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大叔的一句话,点醒了我

时间:2024-04-20 20:40:22 来源:福州大学至诚学院 作者:武凯锋

点击:894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40420/147989.html

家乡田野里的油菜花

大叔的背影

我和大叔的相识发生在一个平常的下午,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出来丢垃圾。他不是很高,瘦瘦的,板寸头,站的特直,分拣垃圾时很利索,也会热情的跟丢垃圾的学生说丢哪个垃圾桶,我和他由刚开始点头,打招呼,后面慢慢熟悉了。他说话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和我分享他的经历,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而且小时候喜欢捣鼓东西,会把家里的电视机遥控器拆开了,看里面是什么再组装起来;自己的儿子曾经也读过研,现在在华为里面工作,还说读书很重要。我记得最深的是在闲聊中的那一句嘱咐,他边检垃圾边跟我说的,他说:“小弟,你要多思考,想想你这个专业是做什么的,未来毕业了可以做些什么,要提前想。大叔我也接触过不少考研的学生,考研呀,不仅仅是考研,它更是考验。”那个时候刚上大二,现在想想,考研的种子该是当时埋下的。

好东西的到来也总有意外做铺垫。在去年备考时,为了让自己有充沛的精力和健康的身体,我每隔一天会去健身房锻炼。但是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6月底,记得特别清楚,在期末考试的前一天,复习了一下午后,感觉题目看的差不多了,脑袋有点晕晕的,想着去出个汗放松一下,到了健身房,要练的那个器械卡住了,就用手去拨它,没注意上面悬着好几片铁块,一拨,铁片砸了下来,压到了食指和中指,这下好了,十指连心,瞬间痛的眼前发黑,而旁边也没有医院,走了一公里终于找到了一个诊所,大夫给包扎了一下,安置把手举起来,回去敷冰块,防止充血。当护士的表姐告诉我说,不排除有骨裂的可能,去医院检查,没有大碍。庆幸的是伤到了左手,不耽误右手写字吃饭。

手指被扎后

老家是河南的,大学在南方读书,考研时报考的还是南方,但是一志愿没能进复试,庆幸的是在调剂期间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位最最重要的老师,在她的辅导和帮助下,发现了自己很多缺点和错误的地方,原来自己一直把复试看作跟初试一样的背背书,刷刷题就可以的想法和思维是错误的;而且理科生也不是只关注自己的专业领域,还要时刻关注国家政策和热点走向问题;老师的第一句话就听出了我的一个大问题,不自信,一直鼓励我,“孩子,你怕什么呢,来自我们河南,就要拿出我们中原大地潇洒、大气的男子气概来”;还嘱咐我考试期间注意饮食,不要喝凉水;怕我担心紧张,老师还在考试期间早早的起来为我去寺庙祈福,老师的恩情这一生都忘不了。同时,家里给了我很大的支持,爸爸一直在外地打工,仅有一次的通话是在准备复试的时候,说:“孩子,你安心备考,其他的不用管,钱不够了,跟爸说”,在关键时刻,爸爸像高山一样在给自己力量。最后自己能拿到拟录取通知,特别感谢大叔的启示,家人的支持,在调剂的关键时刻老师不辞辛劳的辅导和帮助,还有国家对人才的重视,对考生的照顾,没有进入一志愿后,还能有机会调剂其他的学校。

复试结束后,我回到了家乡,看着田野里金黄色的油菜花和远处锄地的老伯,不禁流下了眼泪。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家乡田野里的油菜花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40420/147989.html

福州大学至诚学院武凯锋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