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忆起往事如昨夜

时间:2023-08-13 19:53:38 来源: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作者:尚珍

点击:340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813/141519.html

图为老师用塔罗牌开导学生

今天翻阅相册时,看到了一张关于高考前老师用塔罗牌给我开导心理的图片。记忆之海,翻涌而至,那是我高三临近高考的时候。那一日,我像是得了病。关于这“病”,我暂且将它定义为因对前路过分担忧而感到的极度恐惧与迷茫。

万物都有自己的成长周期,生命都有比较脆弱的时刻,人也是如此。 我那时十七八岁,懵懂又迷茫。但我清楚的是,高考后的生活意味着我们会远离故土,变得更加独立自主。不过,考前的时光是难熬的,一份份试卷,像命运的锁链,锁住了冲动,锁住了个性,人只得老老实实地坐下答卷。我坐在教室靠窗前排的、那个坐了三年的板凳上,认认真真的答着题,仿佛一个尽职尽责的员工正在一丝不苟的做着他的工作。当我答完考前训练的最后一道题时,心中所剩的不是喜悦和激动,而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一幕幕过往快速在眼前闪过,再低头看着答错三道选择题的试卷,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突然想到如果这就是高考的现场,那我不是发挥出问题了吗?我不断反问自己, 究竟自己该怎么办?直到老师站在讲台上,拍了拍手才将我的思绪从恐惧、迷茫中拉回。我听见老师用铿锵有力的嗓音说:“同学们,李白 《上李邕》有云: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时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希望我们班的同学可以蟾宫折桂,少小有成。金榜题名,必定有君!”这时,所有同学都站起来鼓掌,我亦如此。

随着铃声的响起,老师夹着书本走出了教室,我们一直注视着他。直到他走到楼道转角的办公室里,背影终于消失于我们的眼帘,我们才拾回目光,重新注视自己的试卷。一小部分坐在教室后门的同学已经收拾完自己的文具、书本和试卷,并发出唏唏嘘嘘的感叹声。 我坐在座位上怔怔地看着自己的错题,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在改错本上修改,改完之后便也整理自己的书包。背上包,凝视着熟悉的教室,此时教室里剩下的同学已经不多,我一眼就看到了几位班里的尖子生,他们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写着什么。我想可能正在奋笔疾书地记录着我们同样的过往,书写着他们自己的青春。我没有多言,不便打扰,悄悄地退出了教室。 甚至都没跟最好的朋友打招呼便静静地独自走到了校园里。

刚出教学楼,我就迎面碰上了学校唯一的心理老师——强老师——一位年轻的、接触不多的、刚来学校时间不久的普通高中女老师。 至于为什么能记住强老师的姓,大概是因她的姓氏少见。 那天,我也偏偏勇敢,跟老师打完照面,道别问好后,多问了一句:“老师,您这会儿有时间吗?”这在平时我是很少说的,今天不知怎的,嘴里突然蹦出这句话。老师微微一愣,随后目光柔顺地注视着我,并温柔的说:“怎么啦,同学?有什么要紧的事吗?”我微微抬起头,看着老师那双灵动的正在注视着我的双眼,我勇敢的回答道:“老师, 我今天考完试,心里不是很舒服,突然变得很敏感。这会看到您,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想做一下心理咨询。您看您方便不?”老师看着油头垢面的我,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我到学校教学楼门口的大树下,让我坐下。她匆匆跑回自己的办公室,拿来一盒塔罗牌。 当看到老师跑得气喘吁吁,依然关心我状态的时候,我的眼——湿润了——泪悬在眼眶里,悬而未落。她拿出塔罗牌,让我选择其中的四张,然后放在旁边。每一张上都有不同的图案。我选择了其中四张,她帮我把选定的四张牌拿出来,然后需要我自己排序并串成故事讲出来。树下,一个年纪稍小的少年,在给一 位姐姐般的老师讲故事。强老师用心在听,有时还要在自己的本上记录一下。去时已多,细节记不清了,记得最后老师同我讲到:“席慕容曾经说过,‘真正的美丽,不是青春的容颜,而是绽放的心灵。人生一世,总有一个追求,有一个盼望,有个让自己珍视,让自己向往,让自己护卫,愿意为之活一遭,乃至愿意为之献身的东西, 这就是人生真正的价值了。’”

之后强老师对我说不必有压力,一切都会有最好的结果。然后讲到了自己的高考经历,也是很有趣的一段故事。只是我不便于,也不惯于讲述他人的故事。所以用了我所感受到的词来讲她的这段经历。 关于我的这段经历,我不做评论。那天放学途中,我在红绿灯底下,看着往来的车辆与行人,回想老师说的字字句句,然后掏出自己写的那段关于塔罗牌故事的纸张。我看着它,久违的如释重负,蹦跳着回家。无关行人的目光,只做自己眼里的那个小孩。

故事的最后,我的高考还算顺利,可以继续在大学求学。时光或许过于匆忙,这件事的细节已渐渐在我心里模糊。但能时隔两年,重新忆起此事,记录于此,使我感触良多。 我想,恐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逃避自己的恐惧。我很幸运那日碰见了强老师,虽然后来在大学的课程里知道塔罗牌并不属于心理学的事物,但确是开导了十八岁的我。更感激强老师帮我克服了自我的恐惧与迷茫,让我积极地走出困境,重新扛起前行的旗帜。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图为老师用塔罗牌开导学生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813/141519.html

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王宝宝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