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汉广行

时间:2020-03-06 14:29:29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作者:刘文中

点击:96 评论:0 字号:+   -

诗曰:咄唶!葛衣麻服衫,耕犁垄陌间。春猎野雉子,夏采莲田田。皂游思耿耿,阻途何慊慊。固非帝苗裔,荣华各有时。我有南亩土,莫嫌麻怠贱。魂魄归蒿里,亦不伤心颜。——《拟乐府诗》

“南风薰兮,见交甫于江上;南风时兮,携交甫与广游。噫吁噫吁,解吾愠兮;噫吁噫吁,阜吾财兮。”据说宗周湮灭后,荆蛮某部合古《南风歌》,作此《交甫曲》,歌于田垄之上,以为畅然自慰。而荆人好巫祝,索性就将《交甫曲》作为祈祷上天的乐曲,期通达于神灵。后世又竞相传唱,却不知“交甫”者何人。是时有训诂家对此考证,从而牵扯出一段似是非是的故事来。

云交甫者,乃周宣王时人也,因为世居畿内咸林郑地,所以又称郑交甫。交甫此人,喜读坟典,好谈尧舜,以向学知名于乡里,众人戏其曰“郑太博”。交甫因此曾尝试仕途,求试一爵,谓:“我为卿士,欲荡尽世浊。”自荐于王公家,问及时局,对答屡屡击中筋节。尔后王公问道:“公出身哪家,是哪一公侯之后?”交甫无答,怏怏而归。其实关于交甫如何有才,却又不仕之事,人们并不怎么关心。人们关心的,是如何增加自己一年的收成,或者想尽办法怎么去多占几径公田。交甫尝责之曰:“人生不得唯利。”乡人竞答曰:“当年虞芮争田,两国尚且如此,吾辈小民当如何?”交甫一时语塞。

到了周宣王三十二年时候,王师攻伐鲁国,杀死伯御。方时有兔舞于镐京。乡人听闻王师胜利,皆欣喜于道途。问之为何?乡人争相答曰:“此役公子涅所胜,天子当赏子涅田亩。我辈所耕,皆子涅公田,到时必将获利。”交甫闻之曰:“何不见有兔舞于镐京,此战背天意,实不义也!”乡人竞嘲之曰:尚不温饱,说何大义?大义为何,我从毋见。利为实在,日日求之。”交甫更以语塞,闭户三旬,不久后愤而出走。一人一仆,自游于江汉。

缘汉水下至云梦,东方皜白。往过莽莽山陵,道访江岸汀州,形似悠游。来到江汉之地,风景自大不相同。正值春耕时节过了,偶见荆人们筑台舞蹈,便猜知他们在行巫祭天。荆蛮的人颇为有趣,甚喜歌舞,相逢歌之,遇事舞之,似乎一点也不懂得中原的礼法。但他们除了会制作些吉金外,生活十分落后,出行无有车舆,涉江凭借腰舟。交甫以其不得礼法而恶之。

旦日携仆,步于江岸。涉水越过江沚,再行过数里,隐隐望见前方一片没有边际的大泽。应当就是云梦大泽了。交甫道:“书里讲‘其泽薮曰云梦’,所说浩汤之势,果不虚传。然而吾身若云梦,实乃飘荡无岑矣!”想及平生境遇,屡屡难以如意,又悲于世情,遂纵声歌道:“嗟乎吾命!瀚水波澜。难能为诉,惟曰自瞻。行之多方,思之洪范。凄怆吾命,黄发番番。”歌罢长叹不止,几经徘徊,蹙口数声悲啸,发力向前疾奔,不一会儿,便将身后的仆人甩得不见了踪影。狂奔了不知多久,交甫跌坐在地上,粗声喘气,举目朝天。忽而闻到一阵奇异清香,他见周遭亦不过几丛兰芷香草,何能作此异香?顾望之间,只见江湄兰丛中纷纷玄云,竟不知何故。方犹豫间,兰丛中缓步走出两人,皆是着白衣的女子,隐约长袂,如被灵衣,肤若瑶雪,墨发修修。二人相貌、着装皆似,唯一不同的,是腰间所配的玉佩,一佩作陆离,一佩作环阙。交甫乍逢二女,一时不知怎生是好,只得作了一揖,想到此间人常以歌谣问好,便以前日在路途上听来的曲子,唱道:“橘是柚也,我盛之以笥。令附汉水,将流而下。我遵其傍,采其芝而茹之。在下无礼,二女劳矣。”二女回之以歌:“橘是柚也,我盛之以筥。令附汉水,将流而下。我遵其傍,采其芝而茹之。公子适此,妾自惭之。”交甫见从仆还远远落在后面,心想不如先与二女聊会,等仆人来了再走。于是三人相坐而话。

