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夜海鲸

时间:2022-04-10 17:23:52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作者:王昊东

点击:95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yuanchuang/20220410/108796.html

和煦的晚风把月牙儿吹上树梢头,幽幽的虫鸣拍打着千家万户的窗牖。夜晚悠长且静美,但在静夜中醒着不利于孩子的茁壮。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精巧的故事,用来装点即将到来的梦乡。

“再讲一个故事吧,求你了。”

在一盏明灯的暖光下,船长央求大副再说一个故事。他张着嘴摇晃另一个大男孩的手臂,嘴里的牙露出一个豁——他刚刚掉了第一颗牙。

“我已经讲过一个士兵的故事了,你该睡觉了。”

“大副,再讲一个、就一个,我把我的饼干都给你。”

船长指着床边小桌上一个铁皮制的盒子说道。显然,他们在刷牙之后把饼干偷偷地拿到了房间,“秘密”地吃。他愿意用饼干换一个故事,因为他已经吃了不少了。何况,谁也不知道他的左边口袋里还藏了半块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大副并不想要饼干,他只希望船长早些睡觉。于是他重新坐回了床边说道:

“好吧,我再讲一个关于大鱼的故事”

“大鱼!什么样的大鱼?我喜欢大鱼。”

“很大很大的鱼,叫做鲸鱼。是鲸鱼、不是金鱼。在天空中游,浑身白色,像云朵一样,还浑身发光。”

其实大副也没见过鲸鱼,只是他觉得最大的鱼小溪应该是装不下的,只有天空能装下。飞起来的鱼应该会很轻,就像云朵一样轻。而且要发光,毕竟厉害的东西都会发光,像太阳、月亮、闪电、烟花。它们都很厉害、都会发光。

“啊!那我要做最厉害的水手,有一艘自己船!蓝色的船,还有红色的烟囱。唱着歌去找鲸鱼。”

在两人对话般的故事讲述中,虫鸣慢慢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遥远的声音。

“听见了吗?大副!”

本来有了些许倦意的船长弹坐起来,再次变得神采奕奕,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哦别!船长,你该要睡觉的。”

大副惊呼起来,他有些恼怒自己的前功尽弃。

“不,别说话,你听!”

船长迫切地想要听清那声音,急得伸出两只手捏住了大副的嘴。

“你听见了吗?”

“什么?”

大副甩开船长的手,他也仔细听起来了。他听见了。

“我听到了,在这里。”

大副跳下床,拖鞋也没有穿,跑到窗户边一把推开。迎面而来的是微咸的风,一望无际星星点点的夜的海洋,而波浪似乎就在舔舐着窗下的墙。

“看!那是什么?”

船长从大副身边探出头来,指着远方一片发亮的水域说着。那光芒真是坚定,在无边的夜浪中依然勾勒清了一群发光生物优美的形体,好像月亮坠入了水里。那光芒真是轻柔,随着光亮传来的似乎还有阵阵馨香。

“大副!那一定就是鲸,我们一定要追上去。我们一定要追上去!”

船长急切地在床边大叫,他从窗户探出大半个身子,几乎要掉进波涛里,以至于大副不得不把他拉进房内。

“好吧,我们想想办法,我们可以折一只船追上去。我要找一张大大的纸。”

“用这个。”

船长扯来一张地图,大副利落地折叠着,不一会一艘精美的小船出现了,挺拔又利落,再适合出航不过了。

两人将纸船从窗户推出去,大副率先跳了上去,伸出手想拉船长。

“我们一定会饿的。”

在出发前,船长回头抱起了桌上的饼干,然后握住了大副的手,一跃跳上了他们的船。

纸船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好、还要快。他们在夜空中航行,越来越高、越来越远、越来越安静。夜深了,他们从船边向下望去,一扇扇窗户渐渐熄灭,传出来震耳欲聋的呼噜声,那是大人们睡着的动静。呼噜声是这样大,声浪鼓动纸船的船帆,它航行地更快了。纸船载着他们迅捷地高飞,在声浪的助力下,他们从云海驶向星海,追逐着那号角般遥远的鲸歌。

星空璀璨,但也不是所有东西都那么闪亮。比如说一个巨大的被掏空的西瓜船,尤其是西瓜上还有一群嬉皮笑脸的猴子。

“你们去哪?”

