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阿呆

时间:2019-08-12 08:16:42 来源:吉首大学 作者:李森宇、李喜磊

点击:157 评论:0 字号:+   -

(一)

睡觉前,我问阿呆:“你想好明天该怎么说了吗?”

阿呆说:“不知道……”

我很无趣的“嗯”了一声。

“陈情哥,陈情哥,你知道吗?以前圣诞节,我买了好多贺卡,给我玩得好的同学都送了,就是还没给她送的,能看出来她是有点失落。”阿呆趴在旁边的床上说着。

我关好窗户、拉上窗帘,把街道的喧闹与明亮隔绝在房间外。关灯,走到自己的床上躺好,把头偏向一边,疲倦且无聊地问他:“后来呢?”

阿呆说:“我当然有准备啊,我拿着两张大的卡片找到她,送给她的时候,发现她眼睛都亮了,我知道她还是很激动的。看到她那样,我都快开心死了。”

我:“嗯。”困意已经在全身弥漫,我仿佛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陈情哥,陈情哥……”阿呆在一旁叫唤着。

“嗯,你说,我听着。”

“有一天我去上学,突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块面包和一个苹果。我开始不知道是谁放的,同桌刚好饿了就和我说给他吃。起初没多想,就把面包给他了,苹果也给他分了一半。后来我去打水的时候,路过她不经意问她是不是她送的苹果和面包,她说是的。我当场后悔死了,然后气冲冲地回到座位上,差点没把同桌掐得半死。”

我无力地附和道:“接着说。”

“其实那个时候全班的同学差不多都知道我喜欢她吧,时间久了班主任也知道了。到后面一次月考,我俩就巧了都没考好,退步了蛮多名的,班主任到找我谈话但没找她,还专门说了这个问题。我就和班主任说我喜欢她这是我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我也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打扰她,让彼此难受。后面又写了长长一封保证书交给他,他就再也没找过我了。”

“嗯……”床越变越软,越来越舒服,我感觉我就快要沉溺在其中,梦乡在召唤我。

“陈情哥,陈情哥……后面有一次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快端午的时候,我找人给我买了十五个粽子,挨个给我的朋友发,就是为了能给她也送上一个……我买了十五个粽子挨个发……”不知道是他先睡着还是我先睡着,梦乡是真的诱人。

三年了,他终于决定去找她了。

(二)

上完早上的两节课,同学告诉我,我们在去重庆的车票本来抢到了,但是由于行程冲突,被系统自动退掉。真的很郁闷,我们几个人于是不得不放弃这次期待了好久的重庆之行。

回到宿舍,阿呆从隔壁跑过来问我们,放假都去哪里?大家似乎好像都有了要去的地方。我说我本来准备去重庆的,但是可能不去了。然后他就缠着我,让我陪他一块去宜昌。他说他准备去找个人,但是一个人,总是有点落寞,找个伴一块去。心里想着,也没去过宜昌,那就去看看吧。

对什么都没多大兴趣的室友,听说我要去宜昌了。走过来还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陈情,你要去宜昌了吧,一定好好看看宜昌。我记得她写过一首诗,叫做《别宜昌》。”

我:“是余秀华吧。”还是在去年的时候,老师有让我们去读余秀华的诗歌,那时室友在余秀华的公众平台上留过言,结果收到了余秀华的回复,激动了可长一段时间呢。

去宜昌的票比去重庆的票好买多了,一到车站就买下来了,第二天的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三点的车程。室友在当天下午就走了,寝室只剩我一个,最担心的是睡过头。阿呆住在我隔壁的寝室,我也放心不下他。定了四五个闹钟,最后我还是睡过头了。

迷迷糊糊的听见,咚咚咚的敲门声,我打开手机看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摸了摸头,马上从床上爬起。穿上衣服,然后去洗漱。

天公不作美,刚出门就下起了大雨。和阿呆急急忙忙地跑到了校门口,好不容易拦了辆的士,总算在火车验票前两分钟赶到了。

本想着和阿呆一块的,我就只买了个无座票。谁知道,工作人员不让我上阿呆的那节车厢。我只好去了自己所在的车厢,一想到要站七八小时,头大。刚上火车,只感觉自己一定是最倒霉的,一个人,没座位,没水,没吃的。