谈论了不知有多久,只见日头西落,入夜风飔,芳香愈是扑鼻,却依然不见仆人跟上来。交甫怪道:“径直一条官道,怎么现在还没追上来?真是奇了怪了。”其中一女道:“他一时间是难以赶过来了。”交甫愕然,询问为何,二女置之不答,反道:“公子三仕不果,又受讽于时人。至于遗世独立,愤蔑交加。妾为公子悲也。”交甫疑惑道:“二位怎知我心事?”二女道:“妾等为此间国主,特邀公子与我二人一往。”交甫心道:“女主当国,大违法度,日前所见此处人无礼至极,想来他们皆非良善。我若不去,恐被他们所害,不如先和她们去罢。”乃随二女前往。

过了津渡,绕了塘上,三人行不多久,一座小城映入眼帘。入城中,道旁居民都是交甫一路上见到的荆蛮人,这些荆人见到国君归来,都欢呼起舞,歌之蹈之,并奉交甫果蔬。交甫见他们所着葛衣,不蔽躯体,心中更是恶之。三人在城中步行良久,二女对交甫道:“吾国虽为卑湿小城,但实是胜过了中原那些所谓的礼乐邦国。”交甫作揖,道:“我听闻‘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德音孔昭’,中原邦佐,奏之以礼乐,行之以明德,四面方国年年入贡学礼,何出此言?”二女皆莞尔,笑道:“公子必是见到我国都是些不懂礼的蛮人,心中轻视,遂以出此。其实礼乐为何,我从没见过,亦无意往观。”交甫奇道:“中原礼乐皇皇,孰不羡慕?君如此又为那般?”二女各道:“所谓礼法,都不过是大家口中的一句空谈,如今天下,只不过为了一个‘利’字罢。拿着礼乐当幌子,全不似我们行得真切。这里人也不懂立嫡立长、男女尊卑那一套,觉得谁善意助人,便让他作国王。公子觉得我们这完全不像中原的模样吧。”交甫眼见城中,房屋布置虽然毫无前朝后市那一套礼法,但田舍阡陌俨然,规整平均。即使是王宫,也不过城角几间梁房,不在城邑正中,也不多占田地。人们日常以歌唱相闻,听到动人曲调便舞蹈不停,也从来不顾忌什么。交甫犹疑,仍摇头不止,二女言道:“公子大才,生于礼法之国,却落魄至此。中原那么多礼,倒不如这里清清白白,难得自在哩。”交甫听完后一呆,二女乃解下玉佩,道:“赠与公子,望君莫忘良言。”交甫接过,欲答话回礼致谢,抬眼之间,二女与城邑竟已全然不见,自己只是立于一片兰草丛中。四望茫然,暮色幽暗。

仆从好不容易在一片杂草丛中找到交甫,他正痴痴颓坐于草丛中,对于仆人赶来惘顾无闻。他捧着对玉佩,一作陆离,一作环阙,呆呆凝视。仆人好生奇怪,欲上前询问,忽然交甫纵声大笑起来,笑声凄厉异常,高声唱道:“既且乐土,念及邦诸。用舍于时,往来悲夫!噫吁噫吁,夷方斯处。呜呼呜呼,胜过我土。惜哉惜哉,乐土不伫!”唱罢不言。静默良久,却又自笑起来,但笑声转而慷慨。他低吟道: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没人知道郑交甫的结局,当时的人毫不关心,很快就遗忘了有这么个人存在过,而后世的考证家训诂家,就更无法判断了。但是楚地有一首《交甫曲》,传说年代古老,流传了下来。荆楚许多人都说,此曲源于一位中原士子来居,从此他再未返足中原,留在荆地,自筑陋舍,教当地人耕种技术,为他们的曲调作词。人们作此曲以怀念他。当然,这个故事是真是假,谁也说不清楚。至于还有人说交甫遇奇获神玉,死后携玉葬于兰丛中事,更是荒诞无稽了。

注:故事改编自西汉刘向志怪小说集《列仙传》中《江妃二女》篇。原文如下:

江妃二女者,不知何所人也。出游于江汉之湄,逢郑交甫。见而悦之,不知其神人也。谓其仆曰:“我欲下,请其佩。”仆曰:“此间之人,皆习于辞,不得,恐罹悔焉。”

交甫不听,遂下,与之言曰:“二女劳矣。”二女曰:“客子有劳,妾何劳之有!”交甫曰:“橘是柚也,我盛之以笥。令附汉水,将流而下。我遵其傍,采其芝而茹之。以知吾为不逊也,愿请子之佩。”二女曰:“橘是柚也,我盛之以筥。令附汉水,将流而下。我遵其傍,采其芝而茹之。”遂手解佩与交甫。交甫悦,受而怀之,中当心。趋去数十步,视佩,空怀无佩。顾二女,忽然不见。

《诗》曰:“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此之谓也。

按:《列仙传》以郑交甫事为此诗之本事,不可信,其说出《韩诗外传》。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遗老

    陶庵国破家亡,无所归止,披发入山,駴駴为野人。故旧见之,如毒药猛兽,愕窒不敢与接。作自挽诗,每欲引决。因...

  • 余地

    这篇文章是在我看到了现代社会上很多的情感现象有感而发,爱情始终是从古至今亘古不变的永恒话题,到底如何去爱...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