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无奈

时间:2020-03-19 09:17:04 来源: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骆蕊月 作者:骆蕊月

点击:38 字号:+   -

他穿好衣服爬起床,照例打开水龙头,用手掬了一捧水往脸上抹了一把,随后吧嘴抵在水龙头口,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之后走出工地,来到包子摊前掏出皱巴巴的4张一元,“师傅,照旧3个馒头一个蛋”,“你每天都吃这些,不腻啊,也该吃点好的塞”“你也晓得,娃儿还在读书,不知道还要好多,我哪敢乱用钱蛮”一阵狼吞虎咽下去,走回工地。白天高强度的工作使他无暇娱乐,每天晚上早早的就休息了。

日复一日,转眼就到了完工的期限,包工头通知他们可以回家等钱了。他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后,并没有急着离开,他四处收罗工友遗弃的铺盖棉絮等杂物 一点也不嫌弃的装进自己的行李袋里。

太阳热辣辣的,他背着一坨,拖着两坨还抱着一坨,汗水浸湿了他的劣质背心,还滴落到了眼睛,些许的刺痛使他半眯着眼。在人挤人的浪潮中乘上了比动车便宜几倍的火车,他仍不敢放松,警惕的抱着自己的行李,眼睛都不敢多眨几下。好不容易下了车,但回家的路程还长着呢,又不舍得花那二三十的打车钱,他仍坚强的踏上了上山的小路,这路虽是最近的,但那的不同寻常坡度,碎石遍路等等,都表明上山的不易,更别提他还负有重负。但在他心中这些都不是问题,马上要到家啦。

女儿:爸,您回来了啊。婆婆,我爸回来了。

村子里的人都围着他问东问西,他乐呵呵的,心里那残缺的一角好似补全了,觉得还是家里面安逸。

爸,你拿到钱没有,我学期又要交学费和生活费了,搞快点,我不想过后补交,老师还会每周当全班问,好没得面子勒。他憨笑着,不得不得,我们老板喊我们回来等,过一段时间就打过来。

女儿:爸,你现在拿到没有,马上就要开学了。

爸:还没有,我现在打电话问,喂,老板,那个钱好久给啊,娃儿要读书了,屋头没得钱。

老板:哦,那个钱啊,上面老板还没给我呢,我哪里有钱给你们发蛮,等上面老板给我结了账我马上给你们发。

又过了许久,依然没有动静。于是,他又给老板打电话,只听见嘟嘟嘟……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感受

下一篇:相信未来,永不言弃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