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桥短桥长

时间:2019-09-01 00:30:14 来源:华中师范大学 作者:王晓静

点击:195 评论:0 字号:+   -

桥短桥长

潺潺的流水涓涓不断,离开了那流遍年轮的古桥;

惘惘的人儿撇下原点,在厚厚青苔的远方肆意生长。

——题记

一、晦苇,桥深,一路风尘

雾霭蒙蒙,绿苇深深,风过桥巍,陈剑出鞘。拭尘抚殇,可否映得见故乡?

轻掀记忆的衣角,我看到桥头的姥姥极目远望,望穿苇丛,望尽遥路。

一车人马,追尘疾往,未晓归心似箭是哪番,只依稀微亮的天空,匆匆的身影,上车未几便急急询问,还有多远的距离。不安分的心啊挂了好久好久,突然长长的高速变得狭窄,荡起的尘土变得服帖,中原的苍茫被温婉的小家碧玉取代。空气变得湿重,可心却异常轻快,快过疾车,快如归剑。近了,更近了,江南特有的朦胧中,沉睡的村落轮廓渐明,一座古桥缓缓而往。一股不说自明的激动在狭小的空间里游荡,车身开始摇晃,两旁的绿苇疯狂的向后撤去,留下深深浅浅的轮印。巍巍老桥蹒跚而来,带着厚厚青苔,携着绿绿的甜意,过了桥就是家。

桥头刚过,佝偻的身影已闯入,没人知晓那身影立了多久,身影如桥,不多言语,却从未远去,来时路,她在桥尾,等待桥峰上扑尘而来的我们,归时路,她依旧静驻,只是被不识趣的风红了眼眶。

我时常会想,桥真短,别管我们走了多远,踏上桥,不销几步就看得到儿时生命起始的地方;可桥又多长,桥头是起点,桥尾是长大的地方,一朝转身,老桥成了走几年都走不到的远方。

二、绿苇,桥长,两地念想

醉里烟波,梦惘情长,一弯弱桥,绕尽思量。桥的尽头,可否触得到心房?

烟花三月是折不断的柳,梦里江南是喝不尽的酒,桥头独看孤帆尽,才知那相思永比西湖瘦。

三岁孩稚,未知青白,荡舟于茵茵绿萍,撒笑在碧水深潭,采藕摘莲,早已忘记归路,偶拨苇丛“瞧!桥!”厚厚的绿意早已将荒废的羸桥包裹得密密匝匝,桥也融了那片绿意,披青覆苔,任绿萍浮满桥洞,绕遍桥墩。

我和你多少次泛舟,闯入浓绿烟波,拨开冗冗深苇,踏上滑腻的老桥,去挥霍肆意的时光。我用一下午的时间编起两顶苇帽,你用歪七扭八的苇帽抱回带泥的鸭蛋,网起逃窜的小鱼……我们就在无人知晓的桥上谈着夸张的未来,做着飞上天空的梦想,直至夕阳伴着姥姥喊囡囡的声音铺满天际。我和你飞快划舟——顶着一身污秽、伴着甜甜的藕气。“嗷呦,说多少遍莫要泛舟游河去,幺娃子就是不听。”未出苇丛就听到姥姥满是爱怜的骂语“又跑哪里去哇,太阳婆婆都要去了!”你我相视一笑,不说老桥的秘密,是你我心照不宣的默契。

这样的场景上演了一遍又一遍,演过了整个童年,演遍了此后十余年含笑的梦田。

芦苇一波又一波地褪去,转眼到了上学的年纪。车动尘起,残存的芦苇摇摇曳曳,似乎在向新的起始喃语,车上的我不知是悲还是喜。恍惚中,一座孤桥倏然闪过,猛然想起姥姥身旁拿着苇帽的你,看着我离去,没有言语。瞬间清泪两行,纵使尚轻之年还未知相思是何物。

三尺颓桥,不几撑桨便可渡完,可这桥真长,桥头静候了千万转身离去,桥尾目送了百里起航远方。一座桥架起了十年频频念想,如此多年,桥那头的你是否别来无恙?

三、铁索,横江,数载寒窗

雄浑壮阔,波澜激荡,跨江傲望,心怀飞扬。万里桥长,可否看得见梦起始的地方?

我见过太阳初升的模样,我嗅过夜半无人的幽香,不畏凌晨的逼人寒意,迎向仲夏灼热的太阳,不悔的昨天,或许就是在靠近梦想的方向。

岁月渐长,梦已明朗,江城梦萦,何惧远方。繁花似锦的校园牵绊不住匆匆奔走的脚步,辜负了的春光只为换取樱花的绽放;夏荷微张,鱼屏鸟佯,都无法令我抽离书的海洋;疾风卷枯叶追不上如饥似渴的步伐,三尺讲台上桃李正芬芳;冬雪肃穆的操场依旧书声琅琅,氲满水汽的窗户上,稚嫩的手指正悄悄写下梦想的地方。

微夏,初阳,一声铃响,十年尘埃落已定。缘横六月,七月安生,绕心长梦,梦已成,再度启程。

走上武汉长江大桥,望尽来时暖阳寒雨, 终睹波涛浩汤盛景。桥上车流转瞬即逝,我一人、两条腿,慢慢走,慢慢走,独自咀嚼这壮阔。心底深处那斑驳的横桥画壁不应景的再次浮起,桥上的人,桥边的事,长长短短,短短长长,闪烁瞬间,羁绊余生。

又一次生活伊始,又一次悲喜交觥。“起始”始终是个带着生长痛的奇妙之词,它出现在每一个奔赴梦想的光辉时刻,却都又带着隔断昨天的隐恸和难以割舍的无可奈何。前赴后继,堆砌出成长。

无法逃离,只有勇往,带着羁绊,肆意生长。

一桥一梦一过往,一桥一想一远方。那流于苍老年轮里的老桥,默默的流着,默默的承载着流水的梦想;缠绵绵的流水,为了大海依旧向前奔涌,姗姗而来的终会是那似曾熟悉的面庞。

——后记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桥短桥长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植物青山

下一篇:情怀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