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父与女

时间:2023-04-19 22:53:42 来源:潍坊学院 作者:聂君夷

点击:638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419/128891.html

父与女

我的父亲是一个普遍而又特殊的存在,他和大部分的父亲一样对子女的爱热烈而深沉,他也与他们不同,对我如同兄弟一般。

其实我并不懂我爸对我的爱,在生活里我只能感受到母亲对我明晃晃的爱意,那些来自“爱”的快递,内容由母亲的情来填充,而署名却是父亲一笔一划用心灌注。

我第一次了解我爸对我的爱,是我即将和他分别之时,可以说,是我和我的家庭第一次分别。

“要我说,你就自己去吧,我还的折腾一趟,单位还不好请假。”他手里不停忙着游戏,嘴上却一点也不减慢。“你让姑娘自己走,从内蒙到山东,多远的路程,你放心?”

QQ截图20230419231211.jpg

她忙着洗碗,水声快要盖过她的声音。“要不我就自己去吧,多一个人多车费,正好我锻炼锻炼。”我思来想去,只有这一个办法行的通。他没说什么,只是手里不停,游戏的界面转换亮光映在他的眼镜上,他的眼睛很亮,也不知道是不是水光,我没有发现他的异常,我只知道他那几天很沉默,总是分享给我一些大学女生如何保护自己的视频,那段时间没怎么和他说过话,也没和母亲说过,我知道一开口,那根弦就断了,我舍不得他们,他们也舍不得我走。

走的那天,我还很恍惚,母亲把行李递我手上,他却抢了过来,他还是决定要陪我,我至始至终都知道。这个我人生关键的行程,仅仅两天就走完了,这两天充斥在我耳边的,是“饿不饿,累不累,睡一会”,他话很少,和以前很不一样,往常出去,都是像兄弟一般,从游戏聊到生活,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就这么到了潍坊,那次是我在这个陌生城市第一次晚饭,这里很热,和我的家完全不同,我很烦躁,我不想离开家,也不想在这个陌生城市里,我恐惧,害怕,甚至想逃避。在炎热的暖风里,在嘈杂的露天饭馆里,在我的心得不安定中我只能趴在桌子上,放肆的大哭一场,我爸好像早就知道我会这样,也和我趴在桌子上,跟我说“哭出来就好了,在大学不要在外面哭了。”不知道哭到了什么时候,我爸也静静的等我,我能感觉到他的情绪,他破天荒的没有玩游戏,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放肆的哭,因为这里还有他,我发誓,他走以后不会这样哭了。

第二天,也是我必须离开的日子,校园门口挤满了很多人,那些家长都带着不舍的神情,他偏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匆匆的把我送进去,招呼一位学姐迷迷糊糊便进去了,我不想进入这个大门,这个大门不仅意味着我大学生活的开始,也意味着在意我的人,只能通过数据想念。在那一瞬间,他高大的身躯带走了所有阳光,也把我的灵魂带走了,甚至来不及一声告别,一句嘱咐,几个简简单单的隔离带就阻断了我们。

他很傻,傻到让我意识不到他爱我,他也很聪明,聪明到让我来不及感受悲伤就离开我的眼前,有时总认为他从不悲伤难过,他在我小时候便离开我很久,一年里只能见到半年的他,我想念他每天工作捎给我的冰棒,虽然他只想自己吃,我想念他每天夜晚因为游戏吐的无奈,我想念他因为我的事而变的瞬间冷静,和他在一块,不怕什么,因为什么他都能做好,什么都不会让我不安心,我知道他只是平凡的存在,他只是一个父亲,普通的他用平淡又热烈的方式爱我,那是最特殊的存在。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父与女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419/128891.html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