穿过长长的隧道,远离高高低低的丘陵,地势逐渐平坦起来。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这个地方不下雨。火车启动没多久,我就找到了一个空座坐下,幸运的是一路没有人的票这个座位。

也许只是好久没有出去了,内心总是紧张,或略带点不安吧。没水,可以买到的。没吃的,也是可以买到的。

一个人坐火车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川端康成的《雪国》。“穿过长长的县界,便是雪国。”记得还是在很久之前,坐火车去长沙,是晚上的票。“映在玻璃窗上的,是对座那个女人的形象。外面昏暗下来,车厢里的灯亮了。这样,窗玻璃就成了一面镜子。”只是习惯眺望车窗外,却无意发现窗上人。

(三)

下了火车,便到宜昌。我们像极了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虽然阿呆就是湖北人,家离宜昌也很近,却也不知道要坐哪路公交车。

我们搭了出租车,就直奔酒店。放下行李,在床上简单的休息了一下。阿呆来之前就联系了他的朋友,很快就有人打电话过来找我们去吃饭。

到外面,来接我们的是一个有点胖胖的女生,很亲切也很热情,我们把她叫做敏姐。她顺手给带了两杯果茶,冰镇草莓味的很好喝。我们之后去到了商场,准备去吃饭。

在楼下遇到了一个发传单的男生,他递给我一张传单是一家奶茶店的推广。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手中的奶茶,然后拒绝了。走过的时候,阿呆又跑回去,把那张传单给拿了来。阿呆说:“我以前也发过传单的,知道这很辛苦,所以我没事都会接的。”

当然我也是发过传单的,在那一瞬间我突然闪过了以前的好多画面,包括刚才发传单的男生的通红的脸颊。一丝的羞愧感在心底油然而生。回来的再次经过他的时候,我从他那拿了一张传单。

傍晚,敏姐带着我们在长江边走了走。晚上的月亮很大很圆,可是用手机却怎么也拍不出来。晚上回到酒店,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啊,当然不是对于疲倦的我,而是阿呆。明天他就可以见到她了。阿呆在旁边的床上一直说着,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第二天,新的面孔,新的朋友。我又认识了人很好的东哥和成哥,以及阿呆喜欢了多年的小英。不过在所有人里面还是我年纪最小。

我们一行人,去了很多的地方玩,猇亭古战场、三峡人家……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湘西人,见得最多的就是山和水了。这无疑是从一个地方的山和水到另一个地方的山和水。没有太大的新意,但让我眼前一亮的是宜昌的人。

从湖南到湖北,也算是从南到北了。但宜昌人也没有很高的海拔,这让我大松一口气。看到马路上摆放整齐的共享单车,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某个城市见过的堆积如山杂乱无章的场景。

最让我感动的是,我们去一个地方玩耍,然后准备坐公交回来的时候,结果几个人刚好差了两块零钱。然后一旁带着一个四五岁女童的姐姐给我们递了两块钱。公交车来了,我们先上了车,发现只剩两个座位了。我看到了那个姐姐,执意让她坐座位。然后我就在从城郊到市区的公交上站了两个小时。

玩了两天,就要回来了。突然就有点不想动了,感觉太匆匆,才认识新的朋友,然后就离开了。对于阿呆来说,肯定就更不想走了,他才见到小英。

但我们还是匆匆地赶到车站,匆匆地返程。其实又是很平淡的,就像他和小英什么也没发生。

(四)

昨天凌晨,阿呆给我消息,说小英把他拉黑了。他说他又要睡不着了。其实这一切都很简单,大家心里其实都明白的。

我安慰他说没事的,都过去了。我给他发消息,后面他也没回我了。我猜他睡着了,也许没睡着。

“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做不成你的情人,我仍感激……”有很多爱注定是掩于岁月,止于唇齿的。情窦初开的时候我们只知道追求,却总等到长大后才懂得成全。往往受伤的总是自己。

