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乌云难掩

时间:2021-11-26 12:59:27 来源:新乡工程学院食品工程学院 作者:安琛博

点击:113 评论:0 字号:+   -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11126/106078.html

一件小事。

如旧,暑假工的生活沉闷无音,月亮登至穹顶,洒落满地光亮,并无半点声响。一阵闹铃过后,我的清晨便到了,生活开始被迫做出回应。如往常一样,简单洗漱之后翻看微信消息,“新桥这边封路了,过不去了。”随之附上了一张路上堆满土的照片,旁边的挖掘机还在运作,似乎对这土的高度不太满意。“杨舍这边也封住了。”员工群里蹦出了从未有过的热闹,在他们的交流中终于了解到了事情的大概。

新桥出现一例阳性。距我两公里远。

“能上班的都来上班,不能来的找线长请假。”主管简单撂下这句话后,去忙着其他事情,再无回应。

群里依旧热闹,“什么也拦不住我去上班。”“我知道还有一条路。”……

短暂思考后下楼准备上班,因为我的朋友还在公司里,我不去他没办法回来。至于该走哪条路,我也不清楚,隐约记得南北两条路中间还有一条草木茂盛的小路,从未走过,但路总是相通的,去试一试总比无所作为的好。

骑车行了一段路后来到十字路口,遇到了同事,他们在互相询问该往哪走,我没做停留,直直的向前行驶。他们看到我走后发动了车子,似乎决定要跟着我走。并没有走很远,又是分叉口,一左一右,我仍旧没有犹豫,奔向一方。错了也无关系,选择是必须的,从头再来的勇气也是要有的。我的确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但当时并不确定,因为小路若隐若现让我难以觉得这是一条路,但不得不往前走的心理让我继续往前走,越过一堆垃圾,驶过一个桥洞,路似乎要彻底消失了,前方来了辆车才艰难的看到路在哪里。

庆幸月光明亮。

到公司之后,发现有很多人在大厅,是等了很久的样子,我在人群中找到我朋友。

“你怎么来了?不是已经通知过了吗,能不来的就不来。”他摆出一副疑惑的样子。

“我不来你怎么回去啊。”我一边带上口罩一边回应。

“等下要开个会,估计是疫情的事。”

线长很快就来通知要开会。主管来了,简单说了一下工资调整的事。

“所有不是张家港的人,去二楼等待工作人员,准备进行核酸检测。”终于步入主题。

并没有人埋怨,疫情在远方持续那么久,突然落在自己身边,人人都是紧张又新奇,这时一场免费的核酸检测让很多人面漏喜色。

等待期间,翻阅手机,发现英国还在坚持群体免疫,俄国仍旧强制注射疫苗,美国依然疯狂。似乎一场席卷全球的疫情让很多人被迫做出选择,无论多么荒唐。突如其来的事情总是完美的打乱所有计划,于是重新来过,进入新的轮回。

做核酸检测,医护人员用棉棒在咽喉翻转几下就结束了。我已经跟朋友说清楚了回去的路线,他准备回家,我准备上班。

但总要慢慢习惯事与愿违。

我去上班前看到他被留了下来,主管似乎有什么事要对他说。

做的是无聊的工作,反复的动作以及相同的结果,没有丝毫意外之喜和慌乱之举,只有逐渐麻木的思绪和更加酸痛的手臂。要尽可能的去把自己当做一个机器人,这样就不会产生厌恶的情绪,也要尽可能的去学会享受沉默,学会与自己对话以及批判自己,警醒自己日后决不要做这种浪费生命的工作。

大概十点,线长向我走来。

“你是新桥的吧。”他应该是已有答案。

我点了点头。

“去办公区,你要被隔离了。”说完他去寻找下一个人。

疫情期间,隔离两个字显得格外耀眼,被这两个字所冠名的人总会引来格外的关注。我难以形容当时的心情,始终觉得疫情距我很远,或者说,这场灾难我始终置身事外,总是处于安全区之内,冷眼去看那些饱经痛苦的人,可是如今,我被推出安全区,进入了红色警戒之内。

远离了那机械的工作,心情愉悦,加之疫情的神秘莫测,也含有紧张,担心这来来往往几百号人群中,有人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那我这平静的日子就要停止平静了。

到那之后,已经有十几个人在等。

人到齐后,主管说“由于疫情防控,我们公司决定对新桥的员工进行隔离。”

没人去问为什么,“隔离几天?”

“具体看情况。”

一个不算回答的回答。

这个时候我朋友发微信说他已经被隔离了,正在宾馆办入住手续。我跟他说我马上也要来了,让他帮我准备些生活必需品。

公司与宾馆有着一些距离,主管让我们自行安排,我与三个人共同叫了一辆出租车。

此时是晚上11:30,透过车子的玻璃看到有一朵云遮住月亮,但它并没有掩盖住月亮的光芒,此时正在发光。对一个身处中原的人来讲,会对这种画面产生惊奇。这里的夜晚也能清楚的看到云朵飘行的轨迹,而在中原,天空像是被抹了一层黑,能看到月亮,星星,但没有闪闪发光的云朵。

下车之后,宾馆里已经有我们的人,井然有序,慢慢的排队等待。

由于我朋友已经安排好了房间,所以我简单登记后就可以直接入住。

我和他讨论这件事如何荒谬之后,也谈到何时离开这个地方,毕竟家中疫情没那么严重,总之一堆废话。

长夜难眠。

早上六点醒来,被叫醒,说新桥解封了,不用隔离了。原因是那个一例阳性第二次测的结果是阴性。

我不得不感叹疫情期间的办事速度。

准备回家。

原路返回时发现那条路已经被一张铁网封住,我再次感叹。

三条路都不能走,于是,去找第四条路。

也许第三条路还能称作为路,但回去时走的应该不算是路,我称之为“越野。”

倍感荒唐的事情结束后,冷静思索一番,不得不说中国在疫情防控上十分严格,万事具细。

很幸运,我们降生在如此严格的国家。

往往在灾难面前才考验人性,月亮一直在发着光,乌云难以掩盖它的光芒。或多难以固邦国,我们中国在这种事情上从未让人失望。

这是一件小事,我很幸运,依旧与疫情远远相隔,我同情那些身处疫情地区的人,也敬佩那些逆行的医护人员,祝愿,中国能尽快摆脱疫情。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本文链接: https://www.universitychina.net/wenxue/zhenqing/20211126/106078.html

新乡工程学院食品工程学院安琛博供稿

责任编辑:高永锋

上一篇:平行世界

下一篇:情寄山西,共同抗洪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情寄山西,共同抗洪

    十月,夏去秋至,这本该是收获的季节,金黄的玉米,鲜红的果实,都应该出现在这丰收的秋天。可是我们在山西看到...

  • 默犬

    我全家都是不太喜欢小动物的。 所以,即便是爷爷奶奶在乡下老家,为看家护院而饲养的土狗,也只是马马虎虎地...

校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