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五颜六色的幼儿园生活

时间:2023-04-23 08:06:26 来源:潍坊学院 作者:聂君夷

点击:421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423/128949.html

我的童年,装填着五颜六色的生活,有着酸中带甜的幸福。

我总会想起,我的幼儿园生活。那时幼儿园有个规定,吃完午饭就可以先挑选饭后雪糕,先到先得,我每次都是第一个,嘴里的饭还没嚼完,甩着两条小短腿,眼巴巴就朝着老师跑过去了,就为了挑最好吃的雪糕。在幼儿园很简陋,唯一的椅子是枯倒的树木,我们坐在树墩上,嘴里吧嗒雪糕,含糊不清说着咿咿呀呀的话,用木棍儿戳戳沙地,在沙地写自己的名字,还要用手搓搓土,聚成一堆,插上一条木棍,每人每次拿走一撮,最后让木棍倒的人就会尿床!这可能是小时候最恶毒的诅咒。

幼儿园生活总是悲喜交加。我们幼儿园的老师很严格,总让我们抄写字词,我总是第一个,耀武扬威的交上去,老师夸我写的又快又好看,写完之后,就会拿起书桌洞里的熊猫锅巴,打开来吃,当时不舍得吃,一次吃一块,含在嘴里,用舌头舔掉表面的味道,再砸吧砸吧盐香味,等到边缘软化了,在一点一点吞进嗓子眼里,最后舔舔手指,宣告此次奖励结束!但小孩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也会有写的差劲的时候。每次写笔画顺序抄写,少不了挨几次板子,笔画顺序错了?打手板,改了还错?再打!两三次之后,手又红又麻,嘶溜溜的疼,火辣辣的烫,手掌极速升温,一冷一热怪痒兮兮的,蜷缩手指感觉撑撑的,好委屈,阎王爷看了都心得疼我!

幼儿园里的小孩和老师自古就得是冤家。那时的我没吃过口香糖,看着他们吹泡泡,我可羡慕了,于是妈妈给了我一块,然后告诉我,这个东西可不能咽到肚子里,咽到就卡住,我直点头,小心翼翼塞进嘴里,没嚼几口就上课了,可是我才吃的口香糖,怎么办呢,不能咽会窒息,不想吐舍不得,诶!我吐手里就好了,这样下课丢嘴里再接着吃!我想的很美好,但是没过5分钟,它就化了,它变成了一滩,快从掌心流出来,我还在两手合拢,背手上课,一时间忘了手里的口香糖。这可惨了,它给我的手掌按上了“蹼”,还是会拉丝的那种,小孩的灵机一动,趁着老师写板书,我决定把他们塞到嘴里,这样就不粘手啦,一下两下,趁着老师看不见,一股脑往嘴里塞,没想到粘到了脸上,脸,手,凳子,三点一线,老师一回头,吓了一跳,好似蜘蛛精盘丝,赶快带着我去洗脸去了。

幼儿园的最后的记忆是我的老师,她应该七十多了,最后一节课,和我们一起坐木板凳上,和我们几个说,让我们好好学,考上大学回来看看她,我忘记她的相貌,只记得她很瘦,脸上皱纹很多,皱纹一道一道的叠,笑得很慈祥温柔,眼睛很明亮,背很直,打手板很疼。而我对我的幼儿园记忆就是,饭抢着吃,有最香的饭,雪糕我挑的最甜,锅巴咸咸的吃不够,每天等妈妈接回家很难熬,幼儿园很破,土堆好多,站在树墩上晃来晃去大笑……

mmexport1682209435694.jpg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423/128949.html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关于春天的回忆

下一篇:致我最爱的人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