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布谷鸟为什么不哭

时间:2023-09-06 18:29:52 来源:广州南方学院 作者:吴丹彤

点击:173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yuanchuang/20230906/144303.html

阿娟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她跑回家里,在日记中歪歪扭扭地写下“没有发现”。

阿嫲躺在里屋喊她,“阿娟啊,你又到树林里去了吧,小心中暑咯!”

阿娟没有回应,她站在门槛上看着想,布谷鸟为什么不哭呢。

为什么呢,我们的小阿娟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你妈好像不回咯”,阿嫲摇着蒲扇,光着脚从里屋走出来。

阿娟还是没有回应,她只是又跑开了,不顾身后阿嫲的呼喊。

她又跑到树林里,找到了那颗高大的树,上面有一只布谷鸟。

两个月前,这只布谷鸟的伴侣似乎被猎鸟人杀死了,所以一对布谷鸟只剩下一只布谷鸟。

布谷鸟对她的到来并不意外,没有反应地继续站着。

“喂——你为什么不哭”,阿娟终于开口了,对着一只布谷鸟。

布谷鸟当然不会回她,它正梳理自己暗灰色的羽毛。

“喂,你理理我嘛。”阿娟又向它喊。

这次布谷鸟似乎觉得阿娟有些吵闹,它蒲扇着翅膀飞走了,只留下了一支灰色的羽毛。

羽毛轻轻柔柔、慢慢悠悠地飘落在阿娟的鼻尖,“啊秋!”,阿娟觉得鼻子痒痒的,打了个喷嚏。

拿起那根布谷鸟的尾羽,毛茸茸的,好像还带着布谷鸟身上的温度。

布谷鸟飞走了,但它明天还会再来赴约的,因为阿娟每天都在这里等它。

“阿娟欸,你妈妈来电话了欸,快来听咯!”远处传来阿嫲的呼喊声。

阿娟赶忙跑回家,不想让电话那头的人等太久。

“最近一切都好吗”,“我今年不回去了”,“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书和笔怎么样,阿娟要好好学习”,电话里的对方语气并不激动,毫无波澜,阿娟也很少回答她的问题。

阿娟只是听着,听着,直到对方讲了很多后挂了电话。

“嘟——”,电话结束了,两分三十三秒,阿娟还是不想放下电话。

她找到了电话录音又听了一遍。

在对方询问时,阿娟却开始回答。

“妈妈,阿娟很听话,阿娟这次考了双百呢”,“我真的很想你,你能不能每年都回来啊”,“我想要你回来”,一边回答一边哭泣。

“嘟——”,又是电话结束的声音。

阿娟想,布谷鸟是不会哭的,即使它失去伴侣,即使它生活捉紧。

此时大山外的两千公里,大厦里清洁间的昏暗灯光笼罩着一个憔悴的女清洁工,她紧紧抓着屏幕满是裂痕的手机,泣不成声。

她身边是几张散乱的过期报纸,报头上写着“某大厦一‘蜘蛛人’长时间高空作业得热射病而亡”。

在这个繁忙的社会里,某位农民工的死亡原因只能被用几句话简单概括,然后再无音讯。

人们都说布谷鸟的叫声听起来很凄凉,是不祥之兆。

布谷鸟是会哭的。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yuanchuang/20230906/144303.html

广州南方学院吴丹彤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