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守望着星空与大海

时间:2023-07-08 08:12:52 来源:山东理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日新曲艺社 作者:潘程尧 孔德浩 吴照阳

点击:421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708/130971.html

守望着星空与大海

在渤海海湾有一个小城,小城里,住着一个我。我,在这个小城里,与小城相依为命20年,这个小城就叫作荣成。她平平无奇的像是一辈子勤劳付出的老百姓。没有什么出名的人物,也没有什么出名的事迹。这里是太阳升起最早的地方,从这里的天尽头可以看到,中国最耀眼的日出;这里的海,洋溢着温柔的气息;这里的山低平起伏小,延绵不绝,组成一幅又一幅展示不尽又动人心弦的长画卷;这里的星空。更像是一潭幽静的湖水,映衬着黑曜石般的大海。如果说,活力而又激情的北京上海,是热辣上头的酒,那么荣成,更像是一杯白开水。当你喝下去,你感觉到,无味且平淡,而真正到了你的肠胃中,你才能体会到她是多么的温暖,多么的惬意。

小时候我便爱上了这片海。这里的海并不像夏威夷那般热烈,也不像海南那么耀眼,这里的海是块克莱因蓝色的玉石。这里的阳光没有热带那样的热烈,而是像一个幽静安逸的老人慈爱的照耀着你,荣成的阳光也是温和柔顺的,在荣成阳光的沐浴下,你会感觉到无比的惬意与舒适。荣成的沙滩犹如的肌肤般平滑,在阳光的照耀下,犹如金色的细粉,散落在这片大地,偶尔也会有被阳光反射出宝石般璀璨的光芒小银片。

仍然记得小时候,最愿意去海边玩耍,海边的风轻轻地拂过我的脸庞,夏日的清凉就在海边寻找,一只脚试探的伸进海水里,慢慢地,我才适应了海水的温度,便在海水里玩耍的不肯出来。海水似乎渐渐变得温暖,不会游泳的我们往往会喝一嘴的海水,咸咸的非常难吃。戴着游泳圈,父亲站在水中,我则在水中漂浮着折腾海水,结果却一点距离没有游出。常常有些勇敢的人,游出了海岸几十米,母亲也以他们为例子,教导我那里的危险。海边通常有一些按小时收费的水上项目,他们开着船在海上驰骋,威风凛凛,欢笑声回荡在天际。还有许多勇敢的人,扶着帆船,在海面飘荡,时不时地有一些翻了船的人,在水里漂浮了一会又回到小帆船上。在海里游泳是我童年最期待的事。尤其是在夜晚,夜晚的海风更多了一份微凉。夜晚的海边也是热闹非凡,在暗淡的灯光下,海滨公园的音响播放着欢乐的纯音乐,一群在水里嬉戏的小孩玩到累才不情愿地回到家里,一身的沙子,回家再洗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洗去了一天玩耍的疲劳便甜美的进入梦乡。

白天的海边也是一如既往的人多,海边有许多人在公园里的秋千和健身器材那里锻炼身体,小孩则最喜欢在阳光下玩沙子,小女孩最喜欢将沙子做成精美的蛋糕,小男孩则更加喜欢将沙滩挖成水渠的样子,通常是一群小孩,一个下午,便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程。有时候,没有那么多小孩,父亲或母亲会提着桶带着孩子,带上一些海蚯蚓,以及手套,去退潮的海边赶海。退潮的海连小孩都可以安全的走进去,有时候穿着漂亮的裤子,最后都会被海水打湿,海里最常见的是小螃蟹和海草,一些像石头般的海蛎子经常附着在海里的大石块上。往往回家会收到一桶满满的海螺或者海虹,而我则最爱拿着拴着海蚯蚓的绳子,钓石头缝中的小螃蟹,我们小孩子钓上来的几率不大,最后都放回了水中,等他们以后长大了,就可以吃了。曾经有一次,我们去晚了,却正赶上退潮末尾,慢慢地水位开始回升,吓得我踩着石头就回到岸边,差点被石头划破了脚。

后来海边又装修了一番,多了许多海景别墅以及酒店,犹如皇宫一样富丽堂皇。海滨的路被修成了红色的小道,假日常常有人来这里度过,散步或者骑自行车。一天几万步,吹着海风和身边的人聊着天,累了还有休憩的长椅。小道边种上了一大面绿化草坪,每每去海边都会看到一家人架起帐篷,青年人们在树荫下野餐,一些还会在树上做吊床,在上面午休。到了晚上,海边同样热闹,充满活力的青年人在沙滩上支起了烧烤架,他们纷纷拿出自己带的食材,年轻的女孩子们在旁边拍照,男孩子则和朋友们一遍烧烤一遍谈笑风生。喝着啤酒,吹着海风,吃着烧烤,享受着青春。在家吃完晚饭的中老年人常常结伴出来海边散步,带着孩子,常常会遇到熟悉的人,谈着家长里短,柴米油盐。慢慢地走,夜渐渐的黑了,天逐渐晚了。在尽头,会见到灯塔,它犹如一位母亲,威严而又庄重。灯塔上的灯一照就是几百米,光左右慢悠悠的晃动,为海上的船指引出回家的方向。灯塔周边往往风大,常常没有行人去近处看灯塔。灯塔上的大灯照着黑曜石般的海面,在星空的衬托下,海面似乎掉落下了一万颗星星,神秘而寂静。此时小孩子都已经进入梦乡了,这也是我长大以后才看见的美景。

