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一碗粗茶

时间:2020-03-11 13:39:14 来源:井冈山大学 作者:胡树娣

点击:690 评论:0 字号:+   -

一碗粗茶

阿牧在城里得到了一份优越的工作机会,已经决定要在城里定居了。可阿牧放心不下母亲,硬是要拉着母亲和自己一起搬到城里去。

“牧啊,妈在这儿生活了大半辈子了,离不了这个家。”

“妈,我哪会照顾自己啊?这热不知脱衣冷不知保暖的,要是没您叮嘱我,我肯定得三天两头生病,哪还有心思管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您还是委屈一下,来城里照顾我吧。”

母亲最终还是放心不下阿牧,转身收拾起了东西。阿牧将书架上的旧书慢慢地放到木箱里,“与其放在书架上落尘,还不如放在箱子里的好。”阿牧一听,笑了:“妈,就算是放在箱子里,久不开启,也是会落尘的。”阿牧瞥见母亲的手顿了会儿,随后又不露声色地放下,脸上并无异样。

突然,一张泛着黄沾着尘土味儿的旧照片飘落在阿牧脚边,阿牧俯身捡起,继而盯着照片发起呆来……

“你爸啊,最喜欢在没事儿的时候喝碗茶了。”母亲的声音很纯静,没有任何一丝杂音。“牧啊,你爸曾经和我说过,如果真的可以的话,他希望你以后没事儿能多回来看看他,到时,他会端一碗茶,和你聊到天边的红日都换岗。”阿牧怔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回答。父亲爱茶,就着一碗浓郁的热茶在昏黄色的灯光下批改作业,这便是阿牧对父亲最深刻的印象了。照片上的父亲目光柔和,手旁停着一个热水瓶和一个碗,正全神贯注地盯着蹲在地上玩泥巴的自己。

阿牧小时候最喜欢玩泥巴了!

每当母亲无暇顾及她时,就会拿一块瓦泥给她玩儿,而后便在一旁挑水做家务,这时的父亲一般都会在一旁默默地批改着作业,偶尔也会抬起头来看看她。有的时候,父亲还会似笑非笑地走近,掰下一小块稀泥,沉默地揉着捏着,阿牧静静地看着父亲,看着他手里的稀泥慢慢地变了模样,母亲见了忍不住走过来,用大手包住阿牧的小手,一点点地教着阿牧如何将一团稀泥变成一件精美的物什,这时的父亲便会在欢笑声腾起的时候,一言不吭地淡出她们的视线。后来阿牧才知道,起初是父亲担心她一个人在院子里无聊,所以才到瓦泥匠那里给她讨了块稀泥的。

母亲说:“你小的时候并不喜欢识字,经常扔下作业跑到院子里玩五子石,你还记得吗?”阿牧笑了,那件事她有印象,那日,父亲就像风一般无声地走到阿牧身边,阿牧眼瞧着一个大大的黑影慢慢地覆盖住了自己小小的身躯,那黑影的手不快不慢地从头上劈下,吓得阿牧闭上了眼睛,可那个大手居然只是拿起了散落在地的石子,阿牧盯着父亲好久之后方才明白父亲的用意。那蹲缩在地上一大一小的两只袋鼠,面对着面,开始了一场历时不长的比拼。阿牧记得,当时夕阳投影在青石板上的影子,恰好拼成了一个心形,父亲笑着在心的中间写了一个大大的“爱”字,阿牧就是在那奇妙的黑影里,学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一个字。那晚,阿牧在母亲的怀里完成了所有的功课,也识得了很多的新字,但她到底都不记得那晚到究竟学了什么,只记得那日的母亲盯着阿牧笑得很开心,像是个得到糖果的孩子。