猴子们齐声发问。

“我们去找鲸鱼。”

船长开心地回答猴子,他觉得猴子因该也是去找鲸鱼的。没有谁会不喜欢鲸鱼。

但是猴子们并没有对船长的热情做出回应,它们大笑起来,伴随着叽叽喳喳的尖叫。

“什么样的傻孩子才会坐着纸船去找鲸鱼?”

“你们找不到的。”

“你们的船肯定会沉!”

“不如我们‘帮’他们一把吧!”

嬉闹的猴子在听到这劝诱般的建议后,奚落变成了实质上的攻击,它们开始用西瓜船上的垃圾投掷两人的纸船。香蕉皮、苹果核、荔枝壳雨点似的飞来。它们堆在纸船上,纸船变得又沉又破。尽管大副和船长尽力挽救,但仍然无济于事。猴子们吵闹着驾着西瓜船远去了,他们的小纸船却越来越慢——船帆被砸坏了,只能看着远处的光芒越来越微弱。船长沮丧极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猴子不喜欢鲸鱼,为什么要伤害他们。因为他还太小了,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无来由的恶意。

纸船在星海中无目的地飘着,像一片水面上的落叶。小船上的水手垂头丧气地坐在果皮里,他们想回家了。突然他们感觉到船停了下来,是这艘可怜的纸船终于到极限了吗?船长不忍心抬起头来,它怕看见心爱的小纸船凄惨的模样。但是大副叫喊起来:

“快起来,我们到什么地方来了?”

船长抬起头来,他惊讶地发现。他们的小纸船搁浅在了一颗星球上,星球披盖着金黄的沙砾,一刻挺拔的椰子树长在了沙滩上。这颗星球很小,椰子树却那么大。他们长在一起,就像一根圆形的棒棒糖。

他们踏上了这颗小小的星球,打算花不多的时间探索它的全貌。他们发现了一座小屋,就在椰子树下,,这颗星球是某个人的家吗?

“你好,请问有人在吗?”

大副礼貌地敲门问道。

嘎吱一声,门开了,走出来一个高大的影子。

“天哪!”

船长惊呼起来,这简直就是他心目中水手的样子!眼前的大人带着一顶大大的船长帽,宽胖的脸上布满了胡子,一件能抵御风雨的大衣罩着健壮的身躯,脚下的大靴子还沾染着沙砾。

“哦?看样子,来了两位远洋的水手。你们好,我是胡子船长”

他友好地打着招呼,声音震耳欲聋。

大副只能仰着头看他,

“你好船长先生,很抱歉闯入了你的家。但我们的船坏了,请问您能修好它吗?我们愿意用饼干来交换。”

大副说着他的请求,船长在一边举起了铁盒。他一刻也没有松开过他们宝贵的饼干,即便是在被猴子攻击时。

“好啊,勇敢的水手,我愿意达成这次交易!”胡子船长愉快地说道:“带我去看你们的船吧。”

他们领着胡子船长去看他们搁浅的小船。

“哦,真是可怜的小船,恐怕我修不好它,它坏得太严重了。”

胡子船长颇为惋惜,但他不忍心看到小水手们这样失落。

“你们要去做什么?也许我能帮你们呢?”

“我们要去追逐最大的鱼,鲸鱼!”

“对,还要航行到最远的地方去!”

