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

时间:2019-02-16 20:26:48 来源:湖南科技大学 作者:文/邬敏 • 图/来源网络

点击:971 评论:0 字号:+   -

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梦,可抵十年的尘梦。”周作人在《茶话》里这样写道。

冬季,气温骤降,人们尤爱饮茶暖身,从雪里穿过入室,满头白絮,裹着全身的湿冷气,煮一壶水,然后放几片干缟的茶叶,水一开,倒入杯盏,翻出一卷书,边喝边翻,一坐就是一下午,一杯下肚,浑身都是满满的暖意。

老人尤爱在夜里喝茶,冬天外面冷,老人家体质虚,容易受寒,因此下床次数不宜过多。老人家会选择往自个儿的大茶壶里泡上满满一杯的茶,一道一道地喝,在放凉之前喝完。祖母就是如此,但都会配着驴胶糖膏喝,膏里添了芝麻、碎花生、枸杞、红枣和葡萄干,十分甜腻,因此多喝点茶水中降腻。

小孩爱喝茶的不多,我应该是个例外。南方的冬季,寒气四溢,从小我便喜欢和外祖母外祖父一起围坐在炉子前,听着他们唠嗑着家常,炉火上挂着烘烤的腊肉火腿时不时冒出呲呲的油爆声,冒出红润油泽的颜色,以及不太强烈的烤肉香。我爱拨着炉灰,让火更旺些,让腊肉受火更均匀。但坐着烤火久了,喉咙容易变干,因此喝茶的次数也就多了,和外祖父外祖母一起喝着暖暖的绿茶,吃着橘子,听着火啪啪的烧灼声、窗外咚咚的雨水声,不一会儿,我趴在他们的腿上很快就睡着了。可以说,如今我喜静喝茶,很大原因就是受老一辈影响。

每到年初,亲戚之间开始相互串门,有的家门会拿出自家提前备的萝卜姜茶,具体茶名,当地有个俗称的叫法,我记得不太清了。这个萝卜姜茶,主料却不是茶,而是将胡萝卜和老姜磨成中短长度的细丝,散入食盐腌制,挑一天晴时候晒干,然后装罐密封。亲戚朋友拜年的时候,会端出一盆年货、几盆水果、几碟蜜饯果干、还有一杯热气腾腾、喝起来味咸且透着淡淡姜味的茶。

春季的茶,以一种烘干的形式贮藏四季,因此,冬末也能喝到,这无疑透着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茶也是中国人的待客之道,有人登门,必备好热茶奉上一盏,以示好客之礼。为何独选茶、不选水、酒之类的。我想,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敬茶是中华民族历来的文化积习和传统,如新妇入门翌日需向夫家父母亲敬茶,摆酒设宴向客人递茶,就连求学拜师也是如此。这种有关茶的传统和习惯也延续至今。

如今,中外也逐渐发展出了茶艺,品茶,鉴茶之艺,成为一种高雅文化,一般人还不能轻易入界。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在很多人眼里,或许已经成为过去式,人们开始对各种类别的茶进行研究和调制,也有些被制成各种茶饮,如茶颜悦色、贡茶等,它们具有茶的基础色味,然后与奶相互碰撞,撞出别样风味,也撞出了丰厚的利润,但它是茶吗?或许不是,更多人热衷茶颜悦色,看中的或许不是它的口味,也可能仅是它每一杯奶茶身后推陈出新的传统符号和古韵滋味,就如刚火的故宫咖啡馆一般。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

湖南科技大学邬敏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