“牧啊,你还记得那个雨天吗?那日早上阴沉沉的,临出门前我叫你将桌子上的伞带去,你应着却忘了,我将伞托给了你爸,可你还是淋着回来了,记得吗?”阿牧点了点头,那是她第一次那么狼狈,她当然记得。当周围的人都陆陆续续地被自己的父母接走时,校园里只剩她一个人迎着风雨而立,无助的等待与接踵而来的失望像一块块巨石一样沉沉地压着她的心,那一刻她甚至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所以才会哭得那么撕心裂肺毫无节制。“当时,他就跟在你身后啊。”母亲平静地说,岁月已经走了太久,或许连母亲都不知道应该用何种反应来诉说那段拥有父亲的回忆。“那天我拿着毛巾给你擦身子,转身就看到他站在墙角,静静地看着你,手里还拿着给你的那把伞,他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阿牧,妈看得出来,他的眼里有无尽的悲伤。”那件事没过多久,父亲就住进了医院,阿牧不知道那个时候的父亲是否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毕竟他已经走了很久很久,无法再回答她了。

timg8F63QSL2.jpg

阿牧想着昔日和父亲在一起的那一帧帧画面,不禁低下头来。或许父亲本身就是一碗粗茶,茶叶虽不是上乘,外表也并不美观,但味道却极其纯正,和上好的龙涎一样追求精致的浓郁,他从不善于表达自己,却也从不吝啬自己的爱,就像是冰雪遇火会释放出自己所有的热量一般,他的爱,毫不保留又无声无息,如深海般博大而深沉。

“牧啊,妈知道你是放心不下我,并不是想让我去照顾你,你们俩的性子,真是太像了。”

阿牧笑笑,“长大以后,我就成了你。”原来是这样啊,或许到现在,阿牧方才能明白到那束来自墙角目光里的深情。原来,母亲的爱就像是客厅里的康乃馨,在攫人眼球的同时,甜美而温馨了整个家庭,而父亲的爱就像是墙角里的石斛兰,从不张扬,但那幽幽的暗香,可令人细嚼回味的时间却未必比康乃馨的短。

阿牧一直都只记得,自己摔倒后第一个跑来安慰自己的是母亲,却不记得拉着自己的小手一步一步踉踉跄跄地学会走路的,是父亲。那张镌刻着记忆的黑白照片,那胖墩墩的小阿牧,拉着父亲的大手在石阶上摇摇晃晃着,就像是风中那老态龙钟的婆婆。照片上的父亲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却可依稀见得他那微微上钩着的嘴角。

冰心曾经说过:“父爱是沉默的,如果你感觉到了,那就不是父爱了,可是正因为父爱太不动声色,让我们总是忽视他。”为了抵制无聊的生活,父亲给了阿牧第一块柔软的瓦泥;为了增添生活的乐趣,父亲给阿牧捏了第一只可爱的白兔;为了让阿牧在该学习的时候学得知识,父亲在娱乐的同时教会了她那么温暖的一个字……平淡的生活中的那些平淡的事情,竟蕴含着这么深这么真的感情,父亲爱的方式很普通,总是被淡漠,可同时又太深沉,并不容易觉察。

阿牧看着照片,不知此时自己的嘴角到底是上钩着还是紧抿着,心里只像是喝了一碗茶一样萦绕着馨香和温暖,阿牧细步走到父亲的灵位前,发现那光泽明亮的茶叶正在碗里慢慢地延展着,开出了一朵花来……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一碗粗茶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上帝给了我另外一双手

下一篇:感受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先锋红色永流传,浙理学子力传扬

    “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为了更好地了解红色文化精神,追随红色印记,7月上旬,建筑工程学院社...

  • 武汉科技大学“美丽乡村建设”社

    为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引导和帮助广大青年学生走出校园、深入社会、服务社会,在实践中受教育、长才干、做贡献。...

  • 五月的洪家楼

    山东大学洪家楼校区是山东大学的老校区,这里建筑古老、草木繁盛,沉淀着老校的独特气韵。虽然线上课堂的学习体...

  • 笔墨有情,需款款回应

    “等你考满分,就给你买那个滑板车……”不知道大家儿时有没有过这种“诱惑”式教育,反正我有。不只是学习成绩...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