他们俩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述他们了不起的打算,几乎都忘记了他们先前的失落。

“但,我们现在没办法去找鲸鱼了,我们没有船了。”

胡子船长揪了揪胡子,似乎显得很犹豫。终于,在拔下来几根胡子后,他说道:

“好吧,小伙子们,我曾经也是一位抓捕鲸鱼的勇敢水手,我愿意把我的船送给你们。但是,我要收走铁盒里一半的饼干。”

“真的吗?”“那你抓到鲸鱼了吗?”大副和船长快乐地问出了不同的问题。

“噢、噢,一个个来。是的,我愿意把我的船送给你们,但我也的确是要收走一半的饼干。”胡子船长领着他们往椰子树下走,他会把船停在哪呢?“我也真的追逐过鲸鱼,像你们一样,但最后我放了它。但是我没有吹牛,我真的抓到了,虽然只是一头小鲸鱼。”一边说着,他们来到了椰子树下。胡子船长指着椰子树的树冠说道:

“看,我把船栓在了椰子树冠上。”

顺着他指的方向,大副和船长看见了胡子船长的船。这次,他们连惊呼都发不出了。那是一艘蓝色的小船,有红彤彤的烟囱、闪亮的船锚。这就是他们梦想中的船,这是能找到鲸鱼的船。

胡子船长很满意他们的反应,快活地唱起了歌。

“我们是快乐的水手

在航向远方的途中

听啊,听啊

那汹涌的波涛,我们要把它们冲破

看啊,看啊

那逡巡的鱼群,我们要同它们共游

我们无惧任何挑战

因为我们是快乐又勇敢的水手

……”

真是快活的船歌,水手们跟着唱起来。他们又可以启航了,真是快活的人啊。

胡子船长如约收走了一半的饼干,也如约送给了他们他的船。

站在树冠上,胡子船长要送两人离开他的星球,他说

“嘿,水手们。你们的小船就留在这里陪我吧,放心去找到鲸鱼,朝着最亮的星星走就对了。但是答应我,别伤害它们好吗?就像看到了一朵美丽的花,我们并不需要折下它。世界上美的东西那么多,并不是一定要占有,不是吗?”

“是!船长!”水手们齐声说道,还敬了一个不像样的礼。

“哈哈哈,现在你们才是船长了。”说着,他把大衣脱给大副“穿上,然后走吧,大副。”

然后又把船长帽按在船长头上,他说;“现在你是船长了,真正的船长。再见,饼干船长。”

“再见,胡子先生!”饼干船长和大副跳上了船,向慷慨的老水手道别。在远行的过程中,他们似乎还听到了树冠上胡子先生在唱船歌,不快活的船歌。

“我们是快乐的水手,在航向远方的途中……”热情的歌声充满了船的每一个角落。饼干船长决定为这艘船取名“彗星号”,因为它简直是光芒万丈。

“大副先生,右满舵,全速前进!”

“好的船长先生!”

小船长和大副驾驶着彗星号向最亮的星星全速前进,天哪,他们简直是意气风发。

彗星号经过了很多星星,小的越过,大的绕过。现在它停在了一颗灰色的星星前不知如何是好,绕不过也越不过,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灰蒙蒙、油腻腻,像一大团灰烬又像一团焦油。它挡住了彗星号所有前进的道路。

“呕!大副啊,这是什么?”

“不知道船长先生,我不知道。但,问题是我们现在怎么过去呢?”

大副驾驶着彗星号缓慢地在星球前航行,饼干船长拿着望远镜想要找到一条可以前进的道路。但一无所获,灰蒙蒙的雾气锁住了所有的道路。啊!他看见了有人在缓慢地走着。

“你们好”船长问道“这是哪?请问你是谁”

“你-好,这里是灰星,我,不是谁。”那人的声音艰涩又迟缓,简直像凳子在地上拖动发出的声音。船长离他已经很近了,但是他仍然看不清“不是谁”长什么样。

“噢,好吧,请问该怎么离开这呢?我要去最亮的星星。”

