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成长实苦,唯有自渡

时间:2021-09-12 16:33:06 来源:潍坊学院 作者:文/田俊睿 • 图/网络

点击:135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uibi/20210912/104751.html

成长实苦,唯有自渡

大二的时候有许多专题片和新闻要拍摄和制作,当时几乎所有的熟人都被我们找遍了,从同学到老师,从环卫阿姨到保安大爷,从餐厅到宿舍,从校内到校外,我们不放过一个可以争取到拍摄的机会。

有一次,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中心的小白身上,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学弟。比我还要大一岁,却总是跟在后边一口一个姐的叫我,走路时背微微驼着,瘦瘦的,笑起来很好看,有我弟弟的模样。平时大大咧咧的,但骨子里是最细腻的那个,部长级竞选的时候,他是唯一注意到时间限制的那个。他会注意到我不好的情绪,半开玩笑又极度认真的跟我说,你要放松一点,要快乐。

我是在足球赛上认识他的,那天阳光正好,球场上的他,和队员们一起,追着、跑着、笑着。合影留念的时候,嘴角毫不吝啬地上扬,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的老长。

“他们可能真的不要我了。”小白告诉我,那天,他从下午放学等到晚上九点,爸妈没有来老师办公室找他。

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总是因为打架被叫家长。家长会上,班主任问他:“怎么别的家长都能过来,只有你的家长,一个学期都见不到一次。”

老师也没有办法,天色已晚,只能让他先回家去。

讲到这里,平日在我印象里活泼好动、大大咧咧的小白,变得深沉起来。“小时候跟着爸妈从陕西老家搬到内蒙住,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留在了那里,从此一年也不一定能见上一面,爸妈很忙,平日里都是托邻居照顾他。”

他说,邻居照顾他很多,但难免有顾不上的时候。有一次晚上走丢了,又冷又饿,就在别人家门口哭,早上醒来,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被抱回家。

他只是说爸妈很忙,所以家长会上自己悄悄坐在最后排,挨了老师和同学家长的责备只是低头不语,甚至被同学家长打了耳光也没吱声。

“那个女同学说我爸妈不要我了,我气不过,一下把她推倒在地,我看到她脑门一大片的红肿。”后来的事情就是,女生的爸妈找到学校来,要他爸妈给个说法。

班主任给他留下一句话:你家长过来找我之前,你不用上课了,就在教室外罚站吧。所以在爸妈来学校之前,他在门外“面壁思过”了两天。大冬天里鼻子冻的通红。

第三天,班主任和妈妈在办公室吵了起来,结果就是,他的座位从第一排调到了最后一排。回家挨了打,爸妈用一种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他,警告他今后要好好听话。

他告诉我,接下来的几天,他不跟别人讲话,自己吃饭、睡觉。想了很多,也没怎么想明白,只是清楚地认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两年前开始接触足球,他说,“球场上的大家都很活力青春。奋力追赶都是为了踢进同一个球门,所以大家都不是孤身一人。”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成长实苦,唯有自渡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suibi/20210912/104751.html

潍坊学院马文龙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