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玻璃的独白

时间:2021-03-28 04:29:10 来源:潍坊学院 作者:白龙静

点击:611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yuanchuang/20210328/90383.html

玻璃的独白

我只是一块玻璃。

我是住在这家三甲医院的其中一个出口的,那里很少人出入。疫情发生之后,这里便有许多人进进出出了,他们的表情大多数是严肃或者悲伤的。

这场战役已经正式打响。

每天不计其数的人戴着口罩从我身边走过,终于有一个人愿意为了我停留。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晓得她是新来的负责一楼清洁的清洁工。

她好像已经五十多岁了,蜡黄的肤色,岁月的年轮刻在她的皱纹里,白盛黑衰的发丝算得上抢眼,身材矮小,穿着略显单薄的工作服,干起活来却一丝不苟。她经常坐在我前面不远的台阶上吃盒饭或者打电话。我也是由此来了解她和她的生活。

她对着电话说,现在感染的人越来越多了,你还是回家吧,别去送货了。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很大,听得出来是个男人,他愤怒的语气里藏着担忧,那你呢?你为什么还回医院工作?每天都有病人往那里送!你感染了怎么办?你让我听你的话,你为什么不能听我的话!

我看见了她眼里的泪光,在阴影下小心翼翼地闪着。

医院需要清洁工,我想回来帮忙……而且现在特殊时期嘛,工资还会高点,囡囡的手术费也可以更早凑齐不是。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要去洗床单了。

她果断地挂了电话,拾起心情继续卖力的做好自己的工作。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她和以往的清洁工不同。她擦过得物什几乎焕然一新。已经很久没人这么细心的擦过我了,她总是先用一块被细心叠成方块的湿布将我擦一遍,然后用干布蘸点白酒再将我擦一遍。第一次被擦得这么干净。

每天她都是来得最早的清洁工,所以她有时还会顺便帮护士和医生们买早饭,也会贴心的询问他们需不需要帮忙。

我记得有一次,她向护士长提出帮她们洗私人衣物。

不用了,李医生,麻烦您多不好,您工作一天了也累啊。护士长义正言辞地拒绝。

我早就不是医生了,语气里夹杂着落寞和怀念。

而后她的眼睛倏地睁得很大,语气也强硬了,我也是你们这个年纪过来的,哪个女人年轻的时候不爱美爱干净,我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你们在救人,我也想帮忙,让我帮你们吧,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护士长拗不过,最后答应了。

现在医院的人手已经不够了,大家都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护士医生们更是没日没夜的工作,面对这样的灾难,人类的生命力和毅力总是强大得让他们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些护士已经很久没有换过衣服了,或许是她听见了她们的抱怨,这才主动提出帮她们洗衣服吧。

当护士们收到洗干净的衣服时,终于,那紧绷的神经得到了片刻的松弛,心里的感动让她们由衷地道谢:谢谢您……

她轻描淡写的说,我懂你们有多累,我就想帮帮你们,洗个衣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什么需要来找我就是了。

她早上的工作多了一项,也不算进工资的,可她依旧做的好,做的无怨无悔。所以中午她的吃饭时间不得不缩短。

但她喜欢在中午吃盒饭的时候讲电话这一点没变。她坐在台阶上,佝偻着背,快速地扒着饭,手机放在腿上,点开扩音。

根据电话内容我知道了她有一个身患白血病的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她的丈夫是个货车司机,他们现在正在赚钱为女儿凑医药费。

偶尔会有其他清洁工和她一起吃午饭,话题基本都是围绕疫情的。

她总说,这就是考验我们的时候啊。

但这场考验太残酷,付出了生命和时间的代价。

也许是因为她的工作绩效好,有些清洁工也会趁着中午来向她请教。我这才知道,原来清洁的学问也这么大。

厕所呢,可以用84消毒液洗,但是千万不要用盐酸清洗,也不要用铲子、钢丝球这种比较硬的工具,会损伤釉面。

瓷砖的接缝那里是比较麻烦,不过可以在接缝那里先涂牙膏,然后用干布来擦。只是擦的时候要顺着接缝的方向。

家里的木质家具用剩下的茶水擦就可以了,白漆的可以用牙膏,红木的用白醋。

白大褂上的碘伏用酒精了之后再用肥皂洗……

她好像可以洗干净这世上的一切。

有人问她,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她笑道,我三十岁从医院辞职后就一直在做清洁,现在已经二十个年头了,做一行,爱一行,精一行。做妇科医生的时候没觉得医生多伟大,还老是犯腱鞘炎。去年女儿被查出来白血病,我才知道医生多么重要。现在做了清洁工,一想到医院能正常运转也有我们的功劳,才觉得清洁工也很伟大啊。

作为玻璃的我在这家医院也不过只待了一年多,经历了雨僝云僽,遇见她才觉得世间有虹销雨霁。

疫情的严峻让这个世界快要喘不过气,冬日严寒,雪虐风饕。她在这天中午没有吃饭,而是颓废地倚靠着我,打着电话。

你怎么可以去做那种事!你没有良心吗?