“不是谁”没有回答,他佝着背迟缓地走开了,焦油般的身体留下了一道烟雾的痕迹。

接连问了很多人,只知道这是灰星,每一个人都没有名字,大多是“不是谁、小卒、爬虫”。

船长问过了五个“小人物”,而大副遇到了第七个“无名氏”,但仍然一无所获。他们感到好疲惫,这儿的人是怎么回事?只是无意义地游荡,散发着灰黑色的烟雾。

哦?大副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烟雾人,他坐在一块石头上低着头。烟雾的颜色比其他人要淡一些。他似乎在啜泣呢。噢~他一定很伤心。

“你还好吧?”大副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船长递过去一块饼干。

接过饼干吃下,烟雾散去了。水手们第一次看清了烟雾人的面貌,是个美丽的女孩!

“你好,你叫什么名字?”饼干船长觉得女孩一定能告诉他离开这里的办法。

“你好,我叫夜莺。”女孩的声音和她的名字一样好听。

“我们想离开这,请问你知道该怎么办吗?还有,你怎么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离开这。至于我,我歌唱不好,我失败了,我觉得我简直要死去了。”夜莺轻轻地告诉水手们,她失败了。她永远要留在灰星了。

“不,不,没有关系,你不会死去的,你可以再来一次。”大副大声鼓励道:“勇敢一点,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夜莺望着男孩

“好,那我再来一次。”夜莺笑着对水手们说,“谢谢你们告诉我,也许你们也可以再试一次。”说罢,夜莺的身影越来越淡,最后变成了朦胧的光消散。

“她不见了,她一定是离开这了,那我们也再试一次好了。”

水手们回到了彗星号上,打算再来一次。但在此之前,他们把剩下的所有饼干分给了路上的每一个人。

当彗星号再次启程,饼干船长望向灰星时,它变淡了,淡得几乎透明。他们又能看见最亮的星星了。

终于,水手们抵达了一颗非常亮的星星,他们觉得它一定就是最亮的星星了。这是一颗全部由冰组成的星球,星光被它折射得更加耀眼。小船长和他的大副看见星球上生活着琉璃般的生物,太美了,鲸鱼也一定在这里。他们走下了船,在这白和光的世界探索。但是他们走得太远了,远得忘记了回去的路,远得肚子都饿了。可他们已经没有饼干了。

大副摘了两个晶莹的果子,三口两口就吃下一个,然后把剩下的一个递给了小船长。饼干船长只是接过果子,塞进了口袋。他没有心情吃东西,他已经被这个美丽的世界迷住了。

“船长,船长先生。”饼干船长听见大副在叫他。

“什么事,大副先生?你找到鲸鱼了吗?”饼干船长回过头来。

大副的确发现了发光的东西,但不是鲸鱼,是他自己!他的手脚已经变得像这颗星球上的其他生物一样晶莹了,此时正在折射着光芒。

“大副,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好冷,我好像要动不了了。”大副说着,他的动作变得格外迟缓,比灰星上的烟雾人还要迟缓。

“不,大副,我们要找到鲸鱼了,快动起来。”饼干船长开始着急了,他们马上就要找到鲸鱼了,大副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队。

“有谁,有谁可以帮我们吗?”饼干船长在冰天雪地中呼喊着。

“我可以给你我的饼干盒,还有船长帽,我还有一艘漂亮的小船!”没有声音回应他。

没有人回应饼干船长,船长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回过头抱住大副。

“我们回去,我们不找鲸鱼了,我们去找医生,我们去洗个热水澡,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船长抱住大副往船上走,走着走着他痛苦的发现,他们走太远了,已经忘记了回去的路。

小船长坐在大副边的地上哭了起来,大副已经一动也不能动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清凉的风吹在船长的脸上,他惊讶地看见面前停着一只修长的鸟。它有细长漆黑的腿,尖尖的喙,一身雪白的羽毛有着灰黑色的边。这是一只鹤!

鹤没有理会饼干船长,它张开翅膀,轻柔地拥抱变成冰块的大副。只见鹤越来越轻、越来越薄,它变成了一件鹤衣。裹住了大副先生,大副又能动了!