犹记得那年,荣成的台风侵袭,长得不扎实的树被连根拔起,老树也被吹得狼狈不堪。台风的天气往往风雨交加,平时温柔舒缓的海浪则在这时发飙,掀起了滔天巨浪,没人敢靠近,等到台风稍微消退一些,才发现海边的大理石居然被强大的风力给掀起来了。我家面前曾经有一面人工湖,在台风的天气下,我待在温暖舒适的家中,趴着窗户,看着窗外。那里的水流湍急,仿佛坐上去瞬间就可以流到下游。却有胆大的人敢靠近出水口,在那里抓起了龙虾,后来还送给我一只,我将它放在阳台上,过了不久便死去了。湖里的虾看起来就脏,臭了我家好几天。那时候不能出去,出去只能穿雨衣,打伞会把伞吹的变形,台风通常会为我们的夏天带来凉快和海鲜,就好像是大自然为他的破坏感到不好意思,用海鲜来补偿我们,台风过去后,海边的沙滩上便成了我们荣成人的美味乐园,人们拿着桶,穿着水靴,争先恐后的去海边拾取,海边随处可见的肉大肥美的海蛎还有螃蟹,还夹杂着一些海草和海螺。

夏天过后,去海边的人慢慢变少,卖游泳圈和泳衣的人将摊子收了起来,海边的海风让人感到更加的寒冷。冬天的海更加冷清,少少的人来海边散步,沙滩的脚印也变得稀少。海让荣成的冬天下更多的雪,过去荣成的冬天,雪可以厚到成人的膝盖,我们小孩根本不让出门,农村院子里堆的雪人不一会就被新下的雪盖住,雪人的萝卜鼻子也被埋进了雪中。而上学的冬天则是最期待下雪,老师会让我们第二天从家中带来铲雪工具,老师停课让我们铲雪,有人拿着扫帚,有人拿着铁锨,还有人拿着家里的铲雪铲,到处推着工具,慢慢地推出斑斑驳驳的路面。身子热热的,孩子的笑容暖融融的。回到教室气喘吁吁,身上的雪慢慢融化,教室的地上因为融化的雪水和孩子脏脏的鞋底而变得脏兮兮,上完课后,一群孩子便冲出教室,到教学楼面前的大片空地,打雪仗,堆雪人,回来又将拖好的地弄的脏兮兮。

去年一月回到家里,在高铁上了解到了新型冠状病毒,起初大家都没在意,渐渐地,全国上下都开始了隔离,口罩变得一罩难求,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看看我的家,便隔离在家中,起初我们这边成为山东感染之首,病例慢慢增加,我们荣成人人心惶惶,谁也不敢出门,连之前嫌口罩闷的家人也带起了口罩,回家之后就是浑身的消毒,商场、电影院也关了门,这座城做起了最高的防护。小区里每天循环播报着疫情的注意事项,慢慢地数字的增长降了下来,治愈病例变多了。后来一直停在了38这个数字,连续多天保持着静止,大家才缓了一口气。再后来,韩国人开始涌入山东,我们这座离韩国最近的城市也受到了威胁,韩国人几乎占满了这边的酒店。他们被隔离在酒店,十四天才可以出来。看着韩国人被一辆辆的大巴车接走,不禁赞叹我们的及时反应,从开始到现在,我们的确诊数字一直是38,疫情得到了控制。现在超市开门了,一些娱乐场所也开门了,公园里散步的人多了起来。溜冰,放风筝,打球的人都有。人们的活动慢慢地开始恢复,海边野餐,散步,搭帐篷的人慢慢地多了起来,商场里的店家慢慢得都开了门,整个城市慢慢得恢复了原有的生机,疫情下的荣成迅速出击,快速就恢复了往日的辉煌。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如今的荣成就像是一本书,承载着我童时的回忆,挥洒着今天墨彩。我爱我的家乡,我爱家乡的海,我爱家乡的星空,我在荣成,守望着那片海与星空。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守望着星空与大海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708/130971.html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致我爱的人

下一篇:忆起往事如昨夜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