囡囡等不起了!运完这趟货可以分到十五万啊,我们才攒了十万不是吗?你已经够辛苦了,我知道这犯法,没关系,我担着,不说了,你小心别被传染了,照顾好自己和囡囡。

我清楚的感受到了她的颤抖,金钱已经快压得她喘无法呼吸,可她的发条依旧没停,仍旧孜孜不倦地转动着。

她那天中午对自己的工友说,我女儿白血病好不容易等来了骨髓,但钱还不够,所以我老公就去帮收购口罩的人运货,现在倒好,被抓了。

啊!手术费差多少啊?

那你一个人咋办啊?

她说,手术费总共30万。平时国家也有资助我们,其实我们这一家子已经很幸福了,我老公会这样做也是为了女儿,我能理解他,但我不认为他做得对,一切听警察的吧。

我这一年多里,知道的最可怕的病就是——穷。人常常会为了某个目的剑走偏锋,一时糊涂。可她却不一样,她的确缺钱,但她的生活仍按部就班,顺其自然。

她还是会用力拧干抹布里的水,再轻轻抖开,把它精益求精地叠成方块,再认真地擦拭玻璃。

她就是我此生见过的最敬业的清洁工了。

除夕已至,夜幕拉下,落落晨星。

我看着医院里忙碌的背影,默默为他们祈祷,希望上帝放过这些倔强的人类。

而这时,她从夜色中小跑而来,身上点缀着雪花,手上提了个巨大而笨拙的黑色保温桶。

没有丝毫停留地略过我,对护士们喊高兴地喊,我给你们做了饺子,换班的时候记得吃啊!

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她瘦弱的身影已经隐没在了夜色中。

不止她一个人的,大家都知道医疗工作者的不易,他们送的不单单是温暖,还有信任。

在病毒威胁的世界里,他们选择互相体谅,众志成城。

第二天,她还是顶着雪花来的,继续她的工作,认着地拖走道,擦拭候诊椅、玻璃、窗户、电视机、电风扇,清理垃圾筒、卫生间。

中午她接了个电话,是她老公打来的,用乞求原谅的语气说了句对不起。

她没有骂,只是叹了口气,再继续说,怎么判的?

因为我只是司机没参与销售,所以只拘留一周。

囡囡知道了吗?

她……知道了。

我不怪你,你好好在里面反省吧。我给囡囡打个电话。

和老公通完电话,她又打给了自己的女儿。电话刚通就传来了少女歇斯底里地吼声。

妈……你们为什么?你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去医院工作!爸爸为什么要去参与倒卖口罩!如果手术费是通过这种方式来的,那我宁愿去死!

你胡说什么呢!

我很认真!你和爸爸是为了我在用生命去工作啊……我不治了,你们来陪我好不好……我需要你们啊……

我和你爸也需要你啊,我们不能失去你……听话好不好,现在情况特殊,我必须留在医院,你一个人要听护士的话,等疫情过去我们就动手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哭了,等我们去看你。

嗯,你们……一定要来看我。

好……

瑞雪初化,早春将至,一切都在好起来。

他们都是在一线奋斗的劳动者,拯救着倒下的,守护着站立的。他们无暇顾及自己,却有空关心他人,彼此相顾着,这其中难免会有战士倒下,可其他的战士会补上,正因为代价的惨重,他们才输不起,因为他们没有退路。

阳光透过层层云温柔的照射这个病毒肆虐的小地方。

她这天穿得依旧单薄,提着一桶水迎着温柔的阳光走到我面前,缓缓弯腰在水中揉搓了几下抹布,利落拧干,水柱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动人的光芒,再在空气中抖了几下抹布,小水珠在阳光下活了片刻便悄无声息地蒸发了,把抹布一如既往地叠成小方块后再严谨地擦拭着我,目光如炬……

我想,她就是这样,认真地擦拭自己的心情,认真的对待工作。他们也是这样,正在小心翼翼地擦去病毒。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玻璃的独白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yuanchuang/20210328/90383.html

潍坊学院刘钰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心之花,梦想路

下一篇:致敬潍坊学院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