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烙印

时间:2019-07-04 12:33:10 来源:无颜客 作者:杨航

点击:215 评论:0 字号:+   -

我将门打开,微风拂过草原抚平我惶恐的心。

谁敲的门?我想。

三个男孩进入我的视野,带我走进这个奇妙的世界。身后的屋子消失了……

这儿的年轻人扛着锄头勤勉地耕作;老人仰躺在藤椅上悠闲小憩;孩童相互追逐、嬉闹。桑、榆生气蓬勃,为桃源增添活力;微风吹拂,带着香气,淡且清新。我想,这是春的故乡,春的起源。

我同他们交流无碍,并能够从话语中感受到他们朴实本分的自我,就是对我这个外来人也一样和颜悦色地招待着。

我庆幸能离开嘈杂与功利,来到这里。

“你来得还真是时候。”坐在我左边的年轻太太说,“今晚,我们这儿要‘祭天’,你也来的吧?”

“祭天”我还从来没见识过呢。

“好的。”我笑着答到。

到了晚上,村中唯一的祭司在祭台上点燃“圣火”,并献上一牛二羊三鸡,求神保佑村子,赐予他们食物,替他们祛除疾病。

祭天之后,村民们绕着熊熊的篝火跳怪异的舞蹈、饮酒食肉。

可是毫无预兆地,他们的印堂处有紫色印记浮现。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一同抬头,崇敬地望着天。上百道印记璀璨夺目,冲天而去,聚集在一起,形成两条锁链相互缠绕,许久又如烟花般炸开,“火花”重回村民的印堂。

今后的每日晚上,村人的印堂处就会有若隐若现的紫色印记显现,发着光,形似祭天时空中出现的锁链。我选择将疑惑埋下,就这样定居在一户人家里安逸过活。

不知过了多少日,我忽然想到远处的那座山上去看看。

我攀上那座高山远眺远方,发现就在不远处有一间屋子,可与部落相距甚远,视野的尽头似乎被一堵无形的墙阻挡,模模糊糊,不见深处。

我找到了我所客居的人家,问:“有一间屋子,在那个方向,里面有什么?”

“哦?那木屋吗?里面关着一个年近十五的男孩子,听说是他总是想穿过那堵墙,去‘外面’,于是受尽了折磨,却始终不放弃。说是后来村里有个老人做了个梦,一醒来就冲到那孩子的家里指着他大骂,说他是魔鬼,后来就被关进去了。”主人轻叹。

“他父母呢?没阻止吗?”我诧异地问。

“他父母啊,欸呀!他们听到他们的儿子是魔鬼顿时就傻了,哪儿敢阻止啊!”

魔鬼?哎,他们笃信这个也不奇怪。

“我早就想问了,你们印堂的地方……”

“这是‘神的祝福’。”主人望着窗外的天,他说村里的人都向往那个地方。

“神给了我们这片富饶的土地,试图走出去的人都会受到神的惩罚。”他认为神定下的规矩不容亵渎,魔鬼被囚禁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可我准备去那儿一趟,见一见魔鬼。

我以散步为借口借了主人家的马(这是这个世界最快的代步工具),并在天黑前回到主人家。

见识到了“魔鬼”让我感慨颇深。

魔鬼的样子并无什么奇特之处,反而比其他孩子更清秀——他没个魔鬼的模样。屋旁有一块耕地、一条小河,屋里也储有一定量的食物——他比其他孩子更独立、成熟。他见了我讶异了一会儿后也和村民一样拿出食物招待我——他没个魔鬼的心肠。就凭紫色印记是“神的祝福”而他一直触犯“神”的威严,然后又有某个疯老头子做了个梦?呵!真是个奇妙的世界!

他说他本以为会饿死在小黑屋里,但是没过多久,他的父母背着村里人送他食物,为他开垦耕地,把他放了出来。但是,他也没能再去“尽头”,因为没有马,而来回路途遥远。我很抱歉我暂时不能借他马,因为我还要早些回去。现在已经是黄昏了,他额头上的印记显现。

临走前我答应明早带他去尽头。

翌晨,我带着“魔鬼”骑马奔腾过平原。

不知过了多久,他冷不防地说;“我知道真相。”

“哈啊?”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我知道印记代表着什么,也知道墙壁是什么。就在我第三次碰那墙壁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脑子里。”

“你跟其他人说过吗?”我转过头问他。

“没有,我不敢,他们对神的敬畏要远超过你所想,可我无论如何都想去‘那个世界’看看。”

“我们到了。”我强行终止话题,被眼前的庞然大物震惊。

墙壁呈半透明,单从外表上看犹如立起来的流沙河,其中也无任何声响传出来。

魔鬼上前轻触墙壁,顿时,他如同被电击般倒在地上抽搐,又像蠕虫一样扭动。这情景吓得我一时间不敢碰他,只得等他停下来。

“怎么?不行么?”我问。

“果然还是不行。”他苦笑着。

“怎么会……”

“被锁链困住的人是出不去的,哈哈,他们竟然还没意识到这个印记是什么?”他停下哂笑,“但是你没有印记,昨日黄昏时我没有看到!你一定可以,我只希望你能将外面的世界讲给我听。”他突然变得兴奋不已,希冀地看着我。

其实,我也隐隐约约猜到了印记的作用,也想来试一试。

几个月来,我一直待在那个村落,也少有出去的念头,看来我是厌倦了,在这儿待了太久,以至于近来胸前压抑至极。我也仔细地找过理由,“完美的世界”究竟有什么不好,我近来才发现问题出在我,在这美好中我没了愤怒、没了悲伤,仿佛被春风同化,要归于此地。而我不属于这个“时代”,我的人生不在这里,我怀念“哀伤”,怀念“愤慨”,甚至是“憎恶”,因为我盼着有人同我竞争,甚至追求苦难。所以,我才去爬了那座山,才会去找魔鬼,才会许诺陪他来尽头。

——我,要离开这里。

“如果我能回来,我会告诉你的。”我告诉他,他想出去没有错,他想出去的欲望产生于他广阔而又向往自由的心,希望他不要放弃自己的信念。

“既然你在第三次碰墙的时候明白了真相,也许十次或是百次的尝试,能让你离开。”

这个世界的人无私、淳朴,没错,可是他们安于现状,不懂发展,自愿安身在“牢狱”里,没有追求未知的心,因此显得愚昧。我只是遗憾,毕竟思想深入骨髓,影响深远且持久。又或许,不只“魔鬼”一个人有想穿过“墙壁“的念头,可他们装作愚昧,不肯成为“特别”。也就是“魔鬼”了,在愚昧中公然表态,试图脱出。

我回来了,可我没能再回去。我究竟是为什么出现在那个世界的那个房间里,终究是个谜。没能履行诺言,没能告诉那个孩子,我真的很抱歉......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责任编辑:党延红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