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城南旧事之我的怀念

时间:2019-11-16 11:35:52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作者:伍文涛

点击:240 评论:0 字号:+   -

写下这篇文章时,已到了凌晨,我想,只有夜晚才能够懂得我,才能够描摹我的内心海洋。

清晨的鸟啼或许过于温柔,但我没有停留过多的心思,或许是风压住了它们的歌喉。它们似在祈求着些什么,不让风儿吹裂它们的巢?我想不是,它们只想有个最初的家,巢没了可以再织,初行的方向没了,可就难找了,不是吗。

如往常一般,我点开微博,这是个我常用的软件,人情世故,你想知道,它都会给你答案。突然间,我看到了一条微博,因是早晨八点,我有一丝的迷糊,但是在那一时间,我清醒了,你或许会说,该不是哪个娱乐明星又恋爱了吧,众所周知,9月是恋爱季,说到此,我倒是希望天下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呢,但标题上那几个深色显眼的大字:著名导演吴贻弓去世,享年80岁。为什么我心里就像被抽空了一般,无比失落呢?

说到底,我不是十分了解这个导演,我清晰地记得他,是因为在那年水冷如刀之时,专业老师放给我们的电影《城南旧事》,哎,总是感性的我,还是想到了那年冬天,同学围在一起看电影的那种温暖,原来外头的萧瑟,雪的刺冷真的会在这个时候被忘掉。

我遗憾的或许真的不是吴贻弓导演的去世,只是遗憾好像那个真实存在过的城南真的不见了。

我还记得电影中可爱的小姑娘,她叫英子,人长得滑溜机灵极了,我想,如若你见过她的眼睛,或许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孩子眼睛里的那片清澈,好似一抹微光,却能照亮一片汪洋,是啊,在孩子的眼里,春是寒冷的夏季,秋是温暖的冬衣,英子会不顾旁人的眼光,与隔壁那失心疯了的女人秀珍谈话聊天,这片纯真我在电影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我很欣赏吴导,将这份灵动传递给了我,不是直面透露,而是深入人心。

我相信看了电影的人,都会忘不掉那时的城南,那份年少的记忆,直到影片的最后,英子说的那段话我始终难以忘却:“走过院子看到那垂落的夹竹桃,我默念:爸爸的花儿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人都是会成长的,不是吗?

“有一个夜晚我烧毁了所有的记忆,从此我的梦就透明了;有一个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从此我的脚步就轻盈了”。这是泰戈尔先生写下的一段话,是啊,城南的旧事就只能活在我的记忆里啦,还有那年的冬暖,真好。

只希望年少的你我既有英子眸子的清澈和纯真,也有着在我们这个年纪该有的成熟。要记得,故乡是永远包容你所有的地方。

沧桑不改初心,归来仍是少年。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深思

下一篇:“花样”印象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穷与富的对立——评影片《寄生虫

    在一个闲暇的周末,我怀着憧憬而又紧张的心情看完了的奉俊昊先生导演的电影《寄生虫》。电影讲述,在韩国首尔平...

  • 印象西油之美景

    升入大学,身边不会再有家人的面孔,不会再有熟悉的乡土,但我寻到了自己生活的新世界。在大学这座象牙塔,我感...

  • 岁末,我在南苑

    学生关于湖南工程学院应用技术学院的生活感悟与体验,在9月份进入大学校园的种种事迹与日常,在学习生活中遇到...

  • 我的部长之旅

    大二上一学年的学习生活已经接近尾声了,回顾一学期的时光只觉得时间飞快。在这一学期里,我担任了院的社团联办...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