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灵魂的重量

时间:2021-08-28 14:12:49 来源:潍坊学院 作者:文/冯晓涵 • 图/网络

点击:309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10828/103729.html

灵魂侧影,恍惚之间。

她写月亮,月亮红的发烫。她写父母,父母笑的目慈泪酥。她写林梢,林梢飘过万年仍少。

——题记

下学期,我就要去支教了。虽出生在小县城,但爸妈的贴心呵护,让我娇纵异常,不食肉糜。家庭条件虽然不是很好,但爸爸妈妈还是尽其所能的去给予我更好的生活,从小到大我想要的都能得到,无论爸妈多么辛苦,他们总是像有超能力般给予我一切我想要的。平板、古筝、还有漂亮衣服……我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不我还是个孩子。昨天晚上,老师下发了支教的通知,说实在的,我慌了,我冰凉的手握紧妈妈温暖的手臂,我对妈妈说了一句我没经过措辞的话:“妈妈,我还没长大,生活却要推着我长大。”

那一刻,我潜意识里甚是挫败,我不想去支教,我甚至想要逃避。我不是讨厌孩子,我也不是讨厌教育,只是不想被动的去接受一些事物,一些我曾喜欢的事物,同理长大这件事也是这样……去到艰苦的地方我不怕,因为我就是在一座小镇长大直到高中,冬天冻到蜷曲的脚丫,夏天热到整张小脸红扑扑的,这都是我曾在小时候受到多年的物理伤害,现在我是不怕的。我只是心理上害怕改变,从小学到大学,每一次面临新的环境都是这样的心理状态,我太脆弱了……吃完饭一家人去散步,我低着头紧紧抓住妈妈的手臂,我甚至觉得这段很短的路途前面也是万丈深渊,公园里有人唱歌,我提议去看,却无心听,低下头搜索所有关于支教的关键词,“潍坊支教”“安丘支教”……甚至在无网条件下下载哔哩哔哩,在里面寻找蛛丝马迹,我想看看她们怎么样,有没有我这般的心态。我看搜找着,一直到凌晨一点半,这时的我无法抑制自己的失眠,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我去找妈妈睡觉去了,无论何时,在妈妈身边我总能睡的香甜。

直到今天上午,我还在半焦虑的状态里无法脱身。直到我找到了一个学姐的微博,我细心阅读了她从2019年9月到如今的所有微博,她真的好,好到所有美好的词语全都应该用到她身上,饱满、昂扬,她记录下来她的每一段人生经历,当然包扩支教,她也有很多时候心情低落,写下的文字也是略有伤感,但这不过浅意,事实上,她还是对这段时间充满感激。我真的过得好扁平,我的日子除了手机就是电脑,被电子设备所操控……她的生活里是看书、旅游、给孩子们惊喜,我的生活是手机、电脑、吃喝玩乐……我看到了一种名状的东西,我的脂肪比她多好多。我还看到一种在空气里漂浮的无法名状的东西,是她的灵魂的重量。

她频繁地记录生活,恣意而又色彩缤纷的图片,图片上她柔和的笑颜,让我心醉。她写月亮,月亮红的发烫。她写父母,父母笑的目慈泪酥。她写林梢,林梢飘过万年仍少。我甚是觉得她是神创作的绝世少女,来这人间,看看普通人平庸的一生,闻闻这乡间的泥土之气,播撒希望,继而回到天堂,完成天神给予她的任务……

几天后,我也要去支教了,现在已经没有了焦虑和退缩,因为我看到了神明少女的生活,因为我想给予自己灵魂的重量。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灵魂侧影,恍惚之间。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10828/103729.html

潍坊学院冯晓涵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寂寞

下一篇:拯救星星计划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