“啊,船长,我刚刚好像睡着了,现在没事了。我们不应该去找鲸鱼吗?”

“太好了大副,我们走吧。我们去找鲸鱼,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船长已经不想找鲸鱼了,他更害怕大副再变成不能动的样子。

“去哪里都好,但我们该怎么去呢?我们的船在哪里?”

没有船,哪都去不了,他们决定登上附近最高的山峰,在高处看看船在哪里。但即便是站在最高的山峰上,也找不到他们心爱船。

水手们坐在清冷的山峰上望着星海,真是美啊。他们躺下来,全身心地看星星。水手们把星星在心里连在一起,变成各种各样的图案。

“呜————”空灵的声音从高天上传来,这是他们熟悉的声音,正是这声音将他们带上了旅途。他依然神秘、依然优雅,但是这次并不遥远。

船长和大副抬起头,看见一只大鱼在他们头上盘旋,不,没有那么大,这是一条不那么大的大鱼。但它有流线型的体型,云朵般的身体,还散发着轻柔又坚定的光。任谁看见了,都会知道,这一定就是鲸鱼了,一条小鲸鱼!

“我们可以坐着它旅行!”

饼干船长兴奋地摇晃着大副,这条优美的生物足够承载他们两人。

“但我们用什么吸引它下来呢?我们已经没有饼干了。”大副摊着手说道。

船长有些懊恼,他并不后悔将饼干分给烟雾人,它只是懊恼自己的饼干为什么不多一些。船长气得原地踏步,动作越来越大。嗯?他感到有什么在口袋里硌着他。不是那个晶莹的坏果子,他早就已经扔掉了。那会是什么?

是一块饼干!连他自己也忘记的饼干。饼干船长挥舞着饼干,他从未觉得饼干如此耀眼。

小鲸鱼落了下来,吃下饼干,温驯地等待水手们坐上它的背。小船长利索地爬了上去,但是大副。大副却无法坐上鲸鱼,大副虽然能动,但他依然是由冰组成的,鲸鱼云朵般的身体无法承受他的接触。他依然只能留在这里。

“走吧船长先生。”大副轻松地笑笑,和过往没有什么不同。

饼干船长已经说不出话了,他愿意和大副一直在这串星星,但是他明白大副不愿意他留在这。

“再见水手,记得笑,记得唱船歌,记得给我写信。”大副挥着手看鲸鱼远去。

“再见水手,我会的,我会的,我会的!”

鲸鱼载着船长在星海里游动,他也终于发现最亮的星星,是什么了,是一大群游动的鲸鱼,它们每一只都光芒万丈、都优美而矫健,载着自己的,是掉队的幼崽而已。至于那颗冰做的星球,只不过是在宣传它们的容姿罢了。船长趴在鲸鱼背上,已经没有再欣赏眼前壮丽场景的心情了,他太伤心也太疲惫了,他几乎要睡去。在迷迷糊糊中,仿佛想起了胡子先生唱的不快活的船歌。

“我们是忧伤的水手

在航向分别的途中

听啊,听啊

那关切的问候,我们要为它落泪

看啊,看啊

那温暖的港湾,我们在承受对它的思念

我们能继续航向远方

因为我们是忧伤又坚强的水手”

夜尽了,太阳的光辉宣告着新一天的开启。温柔的母亲拍打着赖床的孩子,微笑着等待他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

“早啊,我的小船长,昨晚去了哪里?”母亲轻轻地问着

“早上好妈妈,昨晚我梦见我的大副了,他要我给他写信。”

“是吗?寄到哪里?”

“寄去星星。”

“那我们吃过早饭就写吧,我们一起写。”

在一张印有鲸鱼的信纸上,小男孩写下了对大副说的最后一段话:

“哥哥,

告诉我你住在那颗星星,

让我知道我的笑容该朝向哪里。”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yuanchuang/20220410/108796.html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王昊东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白水溪

下一篇:梦与鱼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