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一切都好

时间:2019-06-15 19:01:15 来源:岭南师范学院 作者:叶诗恒

点击:336 评论:0 字号:+   -

这人世间的很多爱,都以长相守、永相聚、不分离为目的。只有一种爱,送别于不断目送、成全于相互分离,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

自收到大学通知书那天起,我就开始一次次把背影留给父母,在与他们的一次次目送中,读书求学。电话成了我们联络感情的重要工具。每次打电话回家,父母都会问我“钱够吗?身体还好吗?饭菜吃得习惯吗……”我都一一如实回答。当我问询问家里的情况时,父母总对我说:“没事,家里一切都好,你只管好好学习”。每次我都信以为真,也因此而感到放心,所以,我打电话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一次外出,湛江毒辣的太阳快把我晒融化了。我偶然发现老街的小巷里藏了一家便利店,就去买一瓶冰水解解热气。付过钱后,我站在老板的风扇前,实在舍不得离开,我便慢慢地喝着冰的矿泉水。这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走进了店里,听口音不像是湛江本地人。老板见了她没有一丝波澜,似乎是个常客。

老奶奶笨拙地从口袋里拿出叠成四方形的方格布,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露出一个小本子,颤颤巍巍地递给老板说:“麻烦帮我拨打这个电话,国际长途的。”年轻的老板三两下功夫就把电话打通了,他把话筒递给了老奶奶,老奶奶欣喜地接过电话,满怀希望地等待,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随后便播放一段英文语音,翻译过来是这样的:“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可怜的老奶奶听不懂英文,还在使劲地听,她无助地对着话筒说:“儿啊,别对妈说英文,妈听不懂”。英文语音还在不断重复,老奶奶声音哽咽着说:“妈一切都好,只是想你了,你什么时候能回家?”最后,电话超过时长自动挂断了,老奶奶才失望地挂上电话。我目送老奶奶离开时孤独地背影,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我抹去眼泪,心里风起云涌,回想上大学的日子,我总是像个旋转的陀螺,围绕着自己转,从未为谁停歇过。我从不曾想过远方的父母是否对我牵挂,也不曾关心他们身体健康与否。矿泉水瓶的水珠滴在我的腿上,那股冰凉注入我的心里,脑海里不停回荡着父母口中那句“一切都好——”。突然,一群孩子的笑声打破了我的宁静。原来,小学放学了。便利店里挤满了小学生,我便离开了那里。

走在路上,我不停地看见父亲或母亲载着儿女回家的身影,他们都沉浸在家人即将团聚的欢乐里。我的父母呢?是否也日日等待着我回家?我抚摸着手机,心里估摸着:“已经有三周没有打电话回家了。”于是,我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听筒里传来父母欢喜的声音,像是终于迎来等待许久的人一样。我与他们唠嗑着家常,在对话中不时传来父亲的咳嗽声,便问:“爸,你生病了?”父亲爽朗地说:“没事儿,就是个小毛病,过两天就好了。家里的一切都挺好的,你呢?饭堂的菜合胃口吗?最近天气忽冷忽热,要注意身体。”听着听着,我的眼眶又重新溢满了泪水,为了不让父母发现,我只是“嗯嗯”地应和着。父母在电话那头唠唠叨叨说了许多句“注意身体,好好吃饭,考完试后早点回家”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这通电话虽只持续了16分钟,但却让我心里五味杂陈。原来父母口中那句“一切都好”是多么虚假,又是多么地伟大。终于,我明白,放开儿女勇敢追梦又祈祷他们安然无恙,渴望儿女远走高飞又企盼他们天天回家,是我父母的心,也是天下所有父母的心。

不管岁月变迁,不论沧海桑田,我的父母一直在那里,稳稳的、妥妥的、浓浓的,哪怕相隔万里、哪怕海角天涯、哪怕天上人间。但我不想终有一日,是他们的病患成为我终于得空陪伴他们的借口。于是,我学会了在没有约定的时候打电话回家,这不经意的惊喜能让他们高兴许久许久。

父母对子女的爱,从不以占有和索取为目的,从不以放手和分离而消存,也从不以距离和岁月而浓淡。他们一直默默地守候在原地,等待终有一日儿女归来。别离的笙箫又再响起,感恩父母在目送中的成全。而我们能够宽慰父母的,便是电话里头那句“一切都好”,那便足矣。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岭南师范学院叶诗恒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