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回乡小记

时间:2023-08-21 08:47:33 来源:董嘉惠个人原创 作者:董嘉惠

点击:343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821/142657.html

又到了干冷的冬天。山东半岛的秋冬是连绵的,往往是前一日秋雨打落梧桐叶,后一日便寒风刺骨了,然后多次反复,最终不可回头地沉入冬日,迎来一场雪作真正的宣告。结束隔离后我便马不停蹄地回到了生养我的村庄看望我的姥姥。

半年没回到这里,变化并不多,只是平坦的道路这次终于铺到了家门口,门前干涸了十几年的湾沟终于因为乡人要盖房子被填平。以前每年冬天,我都早早地回来,一步一个脚印地踩泥地上的雪,和我姥爷出去赶集,吃一种很黏牙的糖,然后在暖气片旁边吃砂糖橘,看《西游记》,等待着我的生日和春节接连到来。我妈妈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我更是,所以家里人很爱我,在我还没有被学习攫获的童年里,这个不大的房子和房子里的人让我感觉到幸福:所有人都和和美美、其乐融融,都爱我,我简直没有不幸福的理由。虽然长大了之后,有人离开了我,我也意识到有的爱不纯粹、有代价,但我无法否认曾经的快乐,所以我总是回到这里。

下车之后,我发现家门口的大门又漆了绿漆,我真不喜欢这颜色,带着细闪的湖绿色真是让人不得不想到一些动物的鳞片。但这是我家大门的不二选择,从我幼儿园到现在,它只变过一次,就是我姥爷去世的那年,大门变成了深沉的棕色。我好久没想起他了,我的姥爷。因为忙着高考,我很少在他病床前侍奉,到最后他都不认识我了。因为去别的城市读书,所以也没能见他最后一面,结果在给家里人祝福元旦的时候才被告知这个消息。我本来很开心的等待着放假,却在那一天哭得睡不着。我脑海里不断播放仅剩的回忆,包括他总是要看《神医喜来乐》,包括他无数次给三分钟热度的我制作毛笔字贴,包括他过生日时让我吃的第一口鱼,也包括最后一次见他时他瘦得几乎只剩骨架的腿。在那几个瞬间,我感受到了爱,因为我感受到了痛。从我知道“爱”这个字眼开始,我就总是在想“爱”是什么、显然,它并不是爱情就可以代表的,它也不是快乐的代名词。在那时候,我模糊地触碰到了它,爱是沉重的,爱是痛的。尽管痛的原因千奇百怪,有的人因为爱太深太用力感到痛,有的人因为失去感到痛,有的人因为从未开始感到痛,但爱太缥缈,痛让它落地,也让人们感受到。沉甸甸喘不过气来的痛觉让我们意识到爱的存在。所以每次踏进这个小小的房子,我总是陷入回忆里,并且思念着在冬天离我而去、离我们而去的一个老头。即使他固执,即使他脾气差,即使他独断专行,但我们爱他。

回到乡里,就是回到我的童年,也就是回到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夏天蝉鸣阵阵,我在柳树下问他:“姥爷,你说我真的是我妈妈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吗?”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30821/142657.html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