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文学频道
校园新鲜事

《致母亲的一封信》

时间:2019-08-26 19:17:13 来源:湘潭大学 作者:梁珍

点击:166 评论:0 字号:+   -

一觉睡醒,回忆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突然想提笔写下这封信,关于我的母亲。

她应该和世界上大多母亲相同,一生操劳,记忆中的她有时候是温柔的,有时候却又十分严肃。

在我7岁以前,父亲一直在外地工作,母亲负责在家中照料老人和我。小时候的我是个调皮的孩子,每天都能干出些让人着急的事,记得有天下午,她不在家,我自己拿着家中的剪刀将前额的头发剪了个小板寸,她回家是哭笑不得,批评了我一顿后亲早上自给我扎了半年的头发,就位挡住我前额那与众不同的小板寸。那时候的她还刚刚适应一个母亲的身份,青涩并且充满着快乐。

我7岁那年,父亲在单位被领导用凳子砸伤颅骨,病情十分严重,母亲带着我远赴湘雅照顾父亲,这一照顾就是两年。随后父亲身体大不如以前,母亲开始分担家庭的重担,那时候我还小,是个遇事只会哭的小姑娘,回想起来,母亲应该也是从那以后开始变成熟了。

我11岁那年,家里意外地迎接了一个小生命——我的弟弟。可能因为父亲身体不好,弟弟从小就体弱多病。家里多了这么一个容易生病的孩子,担子变得更重了,为此我经常能看见母亲有时默默在角落抹眼泪,或许是担心生计问题,也或许是为弟弟感到心疼,但我不敢张口问。

到了上初中的年龄,他们将我送去了寄宿学校念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每次月假,我都陪着母亲在充满消毒水的病房,带着弟弟看病。弟弟小,打针时会哭,母亲心疼,总是在弟弟睡觉的时候偷偷哭,我不知道怎么样能让母亲开心,所以那时候就开始学会变得更懂事一点。母亲在生活的压力下,变得易怒,身体也逐渐变差。快上高中那会我还是叛逆期,虽然懂得他们的不容易,却还是会犟着和母亲因为小事而吵架,到现在,我甚至都记不得当时任何一个吵架的原因。

慢慢的弟弟开始长大,身体也慢慢变好了,家里的情况慢慢的越来越好,我很少看见母亲再偷偷流泪了,人也渐渐的温柔了起来,随后一切走向正轨,她和父亲的工作虽然辛苦了些但是还算稳定,我也步入了我的大学生涯。

上大学的这几年,可能因为寄宿学校上的多了,我自理能力很强,所以和父母的电话联系慢慢从开始的1周3个,变成了1周1个,有时候甚至半个月才通一次电话。我的母亲不是一个善于言谈的女人,我长大了,很明显感觉到能和她聊的东西越来越少。母亲的身体随着年岁的增长毛病越来越多,今年春节她动了个阑尾炎手术,上手术台的时候很害怕,我还偷偷笑话她,但我知道她其实是害怕不能陪我更长,和我打电话的时候也时常说道要是以后陪不了我了怎么办,我常说要她放宽心,她这样的女人一定能长命百岁。

我长大了,与此同时她也越来越老了。回想昨天和她的视频通话,我因为自己学习上的不顺心,和她没聊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现在写信到这,又开始懊恼自己的行为,开始想念她的唠叨。

今年暑假自己没有回家,我想我过几天应该抽空回去一趟,尝尝母亲的拿手菜,为她揉揉肩,顺便告诉她,我很爱她。

打赏本站
若您喜欢本站,可通过打赏的方式支持我们「打赏请附言留名」,打赏金额将用于网站运营和维护,谢谢!

责任编辑:党延红

  •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

    1979年,中国开始整理“五四”遗事,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开始被邀请出来,重述往事。舒衡......

中国大学生网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高永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校园文学