钱货啊!”说这话的却是你的母亲。那一天,你的亲人劝你离开这间小药房,你不肯,他们便开始砸东西。你把受惊的我护着身后,独自承受你最亲近的人给你的辱骂。

天空是真的蓝啊,像是一块澄澈的玻璃,清明到几乎透明了。只是仍有几朵云儿在慢悠悠的飘过,有时还掠过几只惊叫的鸟儿。你难得躺在藤椅上休息,而我,坐在你的椅旁,寻来你备好的药膏,为你轻轻擦洗伤口。这个夏日,没有风,只有太阳炙烤,空气膨胀的扭曲的虚影。你长长地叹息,为了什么?我只知道,我们的周围,还只是一片狼藉。

我问过,你为什么不离开,听从父母的话,不很好吗?

你从来都只是笑了笑,然后过来揉揉我的脸,对我说:“你还太小了,不懂。”

不懂吗?

是啊,我还不懂啊。

可我见过,当你用一双白皙的手数着那片片奇形怪状的药材时,当你在夜晚里慢慢研磨药粉时,当你用一把小扇子轻扇着等候着那一炉药汤时,当你静心地翻看着画满了各种各样草药的古籍时,你真真切切地笑了。

或许,守着这样平淡生活的你,很幸福吧。

夕阳染红了小镇,路的两旁,却开满了雪白的花。前几天刚下过雨,道路变得泥泞了。我深一脚浅一脚的,最爱的小靴上沾满了泥点,心里却毫不在意,只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

熟悉的道路怎么如此漫长?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又到了那熟悉的药房前。淡淡的药香仍萦绕在鼻间,你在屋里忙碌,整箱整柜地收拾着东西。你望着那两大柜子的药材,有些发愣,直到我叫你,你才回过神来。

回头时,才发现你的眼眶有点红红的。我想问你为什么要离开这儿,可当我看见你哀求着让我不要问的眼神时,我选择了沉默。

沉默中,你迅速地往自己的箱子里转移物品——书籍、证件、银行卡……你放了那么多,却没拿走属于这里的一件物品。

你换下了爱穿的浅绿色的缀有无数花纹的旗袍,锁住了所有你视为珍宝的药材,放下了你看过无数遍的古籍,最后熄了那炉里的火,将钥匙递给了我。

“帮我好好保管,以后我会回来的。”你浅浅地笑,可那笑比我喝过的所有的中药都还要苦。

我只记得,那一夜,街边所有的百花都落了一个干净。第二天早起,满街都是花的残骸。

我仍会起得很早,只为重走一遍记忆中的路,可那盛满了我苦涩记忆的小炉,再也没有被燃起。只是仍伫立在孤零零的街角,不知在等谁。

有一天,在梦里,你踏着风雨而来,在雪中敲开了我家的门。

你还穿着那一身浅绿的旗袍,脸上还是那么温和的笑。身上依旧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药香。

真美!

一缕药香,是来自那无人的寂静街角吗?还是源自于那远方的薄雾呢?你会回来吗?

可能,或许,那只是我心中的一丝幻想吧。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你总是身着一身浅绿色的,绣着无数复杂花纹的旗袍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anwen/20220419/108883.html

井冈山大学资产经营公司编辑部甘李佳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褶皱隧道

下一篇:等着夏天归来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