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遗老

时间:2020-03-13 19:44:34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作者:刘文中

点击:75 评论:0 字号:+   -

遗老

陶庵国破家亡,无所归止,披发入山,駴駴为野人。故旧见之,如毒药猛兽,愕窒不敢与接。作自挽诗,每欲引决。因《石匮书》未成,尚视息人世。然瓶粟屡罄,不能举火,始知首阳二老直头饿死,不食周粟,还是后人妆点语也。 ——《陶庵梦忆•自序》

摩国和元国相毗邻,以一条河流为界。

虽说两城距离很近,但风气却截然相反。摩国人财富殷实,喜欢经营他们的城市,用大块大块的黄金宝石,妆点在各个房屋的梁柱、檐角上。他们开口,动辄夸耀自己财力如何雄厚,闭口则算计如何将生意的利益扩至最大。而元国人的城市则平平无奇,草屋茅舍规则分布,稍稍大点的房屋,也不过几间神殿和庙宇。人们以耕产为业,虽不富裕,但人人家里都有几层书柜,并且一般摆放着许多泛黄的经书。路上的商旅经过,往往将两城放在心中对比,觉得摩国虽富有,但笔直的房屋和虚浮的人们,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压抑;而元国虽贫穷,但那里热情的日常氛围和虔诚的宗教信徒,可以治愈任何一位沮丧的过路者。

数百年来,双方相安无事。直到某日。

摩国的勘查家发现了元国城东三十里外,有一处山洞,洞中凝结着亿万年前的玛瑙石。摩国国王欣喜若狂,一封书函,致信元国国君:“贵国城东三十里有一高山,可允鄙国一借否,三月为期,到时必奉厚金以答谢。摩国王。”这一封书信,却在元国的朝堂中炸了锅,元国君臣议论纷纷:“东山的山洞,是我元国智神神翕所在。决不能让外人碰动。”元国国君委婉的距绝了摩国来使。摩国国王不死心,又修书一封,连夜遣重臣越河送入元国王宫,并还一并带上了数十箱珍珠宝石。元国国君十分为难,不得已要答应摩使,却遭众臣一并上书反对,所以又一次婉距了摩使。但元国君臣做梦也没想到,这位摩国使臣,将元国的城防设施、宫宇布置,全记得清清楚楚带了回去。

深夜,摩国议厅,灯火通明。使臣将他在元国所见,一一说给众人听。摩国的将领们听了,眼中发红,但看国王拿不定主意,纷纷按甲不发。国王也在沉思,一百年前祖先与元国签订的盟约,让他左右为难。他一抬头,猛见梁枋上嵌的金玉发光,眼中异样。皱皱眉:“出发!”

摩国的甲士,号称天下第一劲旅,先进的武器,元国怎么抵挡得住?只用了一个上午的工夫,元国九战九溃,诺大一座城池,全都插上了摩国旗帜。摩国将士们望见赶忙出逃的百姓,哈哈大笑道:“元国这等落后,早该被我们灭亡了。”不久,狂热的拜金者们,蜂拥到东山山洞,将这里的玛瑙宝石采掘一空。用着这些财富,摩国百姓的收入又翻了一翻,许多摩国人,迁到元国定居,将草房、寺庙,改造成金碧辉煌的摩天大楼。

“世上已无元国,只有一个摩国了!”摩国人纷纷庆祝,一切有关元国的地面建筑,不久也消失得了无痕迹。而原来的元国人,也不知去了何方,从来没有他们一星半点的消息。

几十年过去了,摩国日益壮大。老国王去世了,新的国王登基。新王年少有为,登基第一天,便宣布开放国门,允许各国友人来访摩国都城。方是时,摩国都城叫作“双子城”,由两片城区组成,中间的大河穿城而过。

这天,一群衣衫褴褛的老者和孩子,佝偻着、蹒跚着,神情寂寞,摇摇晃晃互相搀扶的来到了摩国东城。这群人手上都拿着一根长杖,杖上铭文,他们口中喃喃,似是诵经,似又不是,不知在念些什么东西。人们只道他们是一群乞丐,纷纷打发他们饭食,他们也摆手不要,而是慢慢朝着一处土台基走去。

不久,天阴沉了,雷轰鸣了,紧接着骤雨倾盆而下,打在地上发出“哗哗”的响声。雨中有一群老人和孩子,老人们跪在一片土台旁,双手举起,像是在尽力去拥抱上天;而孩子们则站立成一排,口中唱着歌曲。歌曲圣洁,被稚嫩的童音唱出,声音飘飘零零,向着天空飞去。歌词听是:“神殿低低哟,烛光时昏明。好人儿们来这参神灵。那年母亲唱着曲,父辈将我背在肩。好心的神明能帮我哟,能使爹妈长延年。”道旁的行人听到歌声,停下了脚步,驻足他们身边。童声温暖而虔诚,让人感动不已。他们一身褴褛,虽身在暴雨中,但是歌声悠扬不止,许多人不禁泣不成声。

“我们是元国的人。”一位老人缓缓站起,向着人们说着。人们脸上茫然,显然不知道元国是什么国家。老人苍老的身躯飘晃在雨中,长杖在他的背影衬托得无比瘦小。“没关系。”老人浑浊的眼中挤出一丝笑意。那一眼笑中,到底是伤感,是无奈,还是释然?谁也说不清楚。老人说:“元国没有灭亡。还有人行参拜礼,拜智神,我们失去了土地,但我们的信仰文化从没泯灭。所以元国从未被灭亡。”他干咳着直不起腰来,倚着枯杖。枯杖没那么长了,像和老人融在了一起,渺茫立在这寒冷的暴雨中。

后来呢?再往后来,摩国也被灭掉了,取代它的,是一个更强、更富裕的庞大帝国。“双子城”的称法也没了,大河填了,河东河西,连为一片。只是后来,有人在城中建起了一些神翕、庙宇,旧的文明和新的文明一起,盘根错节前进着。像千年盘虬粗壮的老树,融合入新的养分后,又不断向上,向上。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遗老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无题

下一篇:最美的年纪,最美的你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遗老

    陶庵国破家亡,无所归止,披发入山,駴駴为野人。故旧见之,如毒药猛兽,愕窒不敢与接。作自挽诗,每欲引决。因...

  • 余地

    这篇文章是在我看到了现代社会上很多的情感现象有感而发,爱情始终是从古至今亘古不变的永恒话题,到底如何去爱...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