爱一个人,要么执着,要么放弃。如果那个人真的接受不了你的话,你依旧可以执着,但我希望你能把这份执着放在心里,然后变成秘密。放弃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也许会有遗憾,但我希望你能放弃得像当初你喜欢时那样坦荡。

不要总说你忘不掉谁,只能说是时间不够长,遇见的不够好。毕竟遗忘才是人类的天性。虽然这个过程很痛苦和煎熬,可能还会做噩梦,但你必须坚持。直到后来的一天你再突然梦见那人时,证明你已经开始遗忘,那是潜意识开始提醒了。

单恋的确是一件痛苦了事情,自己努力了那么多,感觉好像付出了全世界,可对方无动于衷,甚至从未察觉。别再把自己折磨得伤痕累累,换个角度说,也别让对方为难。要知道对于一个被自己不喜欢的人喜欢的人来说,这也是一场灾难,无异于变成惊弓之鸟。

准备好了的话,就请试着放下重新开始吧。对于一个从未喜欢过你的人来说,不存在你不会遇见更好的这一说。时间那么长,你会遇到很多人,对的人不一定是最好的那个人,但一定是最适合自己最懂自己的人。

不要想着自己能弄清楚,更不要傻着去在手机上问明白,还幼稚的说如果你不喜欢我,就把我删了。是想最后挣扎一下吗?还是说要弄得有仪式感?完全没必要受伤,当机立断,直接删掉。

如果控制不住自己,那就多想想帅哥美女吧。转移注意力,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再一个,给自己一点心里暗示,告诉自己没有喜欢过谁。

爱自己是一生浪漫的开始。好好的对自己,对待自己的心灵,因为它也是会受伤的。试着重新开始,变得更优秀。

“多年后的一天,我们再遇见,你淡淡一笑,而我只是轻声问候一句好久不见。”我想这大概是很棒的结局了。

这差不多就是我想说的,我想阿呆是知道的,但他可能只是睡着了。

(五)

下午阿呆来找我,他紧紧抱着我,然后跟我说他活不下去,想死了。可是这一次,我感觉再也拉不住他。

我问他怎么了,他却什么都不肯说。我带着他去食堂吃饭,他什么也不吃。我问他吃东西了吗,他说他没吃。我让他吃点,他只是一股劲地说自己不饿。

饭桌上,阿呆目光直直注视着前方。我盯着他的眼睛,问他怎么了,他只是说没事。同学还在一旁说,吃你的饭,别一直看别人,被人看着肯定浑身不自在啊。可是我觉得阿呆今天有问题,他的神情告诉我阿呆今天真的就呆住了。

阿呆是个巨人,又是一个懦夫。他曾站在长江的某座桥上,一面是生,一面是死。最后脑海里的家人将他唤醒。再一次他站在偌大的湖前,跳还是不跳又成了他的选择。幸好遇到了一个熟识的女生,打断了他的想法。当然这些都是他后面跟我说的。

晚上,我们坐在路灯下的石凳上。我说我很担心,阿呆却说那只是他开玩笑说的,不必当真。可是就像狼来了,“谎话”说多了,别人信了,有时候自己也信了。

他说为什么会有像我这样没有烦恼的人,我不说话只是笑。他把所有都告诉了我,可是我现在是不想知道别人的秘密的,因为那太痛苦了。但我依旧没有打断他,好吧,至少我还是个比较好的树洞吧。最难受的是你知道一切的一切,却又帮不上什么忙。

真正打破寂静的是第二天的课堂,上午是外国文学史的课。阿呆吐血了,课桌上,衣服上,地上溅得都是,同学们一阵惊呼。学院的领导都来了,然后把他送到了医院。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从小胃不太好不能喝酒,可是他还和好多同学去了好多。阿呆住院了,他的父母过来,把他接了回去。一段时间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联系不上他。

直到最近有消息说他转学了……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吉首大学李森宇、李喜磊供稿

责任编辑:党延红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