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悼、念

时间:2018-11-05 10:40:13 来源:山东商职学院会计金融学院落枫文学社 作者:李文恺

点击:86 评论:0 字号:+   -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从前读这首《江城子》,无非是为了抒发那股年少时无来由的哀绪。时时复诵,来卖弄学识、故作愁态。到如今,经历过生离死别的我,却不忍再读它了。

姥姥走了,我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世事如利刃般直刺我的心脏。此时此刻,我心房中涌动着的,仿佛不是血液,而是汹汹的苦水。苦水悲涩,难以言喻。少年难识愁滋味,该当如是。

夜深了,稀星无月,天光暗淡。为她送行的队伍一片惨白,缓缓地、慢慢地,在乡间土路上前行着,似一条年老昏聩的练蛇。阵阵的哭声划开厚厚的云雾,直冲干霄。秋夜,却显得更寂静了。禽不鸣、兽不声,与她无关的生灵似乎统统回避。生与死的肃穆感又添了几分。烈火燃起,一片片纸钱被扔入火海,顷刻便化为点点火花,在天际中升腾、曲卷。随着风的轨迹飞去,那也是亡者的通路。“花谢花飞花满天”。从前没有的画面竟在这是乍现。只是暮花凋落,终为土泥,不为人识。而此时纷飞的火花却终会烧成灰烬,于清晨让人寻见,便又会引得感慨:又是谁家添了新痛?他时葬花的悲怆,又比之若何?

我坐在沙发上,环顾着四周。一切、一切物体都与她无比亲近,遗露出她生活过的痕迹。她曾倚坐在床头,看着电视。她也曾挑灯捻针,缝着后辈的新衣……

我的难过无处释放。做不得其他动作,只是眨着眼睛。睁开眼,她已不在。空洞洞的房间没有灵魂;闭了眼,场景却一如从前:黑幕中,我欢欣雀跃,她眉开眼笑。她的一动一静,让一切都有神有韵。索性便睡去吧,她却又消失,不复与我相见。“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我多么想梦到她。可惜,梦是残忍的;醒来,现实也是残忍的。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残忍的。她从小坎坷,却坚强地、倔强地抚养大一众儿孙。老来仍心事操劳,为家事奉献。她从来好强,从来妥善,从来无愧于人,从来想着明日的美好。她从未亵渎过生,却如何就得罪了死?谜。我想不透、参不破,只感到空气凝厚,我呼吸不畅。眼泪却悄然落下了。

第三日。我从未与土地如此亲近,也从未有过如此虔诚的跪拜。额头、双手、膝盖,支撑着我。我闻到土地的味道,如此憨实。我由衷地赞美着土地。生育她,最终又接纳了她。而满颊的泪,是我们最体面的谢礼。入土,为安。当泥壤被压实,我心中的悬石也坠下。就让我想不透、参不破的谜与我对她的思念共存,直至某天,我与她于某地相见。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过不去的过去

下一篇:当前最后一篇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